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不要啊】【159-162】【作者:弥雅】


  第159章 师父等着我
  “圣女大人真聪明,这样他们就不会伤到百姓了。”说书先生边扶着我一路颠三倒四的往前跑,还不忘了拍拍我的马屁。
  “额……”我抓紧他的衣服,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担心到了哪个房顶上不小心被他拽下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大人明鉴,我身手虽然不好,但是还不至於从房顶上掉下去。”刚说完他就脚下一滑,半边身子猛地後仰,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眼见着他要摔倒下去,却忽又以一个难以想象的角度重新立起来,气劲之大令我咋舌。
  “往哪边走,公主有主意吗?”
  我抬头看着前面,左边的不远处,再走几步,就是淫贼的小房子;而右边的不远处,大路的尽头就是左相府,师父们在里面。
  说书先生顺着我的目光向两侧看了看,问道,“您有主意了吗?其实我倒是有个地方,只是不知道公主……”
  “不必了,向右走,去左相府吧。”还是先去找师父吧。
  “是。”说书先生的性格好像很随和,他听完了以後二话不说就拉着我向右边走去,几个跑到房顶上的追兵已经被远远的落在了後面。
  “圣女大人,左相府怕是不太安全,我怕那边会有兵马等着。”
  “我知道。”可是师父们在那里呢,我现在的心已经完全乱了,圣女的事情好像让所有的人都对我有所图,除了本能的相信师父,我不知道还能怎麽做。
  说书先生跑得速度很快,比上次见面的时候还要快得多。我身上刚刚那些清凉的力量好像渐渐的消散了,身体中插着的那个东西胀大摩擦着双腿,一股难言的感受在身体里弥漫起来。
  “嗯……”下体里那东西活过来了……
  它突然的扭动让我忍不住哼了一声,说书先生扭头问道,“圣女大人怎麽了?”
  “没事,继续走。”我咬紧了牙关,开始後悔刚刚在轿子里没有拿出去这个东西。现在跑动起来在身体里感受越来越明显,摩擦让内里开始大量的分泌蜜汁,然後又如之前一样胀大,再加上里面如同有生命般的无数绒毛不停的蠕动,让我几乎要尖叫出声。
  马上就要到左相府了,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那里没有追兵,幸好。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可以到了。回头看,後面的追兵还远远的跟着,我提足了力气,让自己不要掉下去。
  “啊啊啊……哎哟!”正在此时说书先生却脚下一滑,高叫一声拉着我掉到了一个院子里。
  “啊!”我闭上眼等着自己掉到地上,却被稳稳的抱在他的手臂上。
  “圣女赎罪,我们换一下衣服。”
  “啊?”
  “快些,我去引开追兵!”
  “那你……”
  “放心,我肯定跑得开。”说着他就开始脱起了外袍。到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麽多了,我左右看了一下,跑到院子里晾晒的粗布被面後边,将外套脱了下来,递了过去。
  一只手接过了衣服,又将我的衣服拿了过去。
  “公主,头发,快!”啊,对,我的头发,伸手将头发上大大小小的金钗扒掉,将一头长发藏在了衣服後面,又将他递给我的粗布衣服穿上,把破帽子带上。他的身材高大,这身衣服本来就穿着小,好像不是自己的。所以我穿上的时候只是把袖子和裤腿挽了两圈,还勉强能穿的出去。
  出来以後想问他怎麽样,却不禁失声──他把人皮面具摘掉了,头发也散开了,没想到多变的面具之下,他的长相竟然这麽美。
  如同小鹿一般黝黑湿漉漉的大眼睛,挺翘的鼻子红润的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常戴面具的原因,脸上的肌肤白皙的有些病态。他的身材与师父们相比还算纤细些,穿着我宽大的紫色的华贵礼服,除了手臂从两边露出了一大块其他地方都还可以接受。此刻他散着的头发柔顺的垂在双肩,竟然有一种雌雄莫辨又可怜兮兮的美。
  啊啊啊……不是欣赏美男的时候啊,我找回自己的声音,问道,“先生,你看我像不像。”
  “差一点。”与长相不相符的嘶哑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他费劲的拉过短得要命的袖口低头擦了擦我的嘴唇,又将手中的面具帮我贴上,说道,“这样好多了。来不及了,我先走,我往左边跑,引开他们你再走。你从小巷走,小心。还有啊,面具不太合适,小心别掉下来。”
  “嗯,你也小心。”不再废话,时间真的来不及了。说书先生飞身上了房顶,从背影看真是婀娜多姿,那飞跑的姿势竟然跟我一模一样,学得还真像。跑到一半他忽然转身,因为有风飞扬的发丝将半张脸挡住了,但是那样曼妙的姿态真是有种倾国倾城的感觉,比我这个公主更像公主。
  “公主大人莫跑,皇上命您回宫!”後面的人远远的大声喊着,看样子已经随着他的脚步跑了过去。
  听到外面没有什麽声音了,我赶紧从院子里跑到小巷。因为追兵的原因还有很多百姓也在匆匆的往家里赶,我混在他们之中低着头,又带着他的面具,应该是安全的。
  随着人群走到了巷子尽头又向右转,大街的尽头就是左相府了。我匆匆的向那边走去,因为夹着那样的东西脚步有些一瘸一拐的,难言的感受让我想要大叫,可是想到师父们就觉得好了些。师父等着我,我来救你们了。
  第160章 绣楼的秘密
  左相府的大门紧闭,门口外几个家丁模样的人把守着,四周不时有百姓绕道跑过,看样子也是刚才在朱雀大街上被赶走的人。
  我还没走近就被家丁们赶到了一边,“那边去那边去,没看见这是哪吗?”
  “我……”刚想说话才想到现在是男人的脸,连忙换了粗点的声音,“我要找左相大人。”
  “就你?”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後就哈哈哈的笑起来,那家丁推了我一把,我侧身躲过,“哎呦喂,还会点功夫呢,来来来,各位一起上,我看看这小娘娘腔功夫怎麽样!”
  “你!”怒火蹭的一声上了头,虽然身子不舒服,但是受到这样的侮辱我实在咽不下气,正要上前与他们打,却被一个人拉住了胳膊。回头一看,是个手举着算卦招牌的老头,“年轻人,莫与官兵口角啊!”
  我回头看了看他,猛然想起现在应该做的是尽早混进左相府,那老头又跟官兵说了两句好话,官兵好像认识他似的,看了我一眼吐了口唾沫,跟他说,“今天就看在神算子的面子上饶了你,以後长点眼。”我压制住胸口的怒火谢了那位算卦师父,想着转到相府後院那边直接跳进去,却被那位算卦师父拦住了,“小哥留步!”
  我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他走进了才低声说道,“借一步说话。”我看着他不像坏人,刚刚又帮过我的忙,不好意思拒绝他,只好忍着难受跟他到了府侧的一个僻静处,他低声说道,“观小姐面相,真是龙章凤姿,若是小姐听我一言,以後的日子必定一帆风顺、心想事成。”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他捋着山羊胡子,很是自信的看着我,这老头竟然能够看出我是个女的,还挺厉害的。可是不对啊,他说我的面相,我现在的脸是人皮面具啊,这个……我看着他说道,“先生若无他事我还有急事要做,就此告辞。”
  “唉,小姐……”算命先生拉住我的袖子说道,“小姐今日的凶位在东南,吉位在正北,此去相府,恐怕有不吉之象。”
  “这位大叔,我没钱打赏你,您还是跟其他人去算命吧。”老头一会儿吉一会儿凶的听得我脑子都晕了,而且下身那边难受的简直要疯了,真没功夫跟他说话了,於是抱拳说道,“告辞!”
  “唉,命啊!”那算卦师父说道,“罢了罢了,小姐要找的人在最东南,是大凶之向啊!”说完就捏着胡子摇着头叹着气走了,我还不信了,这世上真有那麽灵的算卦先生吗?
  不再耽误时间,我忍着不适匆匆绕到了相府的後花园,後花园再往後就是一个宽大的巷子,小门紧紧的关着,整个巷子里也没有什麽人。
  我向两边看了看,脚踩门口的一个小石狮子飞身上了院墙,目光扫过又立即跳到一株高大的垂柳上。相府这後花园还挺漂亮,半个院子大荷塘中粉荷株株挺立,田田的荷叶迎风飘摇着。放眼望去,整个院子的四周是曲折的抄手游廊,荷塘的对面是一栋二层的绣楼。那个绣楼,恰好是在院子的东南面。
  鬼使神差的,我向着那个院子的方向跑去。快到那里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股奇怪的声响,好像有女人在尖叫哭泣,也有男人满足的呻吟。某些声音无比熟悉,熟悉到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方以旁观者的身份听起来,有种违和的错位感。我的脚步不听我的话,循着那声音走了过去。
  绕过抄手游廊尽头的几株垂柳,就来到了绣楼的门前。推开虚掩的木门,迎面是怒放的牡丹花丛,花丛的正上面是大敞开的一排雕花窗户,窗户旁边是向外撇出的美人靠。声音更加大了。
  我咬牙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强忍着身子的不适拾阶而上,一楼雕花的木门也是虚掩着的,轻轻推开以後,迎面看到的是一套上好的楠木桌椅。桌子上放着一个茶壶两只查杯。绣楼的南侧是一面表着茜红色纱窗的雕花窗户,窗户的正下面是绷着白缎子的大绣架,缎子上已经绣好了大半幅鸳鸯戏水图。绣架的对面是一把上好的古琴,琴边的香炉上还有半柱香,怡人的香气在夏风的吹拂下嫋嫋的飘散在屋子里。
  最右侧就是一排木质旋转楼梯,走到楼梯前面的时候,那交叠的声音已经好似在耳边那样清晰。
  我已经快要走不动了。下身几乎胀大到无法迈步的地步,走上楼梯的时候更是难受的紧。咬牙扶着光滑的栏杆,缓缓的、一步一步的向上走着。
  “啊……饶了……奴家吧……快要不行了呀……啊……”那女子哭喊着高声呻吟,那声音中饱含着痛苦,还有痛苦到极致的欢愉,这样的感受,只有经历的人才能体会的到。
  “啪啪……”响亮的声音随之响起,那女人尖叫了两声,好像喘不过气,但是又喊道,“啊……好舒服……大人轻些呀……打的奴家……好舒服……”
  “浪货,这就舒服了吗,嗯?那这样呢……”啪啪的水渍声开始变得快速而猛烈,那女子一叠声的浪声叫喊着,哭泣着,随後是一阵劈哩排啦的摔打声,又是!当一下,随後就是那女子更大声的哭叫。
  我一步步向上走着,先是看到地面上乱七八糟的笔墨纸砚等东西,看样子是刚才被扫掉的,再往上是以一个女子半裸的身子,她被迫趴在一张八仙桌上,雪臀高高的翘起,背後的男人穿着白色的华贵衣装,大手按住她的雪臀不住的揉捏,而下身不停的来回撞着。
  那女子的手费力的伸着,攥着正面前男人那根粗大的肉棒,边揉捏边随着身後男人的动作大声的尖声叫着。
  正对着楼梯的男人仰头闭目,好像非常享受她的伺候,那一向柔和的面容不知道怎麽的,看着那麽别扭。所有人都很投入,没人注意到我的到来。
  走上的最後一阶楼梯,我无力的滑坐在地上,眼中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滴滴滑落下来。
  第161章 绣楼的秘密2
  “犀儿来了……”熟悉的冰凉声音响起,我猛地反应过来,起身想要跑下楼去。
  也许是因为下身那处胀的太大,也许是因为心里太过难受,猛地起身之後眼前一阵发黑,勉强向下迈了两阶脚下一空,失控的跌了下去。其实并不是没有功夫,可是那一瞬间却忽然闭上了眼睛,任由自己向地面跌落。心里面只是觉得如果一时间死了,也是好的。
  可是预想间的坠落并没有到来,已经被折磨的滚烫的身子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里,无比熟悉的体温让身子本能的有了反应,可是此时的我却没办法忍受他碰我──师父,我的温离师父,刚刚在我面前跟一个女子亲热。
  “放开我,让我走。”从背後伸过来的手臂紧紧的从身後抱住我,我哭喊着挣扎,却没有办法摆脱他的钳制。刚刚全凭着一份救师父的意志硬撑着,可是上来以後却看到了这样的情形,原本坚定的心情被轻易瓦解,刚刚被压制住的东西腾的弥漫到骨血里,扭动和强硬的钳制让那样的感受该死的清晰。
  温离师父身材高大,力气也大,一只手臂拦腰夹住我,转身腾腾腾的向上走去。我一路上又是尖叫又是拍打,却苦於力气小根本就不具有任何的威胁。
  上来的时候,淫声浪语仍旧不绝於耳,并且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被师父夹上来的时候一直是头向下的姿势,泪水不停滑落的眼前只有晃动的地板和混乱不堪的笔墨纸砚,仿佛在向我昭示着,我的两位师父是多麽享受跟那个女人交欢。
  身子被背向着温离师父抱起来,他竟然转过身,让我正对着那张八仙桌。桌子上此刻趴着赤裸的女人,她的长发散落在桌子两旁,闭着眼睛张着红艳艳的小嘴不住的高声呻吟,露出白皙的脊背和臀部因丰腴而更加具有女性的魅力,两片肥厚的臀瓣被我的师父温涯钳制着,边揉弄着边以他的肉棒猛烈的抽插。他甚至没有看我一眼,只是专心的享受着那个女子带着他的无上欢愉。
  “怎麽,想要了?”温离师父说罢,并没有等我回答就一手抓住我穿的粗布裤子,猛地向下一扯。外面的灰蓝色粗布连同里面洁白的亵裤被大掌无情的一把撕开,灼热的臀部猛地暴露在外,已经胀大到我拳头粗的假阳具一览无遗。
  “哇……”意识到自己到底露出了什麽,再也受不住的失声哭出来,不要这样……为什麽会这样?在他们玩弄别的女人的时候,看到我被别人玩弄的痕迹。
  “浪货!”温离师父双手掐着我的腰将我半举起来,说话的时候灼热的气息吹到了雪臀中间的缝隙里,让我全身都哆嗦了。“这麽粗也吃的下,真是够浪的,要是小屁眼这里在插进师父的棍子,犀儿要快活死吧!”
  “不要,师父……”我抽噎的挣扎,本就十分宽松的两条裤子连同鞋子一并落在地上,整个下身都是赤条条的了。
  “还说不要!边说边把衣服都脱了,还被别人插了这麽大的东西,不要?”温离师父的声音带着浓厚的情欲气息,灼热的让我身子都哆嗦起来了。
  “求你了,不要这样,不要……”双手无力的抓着他的大手,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身子像是被火焰全然吞噬,可是感情上却完全不想要这样的被占有着,我的另一个师父,还在我面前玩弄着别的女人。
  “小犀儿这样的浪荡女孩怎麽会不要,你看看,连乳尖都硬了,小屁眼也一直在缩,这是不要吗,嗯?”闻言我有些愣住了,乳尖都……硬了吗?这样子的情况下都能在师父面前硬了,所以我真的是很放荡的女孩吧?抽泣着低下头,目光之下两个娇俏的乳房确实已经挺胀起来了,根本没有被玩弄都硬成了那样,在师父的臂力下悬空晃了晃都会有痛感,那是希望被玩弄的空虚之痛。
  “啊……”悬空的身子猛地向下,师父抱着我的身子向下,片刻之後一只手指猛地从紧锁的菊穴口插入,我失声尖叫,猛烈的哆嗦起来。
  我被温离师父从身後抱着,以赤裸的下身、塞进拳头般大的假阳具的小穴面对着玩弄女子的温涯师父,因一路上隐忍不发的情潮在他男性气息下早已要喷薄而出,面前淫乱的景象让我气恼但是更让我身子饥渴难耐,手指弗一插入就险些泄了。此时猛烈的一击并不是想象中的疼痛,他手指上似是带着什麽滑润的东西,插入之後就在娇嫩的肉壁上胡乱的涂抹,最後手指噗的一声退出後,连小口的褶皱也没有放过,一点点的涂着。
  我边哭边咬唇不让自己叫出来,两只小腿怎样挣扎都没有用,温离师父惩罚般的缓慢涂抹,让我整个人都要疯了。等他终於停手的时候,桌子上趴着的女子已经尖叫着到了又一个高潮,淫靡的液体顺着他们的交合处不停的滴落,八仙桌的桌沿上、地上,到处都是濡湿的痕迹。
  温涯师父噗的一声拔出他的肉棒,他没有射──在这样的时候他总能控制的很好,在这一点温离师父也是一样,所以即便他的肉棒已经硬到杵在我的腰上,他还是能够耐心的以手指玩着我的身体。
  第162章 绣楼的秘密3
  温涯师父终於偏头看了看我,他缓缓的走进我的身边,肿胀粗大的肉棒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温离师父还在後面揉弄着被擦了东西的菊穴,我偏过头,不想再看温涯师父那张俊美的脸。
  走到身边以後,他伸过手抚摸到我的脸上。身子轻轻一颤,那样温柔让我有些意乱情迷,但是又让自己清醒过来,他的手,刚刚摸得的是别的女人。
  然而终究是我自作多情了,师父的手缓缓移动到耳侧,一把撕下了我的带的人皮面具,拿在手里看了看。嘴角的微笑渐渐淡去,他说,“做得这麽好,是哪个人给犀儿的?”
  我没有说话,继续看着一侧。他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最後挥手一扔,轻薄如纸的面具飘飘悠悠的落到那堆笔墨之间。
  “为什麽?”我抬头看着他转身向前走的背影,问道,“师父,师父为什麽要这样?”为什麽要在我面前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他停下脚步,转身笑看着我,问道,“犀儿数不数得过来,自己一共有过多少男人?”
  我呆住了,嚅嚅的说不出话。是啊,作为女子我有过那麽多的男人,又有什麽脸要求师父们不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真是好笑啊。
  “让我走吧,求你们了。”我不再挣扎,咳了一声咽下了喉头涌上来的一股腥甜,说道,“我不想看,一点也不想看到。”
  “外面很危险,犀儿今天还是在这里呆着吧。”原来他们已经知道了外面的事。温涯师父说话间已经到了那个女子的身後,她因为刚刚的高潮累得气喘吁吁,像一滩软泥般趴在桌子上。
  “我不想看,让我走!”我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温离师父的钳制,随後向着二楼的窗边跑去,还没跑出两步就被人拉住了手,一下子大力掼到了窗边的美女靠上。
  “犀儿想光着身子出去吗?嗯?”已经出汗的脸和胸都紧紧的贴在了美人靠上,被挤成了不堪的形状,我努力的晃动着身子,却没办法挣脱。身子下面的东西因为这样的挤压更加明显,连带刚刚被擦了东西的菊穴也开始寂寞难受起来。
  偏头的时候看到外面的院子,我猛地一抖,想到自己下面根本就未着寸缕,连忙说道,“让我回去。”
  “原来犀儿对这样的地方才有感觉。”背後的师父的大手开始在後背上来回的摩挲,一只手捏住了一边的臀瓣,大力的拉开。身子猛的一震,他真的要在这里吗?
  还没等我来得及说话,粗大的肉棒以我根本没有想到的力量猛的进入了菊穴里,眼前一阵昏黑,脑子嗡的一声,我忍不住尖叫出声。
  被强硬撑开的身子被他大力的提起,以粗大的肉棒大力的顶着,一条腿配合着他的身高被推到上面,另一只脚悬空无力的垂下,根本就碰不到地。双手被迫抱住前面的美人靠支撑着身子,我强忍着身子的一波波快感求师父将我放下。
  师父掐着我的腰向里硬硬的一顶,我呜咽一声,指甲几乎抠进了美人靠里。
  下身有蜜汁源源不断的将粗大的肉棒撑大,而师父粗大的肉棒直直捣进里面,将整个下体挤得要坏掉一样,那中间的薄肉都快磨破了。
  “别夹得这麽紧!”温离师父大手将两片臀瓣大力的向两边撑开,下身费力的开始前後抽动,後穴被抹了润滑的东西,虽然胀的要命但还是被迫紧紧咬着吞吐,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了那个地方,咬唇不然自己叫出来……这里,只要声音高一些就会被外面的人听到啊。
  “唔……夹得真紧,小屁眼比第一次还紧,是因为在外面吗?浪货!”温离师父说罢便俯身,将圆润的耳珠含在口中以唇舌玩弄着,喘息的声音直直的挠到我的心底,让我的灵魂都跟着颤栗了。他掰过我的脸强让我张开嘴,将舌伸入我的嘴里,配合着下身的动作一下下的戳刺。
  “唔……唔……唔……”我难耐的扭动着身子,却让已经肿硬起来的乳尖蹭到了美人靠上,酥麻的快感猛的贯穿到了头顶,我失声呜咽,再也忍不住的到达了高潮。
  身子猛烈的颤抖,感觉小穴里又喷出了无数的水,被那个东西尽数吸了进去,又胀大了几分。本来高潮已经让身子空虚的不行了,那个东西又变大,我觉得整个身子都被贯穿了,紧绷的小穴想动也动不了。  身後的桌子响了一声,女子的娇吟声传来,温涯师父又开始玩弄那个女人了。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他竟然抱着她缓缓走到了我的身边,在我脸对着的那个窗子边上将她放下,然後以跟我一样的姿势让她抱住美人靠,大手一提将她举到菊穴跟他肉棒等同的高度,抵在了两片臀瓣之间。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