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女主任


≥↘05.08--1

≥↘05.08--2


 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入房间中。这是一间空蕩蕩的平房。房间里只有一张
破旧的木床。木床上盖着一床破旧的棉被,棉被上海散发着一股潮湿的臭味。而
棉被下,居然躺着一个大美女:顾瑜。

  昨晚,牛勇在顾瑜身上,狠狠的发洩了三次。久为性爱的牛勇,见到这幺一
个极品大美女,哪还忍受的住,在顾瑜身上翻江倒海。而刚刚破处的顾瑜,哪里
承受的住这幺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的蹂躏,最后顾瑜再次昏死在木床上。而从未在
如此硬板的木床上躺过的美女镇长,居然盖着一床发酸发愁的棉被,睡得如此香
甜。

  「小婊子!还不起来,大早上的,还躺在床上装懒!」房门冷不丁的被打开
,一个中年妇女手抓这鸡毛掸子,隔着棉被,就往顾瑜身上抽去。从房门进来的
妇女正是王兵的大嫂李兰。

  自从丈夫死去,缺少了家里的顶樑柱,而为一的儿子又是瘸子,李兰在顾家
村里可以说是人见人欺。那些顾家的妇女,一个比一个嘴毒,明里暗里,李兰不
知道受了多少欺辱,渐渐地,李兰也变得孤僻,除了必要的时候,基本都不跟村
子里的人来往。而昨天顾瑜的出现,激起了李兰心中的复仇火焰。你们顾家村的
人欺负了我十多年,现在也是该还回来的时候了。任你们原来如何淩辱我,说我
是扫把星,死了丈夫瘸了儿子又怎幺样。现在呢?顾家村最值得骄傲的名媛,最
引人瞩目的美女镇长,不是乖乖的在我家做低伏小,乖乖的用鞋子捅穿了自己的
处女膜。什幺名媛千金,还不是贱货一个。可惜,这还不能让所有人知道,不然
到时候,顾家村,怎幺还有脸见人。

  虽然隔着被子,可是鸡毛掸子抽在身上,立马还是把睡梦中的顾瑜痛醒。看
到顾瑜醒来,李兰猛的掀开了被子。被子底下只有一层薄薄的床单,顾瑜此时还
穿着破烂的黑色裤袜,裤袜上满是汙迹,不仅有黄土,还有一层乾涸的精液。而
此时,顾瑜胯间更是狼狈,原本修剪有致的阴毛如今东倒西歪,上面满是乾涸的
精液,使得阴毛一团一团的黏在一起。就是最下贱的妓女,也比此时的顾瑜来的
乾净。而在往上,美女镇长的上半身则是全裸,腰间,胸前,满是黑色的手印,
而那对高挺的美乳,此时则是青一块,紫一块,全是男人用力掐捏后的痕迹。

  「臭婊子,一晚上挨操把你爽的,现在还在回味是吧!」李兰满嘴骂出的都
是恶毒的话,而手上也没有停,鸡毛掸子狠狠的抽打在顾瑜丰腴的大腿上,瞬间
就抽出一条红痕。「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腿上剧烈的疼痛,让顾瑜瞬间清
醒起来。自己再也不是那个大众瞩目,拥有无数追求者的美女镇长,在这个农户
家里,自己只是个被人欺辱的可怜女人。看到眼前的妇女恶狠狠的架势,顾瑜毫
不怀疑这个女人会活活把自己打死,原本有些起床气的美女镇长,如今无比的乖
顺,甚至顾不得自己还裸露着身体,居然一个翻身,就想下床去。可是没想到,
自己胯间的疼痛,让顾瑜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居然直接摔下床去,趴到了李兰的
脚边。

  不过对于顾瑜的反应,李兰倒还满意,终于停下了手来。农妇往屋子外走去
,示意这顾瑜跟上。顾瑜忙穿上地上的高跟鞋,跟上农妇的身后。但因为没有了
衣物,加上破处的疼痛,顾瑜此时再也没有了平时那高贵冷艳的姿态,反而显得
格外滑稽。

  听到后面淩乱的高跟鞋声,回过头来的李兰,才发现顾瑜并没有穿衣服。秋
天的清晨已经格外的凉,顾瑜缩着身子,已经在瑟瑟发抖。「真不要脸。」李兰
低声的咒骂了句,从屋子里拿出一件破旧的棉袄,丢给顾瑜。

  破旧的棉袄传来一股子发霉的味道。估计这个是李兰也不穿了的衣服。厚实
的棉袄耐寒,但是李兰本身只有153,棉袄穿在165的顾瑜身上,显得格外滑稽。
花布棉袄紧紧的裹在身上,衣服的下摆面前盖住臀部,顾瑜一个弯腰,肥美的臀
部就会暴露在众人眼前。美女镇长的黑色内裤,昨晚早已化为了碎片,就连裤袜
的裆部部分,也早被牛勇撕个粉碎。现在顾瑜的臀部几乎是毫无遮掩,如果掀开
棉袄的下摆,能看到白花花的臀肉。而在臀部往下,露出的是一双修长的美腿,
双腿修长笔直,少一分则瘦,多一分则肥。光是这对美腿,就能让无数男人看傻
了眼。但是现在,这双美腿上则是一双髒兮兮的丝袜。丝袜上满是髒迹,让人看
了皱眉。而足下,则是一双精緻的高跟鞋。黑色的高跟鞋虽然沾上了些许黄土,
但是精緻的做工,一眼便可以看出是大牌之作。而在往上。土里土气的棉袄主人
,确实一个披头散髮的疯女人。顾瑜此时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脸颊还带着红
肿,而且黑一块,黄一块的。额头上满是黑迹。原本秀美的波浪捲长髮,如今却
淩乱不堪,满是黄土跟油渍。头髮披散下来,遮盖了女人的脸,让人根本辨别不
清。

  看到顾瑜现在这幅模样,李兰倒是很满意。这幺一个光彩照人的大美女,居
然也有那幺丢人的疯子模样,这种高贵淩辱成低贱的落差感,让李兰觉得非常愉
快。「出来!」李兰打开了院子的大门,打算去村子里一趟。家里的老玉米不够
了,要多买一袋,不然冬天,家里的鸡鸭都没东西吃了。出门?顾瑜摇摇头,自
己哪敢出门,万一给人认出来怎幺办。

  李兰知道这个美女镇长顾忌着什幺。但是李兰就是觉得顾瑜矫情。脱下脚上
的鞋子,朝着顾瑜就是劈头盖脸的一段乱抽。鞋帮子狠狠的抽到顾瑜的脸上、头
上,顾瑜哪见过这个架势,双手胡乱的遮挡着,最后尽摔倒在地上,露出白皙丰
腴的臀部。看到这美臀,李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鞋底狠狠的抽在白皙的臀肉上
,留下一个个黑色的鞋印。「你个臭婊子,还跟老娘讨价还价!也不看看你现在
那副贱样,谁还认得你!」说着,李兰将顾瑜拖到屋里,照着镜子。看着镜子里
的人,顾瑜简直不敢相信,镜子里的那个疯婆子,是那个高贵端庄,风采名人的
自己吗?

  顾瑜紧紧的跟在李兰的身后。虽然知道现在自己已经变了一副模样,别人根
本认不出来,但是在顾家村里行走,顾瑜还是格外紧张。「扫把星,扫把星。」
迎面,跑来了一群孩子,这些小孩子大多都是8,9岁,有的男孩居然还朝着李兰
吐口水。「咦!扫把星后面还有一个疯婆子!」突然,一个眼尖的孩子先看到了
李兰背后的顾瑜。「扫把星带着个疯婆子哦!」一群孩子轰然大笑起来。听到孩
子们的嬉笑,李兰倒是没有反应,而顾瑜更不敢有所动作,脚步越走越快,居然








  顾家的家产可是不少。顾老本来就是顾家最有权有势之人,老一辈的家产,
加上这幺多年的打理,除去原本住的房子,村里的老宅,其他七七八八的房产就
有好几处,至于存款首饰什幺的,更是不少。而顾瑜,从小到大就没缺过钱,房
子、首饰,也是不少。除了村里的老宅,王家人不敢动,怕被顾家村人发现,其
他的王家人都分个乾乾净净,几家子人全搬进了城里。

  而对此一切,顾瑜倒不少很在乎。顾瑜本来就不缺钱,从小到大,对金钱也
没有什幺概念,如果王家能因此放过了自己,顾瑜巴不得将手里的钱再悉数奉上。
在王家人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顾瑜乘坐飞机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城市。

  顾瑜先是去了南边一个小城,将自己剩余的假期度过,顺便安抚了下自己的
心情,然后才回到了自己任职的兰泉镇销假。

  兰泉虽说只是个镇,但环境设施等,在省里都是出了名的,以其说是一个镇,
不如说是一个是以镇为行政单位的旅游区。

  顾瑜回到了镇里。主管领导也知道顾瑜父亲去世,所以,手里头也没有给顾
瑜下达什幺任务,顾瑜则很轻鬆的度过了一段工作期。

  这段时间里,顾瑜基本每天就是上班、回家,偶尔看看电影,去市里听听音
乐会,跟朋友聊聊天等等。安逸的日子仿佛回到了过去那平淡的生活。这一个月
以来,表面上,顾瑜还是那副冷豔高贵的美女镇长的形象,但在私底下,只有顾
瑜知道,自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对于女人来说,有两种身份,对她们是最有刺激感的。一种是女王,那种高
高在上的身份,被人尊敬的自豪感。一种是贱女,那种低贱,被人鄙夷时的屈辱。
对于顾瑜来说,在周围人中,从小到大,顾瑜就是女王一般的存在。她美貌,富
有才学,家庭条件优渥,基本是拥有了一切。直到上个月,自己被王家人欺负、
淩辱。破处、强暴、裸奔,这一切恶行,都施加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样的经历,
简直比最下贱的妓女,还来的卑贱。在当时,对于顾瑜来说,这样的屈辱,简直
生不如死。但是,在离开了王家人后,这样的经历,又成了折磨。

  以往的顾瑜,并没有过性经验,对于她来说,性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名词。
但是在自己用鞋跟捅破处女膜后,接二连三的强暴,虽然在脑海中,是一个悲惨
的经历,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回想着事情的经过、细节,美女镇长会觉
得莫名的刺激,全身上下开始发热,私处缓缓有爱液流出。

    顾瑜为此感到屈辱,最开始,美女镇长强迫着自己去忘记这一些,但是,往
往人们越想忘记的事,就记得更牢。

  在夜晚,顾瑜一个人回到家中。换衣服或者洗澡时,触摸到自己的身体,顾
瑜就会联想到牛勇对自己的暴行。他狠狠的压在自己的身上,粗糙骯髒的双手,
蹂躏着自己的乳房,粗大且散发着恶臭味的阳具,狠狠的插进自己的小穴中,仿
佛将自己整个人都刺穿了。

    每想到这些,顾瑜都会下意识的加紧双腿,但是无论自己怎幺压抑,自己的
小穴中都会有爱液流出。甚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顾瑜越来越无法控制住自己
的肉体跟思想。

  当自己一个人下班回到家中,顾瑜甚至会想到自己打开灯,门后突然冒出一
个大汉,他将自己的双手双脚绑住,就在屋子里,将自己强暴。或者当自己从地
下停车场中停好车出来,角落里突然冒出一个猥琐的老头,她将自己拖到角落,
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被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强姦。而一想到自己被一个身份低
下,身材乾瘦的老头强姦,自己居然感到的是刺激!犹如在村子里的土路上强姦
自己的拾荒老头。顾瑜为自己的思想感到屈辱。

  美女镇长的身心,在一点一点的改变。慢慢的,顾瑜开始了自慰。

  那是一个周日的晚上。顾瑜开着车,从省城往镇上赶。本来只要2个小时的
车程,在离镇上只有20公里的时候,却排起了长龙。前面发生了一起连环车祸,
事故现场还在处理,长长的车队,在一点一点的前挪。而此时,车子已经下了高
速。

    一整个下午,顾瑜并没有上厕所,本来在最后一个高速收费站的时候,顾瑜
便有了尿意。但是,眼看就要到了镇上,顾瑜便一个加速,準备赶回家中。但是,
没想到,这一出车祸,让美女镇长在车上如坐针毡。

  因为堵车,周围全是车子,还有几个交警在附近指挥。若是一个男人,此时
还可以说下车去路边方便。但顾瑜,在大庭广众之下,哪敢下车在路边解决。此
时,美女镇长只能深吸着气,紧紧憋住小腹。

  车流在缓缓前行,前方的事故现场,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此时,美女镇长
的前副心神,都放在了憋尿上,顾瑜已经感到自己的小腹被安全带紧紧勒住,如
果没有安全带,也许自己马上就会失禁当场。

  车子通过了事故现场,慢慢变得通畅起来。顾瑜此时已经铁青着脸,脚下狠
狠的踩着油门,车子入离弦的箭,迅速往镇子驶去。

  顾瑜已经感觉到自己在失禁的边缘了,看来自己是来不及赶回家中。刚进入
镇子,顾瑜便想找个公厕,先行方便。但是镇子里,往来的摩托车非常多。

    刚进入镇子,顾瑜便差点与一辆摩托车追尾。紧张之下,顾瑜忙紧紧的踩住
了刹车。还好摩托车的驾驶员也来的机敏,车子加速从旁边拐过,车子与摩托车
之间,差之毫釐。

    不过这一个惊吓,让顾瑜放鬆了对小腹的控制。一股尿液沖出膀胱,迅速涌
了出去。这时候,顾瑜真因为刚刚差点与摩托车追尾而失神,并没有瞬间重新憋
住小腹。

  失去控制的尿液,迅速涌出,等到顾瑜反应过来,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尿液流
出。顾瑜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内裤已经被尿液打湿,尿液顺着内裤跟连裤袜
流向臀部,自己的臀部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

    顾瑜压住心神,往自己的胯下看去,自己的咖色裙子中间,已经有一小块不
明显的湿迹。此时,由于尿液刚刚排放出一些,顾瑜能重新控制住膀胱,但是,
顾瑜知道自己也撑不了多久。美女镇长忙重新启动车子,往家里驶去。

  刚把车停好,小腹又传来一阵鼓胀,顾瑜感觉尿液已经沖到了尿道口,仿佛
下一秒钟,就要冲涌而出。顾瑜忙提着手包,遮掩住胯下,往家里跑去。此时顾
瑜已经顾不得仪态跟风度了,快速向自己家里跑去。

  高跟鞋在大理石上传来清脆的敲击声,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顾瑜感觉到周
围人的目光已经彙集到了自己的身上,如果自己就在社区里当众失禁,明天自己
就将成为全镇的笑柄了。但想到这,顾瑜居然觉得全身发热,自己好想体验一下
这种在周围人目光下失禁的模样,那时候人们那种鄙夷的目光,一定会让自己崩
溃的。

  想到这,顾瑜身下缓缓开始分泌出爱液,紧接着,开始有尿液沖出尿道口。
虽然想到自己在周围人中失禁时,顾瑜感觉自己的心神非常兴奋,但是理智告诉
自己,自己一定要撑着回家。顾瑜的步伐越来越快,一下子沖进了住宅楼。

  此时,顾瑜已经顾不得等电梯了,幸好自己只住在4楼,顾瑜一手抓着楼梯
扶杠,一手提着跑,迅速往家里跑去。

    此时,美女镇长已经失禁了,尿液彻底打湿了连裤袜,黄色的尿液顺着黑色
的裤袜,往小腿下流去。而咖色的裙子,胯间的一块,已经有了一大片的湿迹,
而且空气中已经弥漫着一股子尿骚味。

    美女镇长的双腿已经开始发抖,顾瑜先是站直了身体,但是并没有把尿液憋
回腹中,索性一路往家跑去,随着奔跑,尿液缓缓流出。转眼到了家门口,顾瑜
紧咬着牙,手哆嗦着从包中拿出钥匙。幸好这一路上,顾瑜并没有遇到任何人,
不然这幅不堪的模样让人遇到,那自己一定会出了名。

  关上门,顾瑜整个人软到在门关处。今天的失禁,对于顾瑜来说,实在是惊
险万分,若自己再迟一分钟回到家中,自己就将把丑态暴露在众人面前。顾瑜躺
在地上足足过了两分钟,才强撑着身子走进了浴室。将满是尿液的裤袜、内裤、
裙子丢进了垃圾桶,顾瑜将自己整个人泡进了浴缸中。

  温暖的水温,让顾瑜马上陷入了昏昏欲睡中。顾瑜居然想到自己在社区中失
禁,周围全是男人惊讶的目光跟女人鄙夷的讨论声。这幺一个高贵冷豔的大美女,
居然蹲着身子,在人群中瑟瑟发抖,而咖色的裙摆已经被尿液打湿,缓缓还有尿
液滴出。自己的裤袜已经满是尿液,空气中传来一骨子尿骚味。而接下来,自己
蹲着的地方慢慢出现了水渍,大家都知道自己已经失禁了。

    「妈妈,那个阿姨尿裤子了。」

    周围传来了小孩子的讨论声,所以人都在对自己指指点点。

    「咦,这不是顾镇长吗?」

    天哪!有人认出了自己!顾瑜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整个人昏倒在自己的尿
液中。

  啊!突然其来的刺激,让顾瑜整个人清醒过来。紧接着,顾瑜便感到自己的
下身传来一阵骚痒,美女镇长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指伸到胯下,抚摸着自己的阴
唇,手指慢慢的插入了紧密的小穴中。手指碰触着周围的阴壁,指甲偶尔的抠弄。
随着手指慢慢往玉户内深入,顾瑜便找到了自己的凸点。指腹触摸着敏感的凸点,
伴随着整个身子的颤抖,一阵挤压下,美女镇长在浴缸中达到了高潮。一声惊叫
后,顾瑜整个人瘫软在浴缸中。顾瑜失神的吐着气,双眼变得迷离,只有脸上的
潮红能透露出这位大美女刚刚是在自慰。

  顾瑜从浴缸中挣扎着起身,全身无力的大美女只裹着浴巾便趟到了床上。顾
瑜强撑着身子将头髮吹干,整个人便软倒在床上。第一次自慰的大美女也顾不得
穿上衣物,整个人居然赤裸裸的躺在了床上,从缝隙中流露出的春光,让任何一
个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舔舔嘴唇的。

  顾瑜躺在床上,居然鬼使神差的又将手指伸到了胯下。思绪自然而然的回到
了傍晚。自己被居民们围在中间。也不知道是谁先动手扯掉了自己的衣服。「扒
光她!真不要脸,大庭广众下随地小便!」一群大妈七手八脚的将自己的衣服裙
子全部扒光,自己裸体暴露在周围人的面前。

    「呸,真下贱!瞧瞧,还在发骚呢!」

    一阵咒駡声中,自己被几个大妈拉开身子,分开双腿,小穴赤裸裸的暴露在
众人面前。一个大妈捡起自己的高跟鞋,自己拿10釐米的细跟,插进了自己的
小穴之中。

    想到这,顾瑜的手指再次钻入了密穴之中。想像着自己被高跟鞋抽插的过程,
周围人诧异的表情。顾瑜再次达到了高潮。爱液如潮水般涌出,居然一下子打湿
到了被子上。爱液喷洒在自己的胯间、小腹上,顾瑜整个人软如一滩水,也顾不
得起身整理,便进入了梦乡

【完】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