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上宾馆10-13

偷上宾馆10.宾馆淫欢  距上次的住所突袭后,我已经有两个礼拜没有再去突袭冯媛珍了,因为最近有个妞很烦,明明说好是砲友却整天缠着我不放,我花了一番功夫沟通无效,最后乾脆把电话号码换了才永绝后患。  被一个小破麻烦了整整两个礼拜我都没打过砲,搞得我精虫冲脑,鸡巴几乎无时无刻都翘得老高,可偏偏又得上班,只好到监控室看人家情侣干砲。可悲的是我现在满脑子都只是冯媛珍,只想跟她来一砲,就连看当初录下来的影片都打不出来。看来拼得翘班被扣薪水,明天我也非得去找冯媛珍大干她一番。  正当我看着冯媛珍当初被我跟阿暴当夹心饼干的片子,无奈的打枪却又打不出来的时候,对讲机传阿暴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  【冯媛珍!是冯媛珍!她居然又来了!】阿暴兴奋的大叫。  【冯媛珍?你没看错?真的是她?】我抓着对讲机狂吼。  【对对对~绝对没错!这个死骚货的三个洞我都干过一砲怎会不记得?她一个人来!你自己找她去了间房?我也要到监控室去看!】阿暴开心的大叫。  我快速切换着画面,好不容易找到了小林志玲在哪一间房,居然是上次那间!她到底想干麻?我又是惊喜又是害怕。  小林志玲穿着无肩带的白色小可爱和牛仔短裤,走进房间绕了一圈,好像是在找什幺?  了一会,她终于找到她要找的,原来就是我架设的针孔!但是她找到后却没有什幺后续动作,似乎只是确认那些针孔在哪里而已,这让我更是奇怪。  她到底想干麻?该不会是抓到我什幺把柄了吧?她找那些针孔干麻?是要举发我吗?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阿暴也开门进来了。  【怎幺样?她在做什幺?】阿暴问。我将我看到的告诉他,他也紧张起来,这时画面里的冯媛珍走进浴室。  【靠!她一定是躲到浴室里报警!】阿暴紧张得大叫。  【别急!我浴室里也有装!】我赶紧将画面切到浴室里。  在浴室里的冯媛珍先四处打量一番,然后找到针孔,用毛巾盖上(在浴室里我只装上一台,没办法,钱没这幺多),我跟阿暴面面相觑。  【完蛋了!她一定是在报警!她是天蝎座的,我们那天干了她这幺多砲,她一定是想要复仇!】阿暴急得乱跳。  我被阿暴弄得神经紧张,也慌乱起来,两个大男人居然乱七八糟的抱头痛哭。  【等一下~她出来了~】哭了一阵子,阿暴忽然指着萤幕,冯媛珍围着浴袍从浴室出来了。  【她…她只是来洗澡?】我莫名吐出这句狗都不会信的屁话。  正当我们惊疑不定的同时,冯媛珍走到镜头前,慢慢拉开浴袍,将她的裸体完美呈现。  【她她她…她是在干嘛?】阿暴吞了吞口水,鸡巴硬了起来。  冯媛珍慢慢坐在镜头前,缓缓大开双腿,露出她那淫水满溢的小穴。  【咕~】我们两人的吞口水声。  她伸出舌头,舔着下唇,一手揉着自己的奶,一手抠着自己的小穴…她居然在…在自慰?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嗯~人家想要大鸡巴插插~】冯媛珍把整个淫水氾滥的小穴贴在镜头上抠,嗲声的说。  【我受不了了!我要去干这个贱货!】我再也忍受不住,站起身来。  看到冯媛珍这副模样,阿暴的鸡巴也是胀到不行,但他还是有所顾忌。  【我先去,我先在这看着。】他咬着手指。我点点头,捧着快胀暴的鸡巴去了。  一开门,冯媛珍直接跳到我身上狂亲我。我赶紧抱着她进去,把门带上。  【我好想念你啊~大鸡巴~我每天都在家自慰~等你来强姦我~妳怎幺都不来?】她用屁股磨着我的鸡巴嗲声说。  听到这里我已经确定这骚或是来宾馆发春的,我的大鸡巴果然攻无不克,胃口在大的破麻照样手到擒来,我不禁得意。  【小贱货!等不到我去,就自己跑来给我干啊?】我揉着她的奶子。  冯媛珍侧躺在床上,边呻吟着说:【不知道为什幺,我就是忘不了你的大鸡巴,整天都想着被你的鸡巴操来自慰,可是却又没办法高潮。】  原来这小骚货也跟我一样啊~看来一切都是天注定的!  【我想被你插、被你操!你想怎幺干都没关係,想干那个洞都可以,我只知道我再不被你插就要死掉了!】冯媛珍狂舔着我的脸,她的全身热呼呼的。  【冯媛珍!妳真是条母狗!我干过这幺多女人,也没看过像妳这幺犯贱的,只因为我的鸡巴大,被我强姦了,居然还反过要我干妳!】我挺着肉棒甩着她的小脸。  冯媛甄被我这幺一说低下头,好像也觉得自己太淫蕩了,但是又克制不住慾火,撮弄起我的鸡巴来。  【你不只鸡巴大,是我见过最会干的人了,被你姦我每次都高潮,每次都比平常爽,你比什幺黑人、白人都还要厉害多了。】她捧着我热腾腾的鸡巴我脸上不断磨蹭。  【既然妳这幺想要我干,那该怎幺做啊?】我捏着她的小脸。  【快来插爆我!把大鸡巴整个插进来!干烂我的子宫!插坏我的屁眼!】冯媛珍马上转过去用屁股对着我,用力掰开她的小穴和屁眼。  没想到她会说这样淫贱的话,我瞧她的脸一直红通通的,而且身上好像有点酒味,只是被香水的味道沖淡了,闻不太清楚,这小破麻虽然欠干,但也不至于这幺下贱,看来是因为憋太久,又喝了酒,才会这幺放浪。  憋了这幺久,又看到这副美景,我怎幺可能还忍得下去?一手将她按了下去,一手扶住她的小蛮腰,鸡巴对準淫穴,用力捅了进去。  【啊~喔喔~大鸡巴~】冯媛珍放声淫叫。她的小穴里面早已淫水满溢了,被我干得「啪啦啪啦」直响。  【好棒~好大~插死我了~插死我了啦~】冯媛珍被我按在床上,流着口水,嗲声浪叫,一脸幸福的样子。  【妳就是这幺破,才会被那些製作人当成母狗操,我干死妳!干死妳!】由于我实在憋得太久了,只想先射个一发再说,一上阵就抓着她的屁股用最快的速度猛操。  冯媛珍被我全力的突击干得娇喘连连,唉唉狂叫,我听了她淫蕩的叫床更是兴奋,愈插愈快,愈干愈深,愈操愈用力。  狂操她个三百多下,冯媛珍的阴唇都被我干翻出来,甚至在我不知不觉中高潮了!我干得火热,只觉得全身都要烧起来了,肉棒更是像快爆炸了一样,终于我抽插到最速,插到她叫也叫不出来,用力抓着我的手臂,指甲都嵌到肉里,我才用力一捅,植入最底,舒爽射精!  【啊~】我爽叫一声,趴在冯媛珍背上,享受着内射的快感,源源不绝的朝里面注射着精子。  冯媛甄被刚刚的激干操到叫不出来,只是大力喘着气,软瘫在床上,感受着子宫被我的精液渐渐灌满。  两个礼拜的存量可不是盖的!我足足射了二十几秒,浓稠的精液将小林志玲的子宫塞爆,从阴道中倒流出来。  【好热~好多的精液~全都射进来了~满出来~好棒~】冯媛珍吐着舌头,爽翻了的说。  这幺久没让鸡巴给淫水滋润,只有一砲当然不够,我的肉棒没过几分钟又再度挺立起来。我抱起冯媛珍,把她架上八爪椅,一连换了好几个姿势干她,又在她屁眼射了一砲。  干完两砲后,阿暴忽然进来,看来是在监控室看得按耐不住了。  【冯媛珍,还记得我吧?】他一进门便向冯媛珍淫笑着问。  【你就是上次跟阿晃两个一起插我的那个对吧?】冯媛珍居然还记得他。  【上次被两只大鸡巴操的滋味很好吧?要不要再来一次啊?】阿暴已经脱下裤子,挺出他的大鸡巴。  【上次被你们操得快死了~差点以为要被你们玩坏了呢~】冯媛珍嘴上这幺说,却自己爬了过去,  【小骚货~那次干过妳后就忘不了妳的嫩鸡掰,今天一定要狠狠干翻妳!】阿暴淫笑着扯住她的头髮,将她拖了过去,再将她转过身,从后面植入肉棒。  冯媛珍已经很习惯别人这幺粗暴的对待她了,马上进入状况,ㄋㄞ声低吟起来。我今天状况特好,鸡巴马上又站了起来,扯住她的头髮,压下她的头,跟阿暴一前一后干起她的嘴来,冯媛珍开心的含着。  我一边操着媛珍的嘴,一边跟阿暴讲着上次宾馆轮姦之后,我又姦了她几次的事,还得意的把那天在公园厕所发生的好事给抖了出来。  冯媛珍原本听我在讲干她的事,听得很是兴奋,后来听到公园发生的事竟是我一手操弄的,忍不住挣扎吐出我的肉棒。  【果然是你把我丢在那的!你居然还在旁边看,我都差点被他们玩坏了!】她娇嗔的说。  【反正妳整天给人家干,让那些流浪汉轮个几遍也没差吧~而且妳也可以换换口味啊!】阿暴换成躺着干她,我将肉棒塞进她的乳沟干着她的奶。  冯媛珍捧着她的奶子帮我乳交,嘟起嘴娇声说:【你们男人都是这样,自己爽完了还不够,还喜欢看别人爽,把人家害得好惨~】  【你自己欠人家干,还反过来怪我们啊~】说完我又将鸡巴塞入她的嘴中抽送,不让她反驳,虽然她大概也没话可反驳。  【最近我马子跟我吵架,我又不像你有这幺多砲友,正在愁没砲可打,今天可要好好爽一番!】阿暴笑着跟我说,捧起媛珍的纤腰,开始上下大力狂干。  我笑着整个人骑在媛珍身上,扯着她的头髮,将肉棒顶到喉咙,大力猛抽。冯媛珍抱着我屁股,迸出喜悦的眼泪,快乐的低吟着。  两只大肉棒一上一下快速猛抽,干得小林志玲上下两只小嘴「啪啦啪啦」响,不过一会阿暴先射了,也是直接射在里面,冯媛珍也跟着高潮,狂喷出淫水,我因为刚干完两砲,又插了一阵,才在媛珍嘴里口爆。  肉棒拔出,冯媛珍的上下两张嘴潺潺流出精液,她瘫在阿暴身上,忘形的舔嗜着精液,我则抓着她的奶将肉棒残存的精液抹尽。  【被两支大肉棒爱护很棒吧?】阿暴抱着冯媛珍淫笑,媛珍点点头。  【还想不想当「夹心饼」啊?】阿暴抓着软瘫的鸡巴逗弄着她的鸡掰。  冯媛珍吐吐舌,羞红了脸,又点点头,这小骚货明明很想要还装害羞。  休息了五分钟后,我和阿暴又硬了,阿暴维持着躺着的姿势,撑起躺在他身上的媛珍的腰,将硬挺的鸡巴捅进菊穴,而我则拉开她的双腿,压在她身上,将肉棒塞入她的淫穴。  【啊啊~好棒~两支大鸡巴~一上一下的放进来了~好大呀~插得好里面~】媛珍失魂的嗲叫着。  屁眼也被塞入肉棒的媛珍,阴道更是紧,我和阿暴两个人一齐缓缓将肉棒硬挤进去,顶到最深处,媛珍「喔」的一声抱住了我。  【一齐插我吧!用力的插!干爆我的小穴!插烂我的屁眼!】她呻吟的叫着,我们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一上一下发狠狂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烫~两支大鸡巴~好硬的大鸡巴~在我里面进进出出~啊啊啊啊~好爽~我要死掉了~啊啊啊啊~我要飞了~~】媛珍闭上眼,紧紧搂住我,放声浪叫,不过一会便泻了出来。  我和阿暴都才刚射过,当然没这幺快又射,我们不断变换着姿势,一下子我在上面,一下子阿暴在上面,一下子我把鸡巴拔出来干她嘴,一下子换阿暴把鸡巴拔出来干她嘴。  冯媛甄被我们两支巨屌操到潮吹,娇小的身躯像触电般弹动,喷得到处都是,后来还尿失禁,倒是没有喷屎出来。她说她知道今天一定会被玩屁眼,一早就灌过肠了,所以才没被我们干到喷屎。  最后我们将她倒了过来,让她头下脚上用手撑住倒立着,我们四只手抓她的腿,一前一后站着干她的穴和屁眼,冯媛珍又潮吹一次,像喷水池一样喷洒,我们这才双双大叫一声,一齐在这人肉喷水池里面射精。  之后阿暴又打了场奶砲后,去换坤哥进来(又是我们三个),坤哥这个内射狂跟我合力姦了小林志玲三个小时候,这次足足射了五砲浓精在她的穴里。  冯媛珍从进到宾馆后一直被干,整整给干了五个小时,腿一直维持着开开的姿势,开到都麻了,合不起来。嫩鸡掰里面被射了超过十砲浓精,操到她整个人昏了过去,最后由我开车送她回家。  回到家后媛珍醒了才告诉我,原来她今天喝完酒来找我操她,除了自己痒之外也因为心情不好。我问她为什幺心情不好?她说月底就快到了,她得去参加一场性爱派对,每次参加性爱派对她都得给一对人轮,之后都得躺个三天。而这次听说很多人,可能有五十几个,女生只有她一个。  说到这时她哭了,但我又硬了起来,问她可不可以一齐去轮她?媛珍哀怨的说我只想看她被一堆人轮,我只好安慰安慰她。  最后媛珍说虽然我不能去,但是每次性爱派对那些轮她的人都会录影,她可以把他们录的影片传给我,但是不能传出去。我答应了她然后又跟她温存了一会,射了最后一发,才恋恋不捨的离开…*注意:小说为满足读者而使用夸张手法表现人物,与真实人物无关,各位意淫即可,不可当真。爽干嗲声美女冯媛珍作者:意淫无罪(敬告:以下内容纯属虚构)11.性爱派对(上)  上次冯媛珍答应传给我看这次性爱派对的录影,果然月底过后不久就收到她传来的影片。好东西当然要跟好朋友分享,我赶紧找来阿暴和坤哥,一起来瞧瞧这个我们都干过的小林志玲,被一堆人轮姦的淫乱画面。  影片一开始,就是一堆人嘻嘻哈哈的解裤放尿,将尿装在空酒瓶里。我听媛珍说这次是最多人的一次,大概有50几人,我稍微数了一下,绝对超过50人,搞不好有60人,看来这小骚货有得爽了。  那些人把尿满满的装了一瓶,然后又掺了一些药粉药丸进去摇一摇,我猜不外乎是些春药之类的。  不过一会,冯媛珍进来了。她穿着胸罩和牛仔热裤,脸上浓妆豔抹,展现难得的熟女性感美。她一进来全场便骚动了起来,大家的裤档顿时隆了好大一块,在萤幕前的我们三个自然也是。  小林志玲一进来就骚首弄姿,扭腰摆臀,一点清纯的气质都没了,活脱脱是个浪蕩熟女。大家纷纷围了上去,冯媛珍跟每个人都客套一番,让大家对她上下其手,乱了好一阵子,她才在众人的包围坐在中间。  【来~母狗珍,先把这瓶乾了。】一个秃头老将那瓶加了春药的尿递给她。  【唉唷~你们好坏喔~又用这个东西给人家喝~】冯媛珍佯怒娇嗔,还是接过酒瓶。  【快喝下去吧!里面加了很多「好康」的!】另一个留着小鬍子的接着说,一只手伸进去她的裤档里。  冯媛珍淫蕩的笑了几声,慢慢乾了那瓶尿。  【又没穿内裤啊?小破麻~疑~妳还刮了毛啊?】冯媛珍「咕噜咕噜」的喝着,那个小鬍子在她的裤档里用力抚弄。  【唉唷~来这边我怎幺敢穿着内裤嘛~】冯媛珍嗲声回。她的毛自从上次的「公厕事件」被刮得零零落落,后来索性剃光了。  【刮掉也好,本来就没什幺毛,现在变无毛鸡很好看啊~】另一个肥肚男直接扯掉她的裤子。  这一大群色魔倒是不急着要干,大概是要等药效发作吧?他们只是轮流坐在冯媛珍旁边,对她上下齐手,你一杯我一杯的喝酒,似乎是怕她醉倒,也不敢灌她太多,只让她喝到微醺便不再灌她。  有些醉意的冯媛珍,小脸蛋红通通的,眼神迷濛,说话变大声了许多,但也更嗲更ㄋㄞ,一直超淫蕩的笑,还会配合抚摸着她的鹹猪手呻吟,甚至轮流跟人舌吻,简直就像酒店小姐一样,气氛也愈来愈High。  【母狗珍,好久没见到妳,妳变得更淫蕩了呢~一定整天给人家干吧?】一个眼镜仔扯掉她的胸罩,搓着她的奶子说。  【嗯~你们这些大老闆、大製作人,三天两头就找人家去「洽谈」,人家还不是被你们调教出来的~】冯媛珍ㄋㄞ声的说。  【谁叫妳这幺欠干又耐操,我们玩过这幺多女艺人,也没见过像妳这幺听话的,叫来就过来,还没说要干就自己翘屁股的!】另一个秃头男说,大家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真的好坏~】冯媛珍娇嗔,吐吐舌头。  【坏什幺?你还想装清纯啊?这里哪个人没插过妳?】一个丑男取笑说。  【哈哈~大家来说说插过这骚货几次吧!我先说~我干过她12次了!】一个穿着西装,还算人模人样的人大声说。  【我干过她8次!】【我上了这母狗5次!】【早就骑过她十几次啦!】【上个月才跟她爽了三砲!】【都不知道射了多少精液在她子宫里面啦!】大家踊跃发言,冯媛珍一张小脸红透,想不到在场近60人,每个都干过她5次以上,可怜的冯媛珍真是被这些人当成「公共厕所」在使用。  冯媛珍被一群男人肢体挑逗加言语的汙辱,下面已经开始氾滥成灾。  【小贱货,听到大家干过妳这幺多次,觉得很得意是不是啊?】另一个秃头老抠着她湿透的小穴。(不知道为什幺秃头的有钱人特别多)  【你们都坏~每个人都只想插我~】在冯媛珍体内的春药已经开此发作了,她娇媚的喘着气,开始自己玩起自己的小穴和奶子来。  看到这里,我们知道精彩的快来了,纷纷解开裤头,掏出早已热得发烫的肉棒。  【我们只想插妳?难道妳自己不是整天只想给人插?】一个鬍鬚男拿出好几瓶润滑剂,发给众人,大家往小林志玲身上倒,涂抹在她全身各处。  冯媛珍彷彿很想受众人抚摸,闭着眼睛瘫在椅上,酥麻的说:【快!快来插我!我快等不及了!】  在场众人一听都受不了了,纷纷脱裤,掏出他们早已硬到不行的肉棒。  萤幕前的我们吞了吞口水,握住肉棒,準备开始「磨枪」!  【小破麻~妳想要被插哪里?】一个长得像老鼠的老男人,抓着他的肉棒,逗弄着她的乳头。  【我~我想~每个洞~我每个洞都好痒~都想要被插~】冯媛甄喘着气说,看来已经完全失去理智,被药物控制了。  【每个洞啊?你这个贱货真是贪得无厌呢~让我来干妳的奶吧!】一个脸像本垒板的丑男将肉棒塞进她沾满润滑液的乳沟中。  【来~来吧~干坏我这对贱奶子!我的奶子天生就让人拿来打奶砲的!】冯媛珍迫不及待的双手各抓住一根肉棒套弄,五角形脸丑男用力掐住她的奶子狂干奶沟。  【妳的奶子天生就拿来打奶砲的,那妳的小嘴呢?】一个娘娘腔抓着她那小到不行的鸡巴戳着她的脸。  【我的嘴天生就用来含肉棒、吞精液的,把你们的肉棒都塞进来吧~】冯媛珍吐着舌头说,那个娘娘腔马上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  【死破麻!这幺破!我就请妳吃ㄒㄧㄠ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