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内容

家大业大

  歇息了一晚,肖青璇优闲的坐在主屋里,品着茶听下人的汇报,四德立在她的身边,目不斜视。  随着林家家业越加发达,往昔靠着拍马溜须上位的四德,更是春风得意,他每天的工作就是陪在林三或是他的儿女身边,随传随到、满足一切需求即可。  然而想找门路靠上林府的,在打听之後就会跟他接洽,让他赚了不少甜头,当然还是会将所得上缴林三,刚开始林三还挺高兴四德的知情识趣,後来 …

当官后的变动

  王梦此刻意识都已经模糊了,但是却本能的就想把这些东西给吐出来,但是却被虎娃把嘴巴狠狠地捏着。   “给我咽下去,不然的话,我他妈的弄死你。”   他恶狠狠的说道。   王梦一愣,或许是受了惊吓,竟然咕咚的一下咽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孙巧是兴奋的浑身都在颤抖,而花月则是满脸羞红,心里也十分的舒坦,因为她昨天也干过这个事情,也是被迫的,现在看着逼自己的人 …

隆起的脉动

  弘史在裤子上抚摸自己隆起而脉动的肉棒,在心里轻轻说∶《马上就放你出来获的自由┅┅》一只手仍巧妙的在静香的阴蒂上轻轻捏弄,用另一只手脱下自己的长裤和内裤。   从窄小的空间解放出来的硬棒,就好像有弹簧一样猛然跳出来,膨胀的几乎疼痛,而且从前端的小裂口流出一滴滴的露汁,从球状的龟头湿润了很粗的肉棒。   再一点,再一点┅┅弘史把看自己分神的视线,再度转回到静 …

阳春战友

和峰哥好上以后,我常去他们部队,有时家属院有空房,就会在那里住上一晚,在熄灯号响过之后,就是我和峰哥颠鸾倒凤的美好时刻。?? 那天去的时候,几个战友一起在家属院喝酒,快熄灯的时候,文书小曾和连长就回宿舍查铺了,仓库的霍助理和刘班长不是营里管的,所以就没有着急回去。 四个人转眼间已经喝得醉眼迷离了,刘言突然迷着眼对峰哥说:“钱指,你……你看不起我。” “兄弟! …

妓女桥

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眼睛不大,嘴唇也厚了点,唯一值得提及的也就是我的身材,或许饱满的乳房和浑圆的屁股是我能过到现在的唯一本钱吧。  我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上衣,没戴乳罩,下面穿着短牛仔裤衩,松糕拖鞋,然后把避孕套、卫生巾、零钱、装到口袋里,我再次对着镜子看了看,扭扭嘴,走出家门。  ……在和平路最繁华的地段有一座人行天桥,学 …

我的婚姻

  我的婚姻   爱琳和蓝诺是在三个月之前开始约会,他们一周见几次面,见面的时间通常是午後,不过有时候,爱琳会整晚和蓝诺在一起,只有这堋长的时间,爱琳才能真正地享受和蓝诺性交的乐趣,有一次,爱琳和他以及一对夫妻去参观一个为期三天的赛车大赛,我要爱琳写下这次的故事。   当爱琳和蓝诺从赛车比赛回来後,蓝诺问爱琳是不是愿意参加一场由他朋友办的,在亚特兰大开的派对 …

妻子欺骗我

妻子欺骗我 小丽的反应相当明显,她问我朋友的名字,当我告诉了她时,她混身开始颤抖,她强自镇定的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眼泪也从她的脸上滑落,她把手放在她的脸上开始啜泣,然後带著呜咽的问我,我看到了什堋?我告诉小丽,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到了,她哭泣得更大声了。一分钟後,小丽问我,为什堋没有看到我?我告诉她,我原来不在房间里,当我回来时,她正在为人口交,同时也被人干,从 …

大鸡巴一夜操了我多次

大鸡巴一夜操了我多次 ?? 在聊天室认识了这位大哥,他28- 178- 70- 18 6- 1,我29 - 179- 68- 17 5- 0,我们聊了近一年的时间,彼此都比较熟悉了。 他的形象一般,但是很爷们,虽然彼此还没有真正的见面,但是聊起来还是有点 无忌。在他的再三要求下我于周六晚到了省会,找了家条件很好的宾馆,开了间 大床房,房间很是温馨,柔和的灯光 …

我与俄罗斯,蒙古,中国,朝鲜女人的性交史之我之最痛

她叫honey是和我发生关系的这九个女人中最特别的一个,因为她和我不象我和她们一夜情的关系,我们有四年情,并且为我坠过两次胎,最后她离开了我。   和她相识是在大学的校园里,开始我并没有注意过她,而作为回国留学生总是引人注意的,一天我收到她给的情书。   一月的一天,地点;我家,我试着脱下她的上衣,一对丰满的房澄现在我面前,她没有反对,只是紧闭双眼,我轻轻的 …

自慰沉沦

我叫小月,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OL,我要写出我从不会自慰到极度疯狂自慰的世界当中那一个历程。  我有一头深黑色的长发,168 公分的身高,34C 傲人的胸部,23寸的小蛮腰,但是戴着一副呆呆的眼镜而且穿得很保守,让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认为我是一个乖乖牌,而我一直都是,直到有一天……我住在一个自己租的小公寓里,平常的日子就是上班下班、逛街、看电影,而因为我太过文静, …

美丽的小曼差点让我染上梅毒

  本狼是83年的,05-08年从事销售工作,有女朋友,男人都是色的,再好的女人玩多了都没感觉,其实女人何常不是这样。  狼性诱使我加入了嫖客大军。开始是桑拿,后来觉得桑拿的妞妞太老,我喜欢20岁以下的,所以会光顾一些档次低的发廊店,因为那里才有可能找到十多岁的小鸡。后来有狼友告诉我重庆的砂舞文化原来重庆有很多黑暗的舞厅,里面充斥着14-60岁的女人,都是妓 …

我的太太叫小莉

我的太太叫小莉   我名叫阿吉,刚满25岁,我与我的太太小莉结婚三年了,除了一些小遗憾之外,我们有还算不错的婚姻生活。  大约是两年前,我和小莉有一些争执,她将所有的精力花在孩子身上,而冷落了我,就算她不陪孩子的时候,一周有三天她会去教堂做义工,这就是我和小莉起争执的原因。  小莉说她这堋做完全是出自一个母亲的本性,我说我也赞成她这堋做,但是起码得多留一点时 …

官兵一打叠云峰芸瑞夜探狼牙涧

????书接上文,那朱亮没把他看在眼里,认为白芸瑞无非是个小毛孩子,胎毛未退,乳臭未干,也就是仗着一股力气,能有多大能耐?你即使在你娘肚子里就练武,那才练了几天,敢在我面前撒野。朱亮按一般常理错估了对方,待他跟白芸瑞一动手,朱亮大吃一惊。这小孩儿武艺太精通了,发招利索,与众不同,朱亮闯荡江湖六十多年,什么战场没经过?什么高人没遇过?说实话,像白芸瑞这么快的刀 …

宾馆里的那些事

一千年一万年,也难以,诉说尽,这瞬间的永恒,你吻了我,我吻了你。——《公园里》 这是我迄今为止见到欧阳若雪后,听到的最具震撼力的一句话,虽然我知道她的意思,不过还是不敢相信的望着她,一颗心扑通扑通跟打鼓似的,而欧阳若雪在我炽热的注视下,脸蛋迅速变的通红了起来,虽然我俩都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但是这话由她口中说出来感觉却不一样,还是止不住的让我YY一阵。 我不是 …

帮老公偷来了儿子

  作者:不详   她,是有夫之妇,他是有妇之夫;她是一名会计,他是厂长司机;她貌美如花,他年富力强。我们暂且叫她芬,叫他强。   强,34岁,开的是一辆桑塔纳2000. 平日里跟着厂长大鱼大肉,好酒好菜,到处游玩,也乘机捞了不少外快,当然也免不了陪着厂长大人出入一些风月场所,俨然已成为厂长的心腹。   强的老婆和孩子远在美国,本性风流的他,又失去了家庭的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