最新内容

和两个女友一起爽

  过了两日後的夜晚,由贵子从自己房间拿出自己房间的制服和裙子,一件件叠好放入箱内,再脱下自己还穿在身上的内裤,连洗也不洗,就放进了纸箱。  她羞耻得浑身打震。  她心情很不好,她不能照足圭介的要求去做,不想一条内裤要穿足四十八小时。  不过,这条内裤也穿足一天半了。完全同新的一样,圭介若不能接受,也许他还会去凌辱美奈子吧。  由贵子再次取出内裤,打开一看, …

与女友意想不到的泰国游

  我的女友今年二十六 岁,她一向十分正经,我常想把她曝光,可惜她都不允 许,直至半年前我们到泰国旅行!  我为她准备了一件公主式的两件头泳衣,是全白色的,十分可爱,她看了后 很喜欢,马上穿上到酒店泳池,那里很多游客,有很多香港人,女友要下水一刻, 我心里有点后悔,因那泳衣是白色薄纱没内胆型,只穿上身上已有点能看到乳头, 只因公主式设计乳头前有点松,加上她没 …

[现代情感] 草泥马的爱情

  写下这篇回忆,心情是十分复杂的。往事点点滴滴涌现心。辛酸苦辣,难以言明。心中压抑,想起那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遥指苍天,你为什么要给我这「草泥马」的爱情。实在是纠结得我蛋疼。  第一次见到玲姐,只能用惊艳来形容。  本人平时在学校和老师处得不错,经常拍拍他们的马屁,有事没事多走动了几次。加之平时成绩也不错。所以老师有点好的机会便愿意让自己上。这个 …

罗欣欣和她的男友互相摸生殖器

  已经是午夜了,孟文淞单独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监控室里,整个监控室里漆黑 一片,只有计算机屏幕和监视器的屏幕在闪烁,孟文淞坐在计算机旁,快速敲击 着键盘,他认真检查着别墅外面每一处摄像机镜头,摄像机镜头在缓缓的左右摆 动,扫描着院子里的每一个可疑角落,一切都平安无事。孟文淞又仔细检查了一 遍传感器传回来的数据,一切都很正常。于是,孟文淞又将监视器切换到别墅内 …

一念能藏几多忆

  北方的这个季节,显得尤为干燥,与记忆中那个南国的湿润有着天差地别。  脑袋里面有百转千回的记忆,如幻灯片一样「咔、咔」闪烁不断,我坐在办公室里,手指挨在键盘上,却连不成章,迟迟不知如何下笔:所有的东西都在旋转着,里面有那个陪她绕不完的操场,那条走过无数回,逛烂的街,那一家各色甜点的蛋糕店,还是她最爱的火锅?对了,从图书馆那里开始吧,那是邻近期末,很多次的 …

[青春校园] 圆圆的乳房圆圆的臀

 三年前,我还是一个天天无所事事,没事就经常和同学打一下午篮球的大二学生。那时候没有女朋友,宿舍公用硬盘里还有很多的毛片,所以那时候生理问题都是自己解决的。直到有一天,我在网上遇见了一个比自己小一届的一个小学妹,我的生活从此发生了变化。  那天下午,刚打完篮球回到宿舍,一看没人,就打开毛片,撸了一把。爽完之后打开网页,在网上无所事事的瞎转,突然网页右侧提示有 …

覆雨翻云之接天之恋

  夜幕低垂。  明月爬上了皇城的上空,又白又亮,孤单却永桓。  内外皇城的灯火与宫城外延展无穷的民房庙寺,组成了大地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都会。秦淮河岸那没有夜晚的烟花胜地,更为大明朝的繁华作了一个具体而微的阐述。  月晕外星光点点,在这大雪后的纯美世界上舞跃闪烁,像在为俯仰着道诸般一切的接天楼最高第七层上将会发生的艳事,奏起了寂静伟大的乐章。  楼下虽是高手 …

和男友的朋友Alan

  一早我们决定去酒店附近的动物园,我们在大堂找了个六人座坐下来吃早餐。吃过早餐我们就坐公交车到动物园,我和男友上车后,找了个较后的位置坐。而Amy 和Betty 他们就坐在较前位置,因此可以找到机会和男友单独谈。  原来昨晚Alan他们四人回来之后,Alan就让Ben 先洗澡。Ben 一进去,Alan和男友就谈起我来。男友对Alan说其实我昨晚装不舒服,就 …

我的恋人-辰

  我和彦辰是一对很普通的同性恋人,我们相识于大学,一次偶然的活动,我们成为了朋友,之后在无意中我听到彦辰和一个男人吵架似乎是那个男人要结婚了,不想和他继续下去了,那时的彦辰很无助,我作为一个朋友去安慰了一下,但是那时的彦辰竟然趴在我怀里痛哭起来,真的很伤心啊,他。  我轻轻拍着彦辰的背哄着他,似乎是我给了他一种安全感吧,彦辰停止了哭泣,给我讲述了他和那个男 …

KTV和小妹妹女友的开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牛乃夫忽然失去了对那些妙龄少女们的兴趣,就像一只狗莫名其妙地逃离了一堆新鲜的骨头那样。这种看上去很不可思议的转变,似乎源于某一天的某一件故事:一个90后的ktv小妹,看上了牛乃夫的一个已婚的但每天都在玩出轨游戏的朋友,确切地说应该是看上了他朋友口袋的饱满与床上的多姿,这样的过程自然不会十分持久,无疾而终常常是其最完美的收场,但很不幸的是, …

[人妻乱伦] 扒灰趣闻

 “扒灰”一词从满清时就出现了,在曹雪芹先生《红楼梦》一书中,从管家焦大的口中说出,意思是老不正经的公公上了儿媳妇的炕做爱,称之为“耍掏扒”也叫“扒灰”,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家丑不可外扬,悄悄地压下就算了,儿媳妇吃了哑巴亏,儿子受了窝囊气也不敢声张,所以都是耳闻,谁也不敢叫准,我说的这码事却是人家自己不声张不行的故事,现在我就说说这丢人现眼的“掏扒匠儿”。  此 …

爱情是一种病

  第一章(1)  XX大学是闻名国内的一流高等学府,每年不知有多少莘莘学子挤破了脑袋想进去,家长们都以自己的孩子能成XX大学的学生为荣。但许泠却对他兴趣缺缺,冷淡地看了眼手中XX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转头看向窗外。  如果不是阿娘让他临时改志愿,他现在应该已经如愿成为中央音乐学院的大一生,而不是去什么XX大学报到。想起那任性蛮横的阿娘,许泠眼中闪过一抹无奈, …

阿狼恋曲

阿狼抱着马英的两条大腿,站在床前不断前後挺动强而有力的粗腰,锄着马 英。  正锄得起劲的时侯,仰天躺在床上的马英突然嚷道∶「喂,你那麽大力,人 家也是老母生出来的!会痛啦!收你两百,都不够补身啦!」  「做得这行就不能怕粗啦,你叫什麽嘛!」  「锄了成半个钟头,玩够了吧?快点啦!」  阿狼如当头被人淋了一盘冷水,大煞风景,拚命锄了一阵,终於下了欲火。  那个 …

深浓的爱意

 是我的幻觉吗?  否则为何看见你眼中深浓的爱意?  我是否遗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以至于忽略了你对我付出的一切……   严靖滔用他的大手罩住他巨大的阳刚,套弄了两下再扶正它,要夏恋骑上去。  夏恋吞了吞口水,听话地骑上他。  她怕自己承受不了他的巨大,不敢真坐上去,只敢在骑上去之后,让他的欲望卡在她的花缝中,让他的熟铁贴着她的花唇……  她的花瓣又湿又烫, …

我要嫁给流氓男友了

  认识他,是一个夏天。那时,因为朋友的健美操教练有事请了假,让我去带练些天,在家里赋闲的我,正无聊得紧,有个打发寂寞时光的机会,自是欣然接受。  我的课在下午,我也不清楚是那健美操教练的班就在下午,还是朋友知道我是个爱睡懒觉的女孩刻意安排的,反正,当我到公交车站台等车时,火辣的太阳将口水都流到我雪白的肌肤上,我只穿个小褂和短裙,只好撑起伞来稍作抵抗。  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