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 15个相关结果

母女花

  “女儿长得这么漂亮,母亲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这样没品的女人,就应该让虎哥好好教导一下她才行,最好是身体力行,手把手的教导。”   虎娃义愤填膺的说道,心里却是在YD的思索着这样的问题。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已经开始打人家母亲的主意了,对付好人,他下不了手,但是对付坏人,他没有任何心里负担,以王晓梦的年龄,她母亲的年龄顶多就和刘美丽差不多,这个年龄,虎娃 …

坏女儿

  明天,妈妈和哥哥就要回高雄了,可是我已经不再是清纯的小女孩了。  突然觉得我身上流的是淫荡的血液,暗夜的恶魔。  在浴室里,我让热水一遍又一遍的流过我全裸的躯体。  我没有想过去洗净那乱伦的罪恶,或是早已在我的子宫内凝结的精液。  为的只是让爸爸更能尽情的享受我的爱液,让他不停搅动的舌头能够更深入我的子宫,更能欣赏女儿对他的奉献。  当他的舌头,不停地在 …

下乡到村里和乡亲们

  天亮了,我起来看见分队长还在睡,没叫他,把分队长整完的材料登记完毕。”什么时候了小胡,你怎么也不叫我。这多耽误工作呀。“分队长翻身坐了起来说道。  您瞧,分队长可不是昨天晚上的样儿了,又是一脸的正型。”您昨晚忙了一夜,那么累,应该多睡会儿。“我说道。您说我这瞎话编的,马屁拍的有水平吧”小胡,你赶紧把材料送到公社去。他们等着要呢。“分队长吩咐道。得!分队长 …

我与俄罗斯,蒙古,中国,朝鲜女人的性交史之我之最痛

她叫honey是和我发生关系的这九个女人中最特别的一个,因为她和我不象我和她们一夜情的关系,我们有四年情,并且为我坠过两次胎,最后她离开了我。   和她相识是在大学的校园里,开始我并没有注意过她,而作为回国留学生总是引人注意的,一天我收到她给的情书。   一月的一天,地点;我家,我试着脱下她的上衣,一对丰满的房澄现在我面前,她没有反对,只是紧闭双眼,我轻轻的 …

东莞乐

1、阿仁在特邀来港泰国师傅指点下,修练成了『金枪不倒』的御女奇术。他急于试一试自己的能耐,就约同肉林死党阿维,经过深圳到达了常平镇。当地朋友热情地款待他们两个,吃过晚饭后,就被接到一家宾馆歇息。 朋友问他们喜欢什麼类型的女人,阿仁表示无所谓, 要年轻的就行。阿维却想要玩一个处女。朋友也确实神通广大,居然找来了一个处女和两个不足二十岁的女孩子。 阿维话不多说就 …

潘妮吾妻

潘妮吾妻   昨天一早,我被我的太太声音吵醒了,小丽正准备去上班,我睡眼惺忪的听到她说:「别忘了,老公,我今晚下班後要和小惠出去,你的妈妈会去学校接孩子。」  我稍微清醒了些,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她回过头来大声说:「不一定,也许我们要去看电影或做什堋吧。」  我挣扎著起床,还好今天是星期五,我洗了个澡,穿上衣服,帮小孩准备早点,送小孩出门去上学後。我 …

【钱就是百分之百】(更新2)

作者:金丝边小眼镜 2018年5月17日首发于 论坛 字数:6217原帖链接:更新1链接:   (谢谢唯一回贴的兄弟,抬爱了)  虽然和樊小明股权争夺到了白刃战的阶段,许多决定需要刘启帆亲自拍板, 但他还是在申燕燕等一帮手下幽怨的目光中离开了公司,,今天是女儿刘甜甜期 中文艺汇报晚会,她已几乎每天都强烈要求刘启帆务必出席——下刀子也要来。  先到H市的家里换 …

【妈妈,所谓爱情(续)】(第十九章

作者:恋母少年 2015121原创首发 论坛  我的朋友,新月,你在哪?  刚走出小区,准备给秦萍打个电话,作为最好的闺蜜,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林 新月在哪呢,只不过是刻意隐瞒罢了!  突然,一阵凛冽的寒风,吹得我哆嗦了一下,呵!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林新月 在哪呢!老爸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不是笃定了我一定知道她 …

【低鬓蟑钗落】(完)

                       低鬓蟑钗落(1-11章。完全版)                                     作者:沈侨 首发:情色海岸线网站 排版:JZ5328                                       (一)                     电梯自下而上快速升起,只有我一 …

【诱拐】

              第一章 名取牙子                 A  父亲在我五岁时,因公司经营困难,和他的爱人一起从华严瀑布跳下自杀後, 母亲便辗转搬到各地,靠她一个人将我抚养长大。  母亲为了将我教养成品性端庄的女孩,一边在酒吧当女服务生,一边在明信 片公司工作,以维持生计,她常说,要和父亲这样的人,将年幼的我养大,是绝 不可能的。  我在 …

却是春梦一场

房间的外面是一片透亮,天空飘着几朵白云,冬季的阳光穿过窗棱,透过薄薄的窗纱照了进来。  「千惠,过来!把我的脚舔乾净。」爱玛一边蹬掉凉鞋一边说着,听见爱玛命令的千惠光着身子快速地爬到爱 玛的跟前,爱玛将光脚ㄚ伸到千惠的脸旁,千惠不由自主地弯下头舔她的脚,千惠伸出她朱红色的小舌从脚跟一直 舔到五根脚趾,足足花了十五分钟千惠舔完她的脚,嘴中满是爱玛脚上微酸的汗迹 …

婚前的两个女朋友

  高考后上大学期间,公车上鸡鸣狗盗之事仍然还在做,但有前车之鉴,已经不敢悄悄伸手去摸女人的乳房了,色情进程几乎停滞不前。由于专业限制,我们学校的女生少,而且长得漂亮的不多,我对她们兴趣不大。  大三的时候,我寒假回家,大年三十和朋友老明在他的一个熟人家玩,不经意间,认识了一个叫阿珍的17岁女孩。阿珍身材小巧,短发齐耳,瓜子脸上泛着青春少女的红晕,摸样很清纯 …

少年的偷摸

 少年的偷摸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女人的兴趣也越来越浓。今年春节老同学聚会,遇到我小时候的一个哥们,我们对过去当时那段担惊受怕冒险、刺激又冲动的合作经历,真的感到回味无穷。  十二、三岁的时候,我对同龄的女生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了,她们瘦小干瘪,没有女人水色,况且,我对女生没有长毛的逼,已经不再好奇,因为她们的逼和那些随时可能在我面前撒尿小丫头的逼,没有多大区 …

母女齐操

  旧社会生活在草原的蒙古族人,受条件的限制以及生活习惯的原因,大部分都没有洗澡的概念。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生活在草原的蒙古人,在旧社会时都长年累月得不洗澡,诸如王公贵族或者是很有钱的牧民,当年即使在冬天也是会经常洗澡的。而旧社会时生活在草原的蒙古人都是住的帐篷,因此他们有着一种很特殊的洗澡工具,牛皮做的浴缸。上一章提到了我去了趟外蒙古弄回来的那个牛皮浴缸,就是 …

人妻の放题

  经济不景气,半年前我给Canon解雇了。  我叫林健志Kenji,学历不差的,是个海外留学生,在関东群马大学毕业,修读社会信息学学士。毕业后回港第一份工作便在Canon,一做便做了十二年,今年已是三十四岁。  由於我精通日语,在Canon香港当国际业务部,跟日本总公司联络甚密,一直扶摇直上,解顾前已是位高级经理了。  廿四岁那年,Canon举办了个摄影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