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 15个相关结果

母女花

  “女儿长得这么漂亮,母亲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这样没品的女人,就应该让虎哥好好教导一下她才行,最好是身体力行,手把手的教导。”   虎娃义愤填膺的说道,心里却是在YD的思索着这样的问题。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已经开始打人家母亲的主意了,对付好人,他下不了手,但是对付坏人,他没有任何心里负担,以王晓梦的年龄,她母亲的年龄顶多就和刘美丽差不多,这个年龄,虎娃 …

在军队不容易

李师傅讲完加入“革命队伍”的故事之后,大家更加兴奋了,一个个的欲望都在脸上写得清清楚楚,今晚峰哥有得受了。 “那你们都是怎么进来的?”李师傅说道。“我看虎子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好得很,咋能有这么多人?”想必这个问题李师傅也在心里想了很久了。 “也许就是因为我对我们的感情太有信心了吧。大家也都知道,峰哥是个很被动的男人,可心的男人一弄他,就浑身发软,但是自己又有点 …

我性福的知青生活

  要说这辈子摊上的事儿还是真够多的,沟沟坎坎的总是断不了。咳!谁让咱命不济呢。  不过,躲过了坷坷跘跘的烦心事儿,日子总还是能平静的过下去。没有大富大贵,也没有大起大落,说真格的就是个平常人。说平常人的话,办平常人的事儿。  没成想这一辈子一恍儿就几十年过去了,稀里糊涂地真不知道是怎么过的。您说,老了老了也经常的想起点以前的事儿。要想起先前哪些个有意思的事 …

肉欲沉沦

比之西餐厅的有些昏暗的灯光,洗手间的灯光就要显得明亮的多。  没有人会 想到在女洗手间的一个不起眼的隔间中,一位衣衫不整、满面红晕的高贵美妇正 以一种四肢着地的羞耻姿势跪伏在一个男人的胯下。   天生丽质的美妇,即使年过而立之年,却依然是那样的美丽动人,岁月没有 在她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反而馈赠了她一身成熟美妇的迷人气质。   本该是一个高贵成熟、冷艳丰 …

匪夷所思的事情太多

  今天发生的事太过匪夷所思,让肖青璇都搞不清是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心灵上的悸动?这种淫药混搭着暗示手段,往往能让一个对感情忠贞不二的黄花闺女,在短短的时间内变成移情别恋的他人玩物。  肖青璇肚子里雷声阵阵,强烈的绞痛感充斥了她的身体,让她一股强烈的便意涌了出来,想要快些将这种感觉宣泄而出,可是四德先前塞的缅铃却堵住了这个出口,她的菊门虽是勉力的吐出两粒,却 …

农村娃进城

  “咋回事?”   刘虎娃惊悚了,想要伸手下去查看他的宝贝有没有事,手臂却被李香草一把抓住了,立刻,刘虎娃就感觉到体内的那股气息少了一些,却是沿着手指侵入了李香草的体内。   “我的亲娘咧,我怎么突然感觉到这么热?”   李香草惊呼一声,脸庞泛红,都要滴出鲜血出来,脑中的什么伦理什么廉耻都忘得一干二净,直接整个人钻进了虎娃怀中。   刘虎娃毕竟是血气方刚的 …

厉害的老丈人

????听到他如此兴奋的一句话,虎娃不由一愣,奇怪的看着刘殿德,心里有些打鼓,不知道他把自己举得这么高,又是唱的是什么戏。   “你不知道吧,花月的母亲,是咱们副省长玉山楼的亲妹妹。”   刘殿德笑着说道。你这次见义勇为的事情,我想咱们副省长现在已经知道了,你放心,他肯定会嘉奖你的。“   他说着眉目间的喜悦都快遮瑕不住了。   虎娃顿时明白了,他现在的身份 …

性爱随笔

???? 小J是楼下餐厅的领班,容貌姣好,身材瘦高,平时由于公司的接待应酬,我时常光顾,彼此慢慢熟了。  有次用餐间隙看到他们门面橱窗里像模像样地摆了套银餐具,正好她立在一旁,就和她聊了聊那套东西的来历指出应该怎么摆才符合。  她听得很入味,说:「这是老板叫放的,摆放有什么讲究她们也都不懂,没想到我懂这么多。」一来二去,很多事情她都愿和我说。  有天她问我能 …

嫖妓女的真实经历

那几年有大量的俄罗斯妓女涌入东北,其实可能也不一定就是俄罗斯的,也许是乌克兰啊、立陶宛啊什麽国家的,但我们是分不出来的。那时国産的小鸡我弄过有几十个,就想去尝尝鲜。 ??按照朋友的指引,一天下午,我独自找到了位于闹市区的一家酒吧。推开大门,一下子感觉强烈的阳光被我抛在了身后,进入了一个暧昧的世界。由于是下午,没有什麽客人,吧台的灯光下晃动着向个高挑的身影,散 …

坏女儿

  明天,妈妈和哥哥就要回高雄了,可是我已经不再是清纯的小女孩了。  突然觉得我身上流的是淫荡的血液,暗夜的恶魔。  在浴室里,我让热水一遍又一遍的流过我全裸的躯体。  我没有想过去洗净那乱伦的罪恶,或是早已在我的子宫内凝结的精液。  为的只是让爸爸更能尽情的享受我的爱液,让他不停搅动的舌头能够更深入我的子宫,更能欣赏女儿对他的奉献。  当他的舌头,不停地在 …

下乡到村里和乡亲们

  天亮了,我起来看见分队长还在睡,没叫他,把分队长整完的材料登记完毕。”什么时候了小胡,你怎么也不叫我。这多耽误工作呀。“分队长翻身坐了起来说道。  您瞧,分队长可不是昨天晚上的样儿了,又是一脸的正型。”您昨晚忙了一夜,那么累,应该多睡会儿。“我说道。您说我这瞎话编的,马屁拍的有水平吧”小胡,你赶紧把材料送到公社去。他们等着要呢。“分队长吩咐道。得!分队长 …

当官后的变动

  王梦此刻意识都已经模糊了,但是却本能的就想把这些东西给吐出来,但是却被虎娃把嘴巴狠狠地捏着。   “给我咽下去,不然的话,我他妈的弄死你。”   他恶狠狠的说道。   王梦一愣,或许是受了惊吓,竟然咕咚的一下咽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孙巧是兴奋的浑身都在颤抖,而花月则是满脸羞红,心里也十分的舒坦,因为她昨天也干过这个事情,也是被迫的,现在看着逼自己的人 …

隆起的脉动

  弘史在裤子上抚摸自己隆起而脉动的肉棒,在心里轻轻说∶《马上就放你出来获的自由┅┅》一只手仍巧妙的在静香的阴蒂上轻轻捏弄,用另一只手脱下自己的长裤和内裤。   从窄小的空间解放出来的硬棒,就好像有弹簧一样猛然跳出来,膨胀的几乎疼痛,而且从前端的小裂口流出一滴滴的露汁,从球状的龟头湿润了很粗的肉棒。   再一点,再一点┅┅弘史把看自己分神的视线,再度转回到静 …

妻子欺骗我

妻子欺骗我 小丽的反应相当明显,她问我朋友的名字,当我告诉了她时,她混身开始颤抖,她强自镇定的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眼泪也从她的脸上滑落,她把手放在她的脸上开始啜泣,然後带著呜咽的问我,我看到了什堋?我告诉小丽,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到了,她哭泣得更大声了。一分钟後,小丽问我,为什堋没有看到我?我告诉她,我原来不在房间里,当我回来时,她正在为人口交,同时也被人干,从 …

我与俄罗斯,蒙古,中国,朝鲜女人的性交史之我之最痛

她叫honey是和我发生关系的这九个女人中最特别的一个,因为她和我不象我和她们一夜情的关系,我们有四年情,并且为我坠过两次胎,最后她离开了我。   和她相识是在大学的校园里,开始我并没有注意过她,而作为回国留学生总是引人注意的,一天我收到她给的情书。   一月的一天,地点;我家,我试着脱下她的上衣,一对丰满的房澄现在我面前,她没有反对,只是紧闭双眼,我轻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