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屠龙记】(第二部高中篇)(第十章巢穴)


  第二部高中篇第十章巢穴
   枫华小区,是一座高档商业住宅区,就位于枫华中学大门的马路对面。由于
  城市整体房价本来就高得离谱,小区的物理位置又极佳,因此这里的房价自然更
  是高不可攀。连一般的有钱人都只能望而兴叹,普通老百姓干脆连想都不敢想了
  ……
   焦急万分的袁小松风风火火地找到了短信上标明的高耸塔楼。站在空无一人
  的电梯里,看着屏幕上的数字一点点增长,年轻男孩的心中开始不免有些紧张和
  害怕……
   黑漆漆的厚重防盗门上,烫金的1801四个阿拉伯数字此时在袁小松看来
  格外刺眼。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小心翼翼地试着开门,却发现门被锁住了。
   事已至此,别无选择的男孩哆嗦着抬起手,用力敲在门上。
   过了一会儿,原本寂静无声的大门另一侧传来了由远而近的,拖鞋独有的踢
  踏声,而且并不沉重——说明来人体重较轻。
   声音到了门前戛然而止。紧接着猫眼闪过一丝光亮,随后只听一阵喀嚓喀嚓
  的声音。在男孩的忐忑不安中,结实的大门缓缓打开……
   「啊~~~~!!!?是你~~~~!!!?」看清对面之人的容貌后,袁
  小松震惊得倒退了一步。
   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年芳十七岁的高挑妙龄少女。
   单薄性感的吊带睡衣,遮不住她火辣曼妙的身材和高耸浑圆的酥胸;雪白的
  肤色中透出一抹红霞;乌黑的长发随意地垂在肩后;戴着时尚眼镜的美丽俏脸上
  写满了妩媚和得意。
   这个少女,他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
   如果不是那个耻辱的夜晚;如果不是被她强行骑在脸上;如果不是被她强暴;
  如果不是被她将体液灌入嘴里……他没准还会喜欢上这个表面温柔沉稳、头脑聪
  明又懂得体贴人的漂亮姑娘呢……
   是的,他永远也忘不了她——校舞蹈队的副队长,也是这个美少女帮派中身
  材最好、最美丽的女孩之一,枫华中学的第二把交椅——陈静!
   「小松,我真的很佩服你呢~~为了心爱的姑娘只身犯险,连我都有些被感
  动了~~!」含情脉脉的美目缓缓地上下打量着袁小松的身体,眼神中透着本不
  该属于她这个年龄的,说不出的娇柔动人。
   可是这眼神落到袁小松心里,却是极为别扭。此时的男孩根本无心欣赏她的
  美,他紧紧地攥住拳头问道:「苏婉婷在哪儿!你把她怎么样了!」
   听到「苏婉婷」三个字的一刹那,一道寒光在陈静秀美的瞳孔中稍纵即逝
  ……
   突然,袁小松的双眼再次瞪大!
   因为他听得清清楚楚:从她身后的房间内正不停地传出女人舒爽的呻吟叫床
  声!
   「婉婷!!!」如遭雷击的男孩仿佛红了眼的野兽般,从眼镜美少女的身边
  一闪而过,冲入房内。
   这是一所坐北朝南的超大户型三居室,装修精致不说,各类高档家具和昂贵
  电器更是一应俱全。温暖的阳光透过挂满女式内衣和精美服饰的大阳台照射进来,
  整个房间内弥漫着一股青春少女体香和高级香水的混合味道——很显然,这里住
  人不是一天两天了。
   心如刀绞的袁小松冲进宽敞明亮的大客厅,却没有看到他想象中的——天使
  被人摧残蹂躏的地狱般景象,而是意外地看到了另外两位让他曾经神魂颠倒,却
  又不愿面对的绝色少女:
   上身一件雪白色紧身小背心,下身一条将将遮住屁股的超短热裤——陆晓丹
  将双腿大剌剌地分开,反向跨坐在一张餐椅上。
   和去年相比,此时火辣美人的身体线条似乎又柔顺了许多:肌肉感淡薄了不
  少,挺翘的丰臀、浑圆的大腿更有女人味;再加上大片大片裸露的小麦色肌肤在
  阳光的映射下泛出上等丝绸般美丽的色泽,使得她秀色可餐的身体充满了野性女
  人独有的致命吸引力。
   花季女孩似乎正在看电视。她懒洋洋地趴在椅背上,惬意地把玩着自己乌黑
  的长发,仿佛一头高傲的美洲母豹正在静静地等待着送到嘴边的猎物……
   而只穿了一件粉红色短款连衣裙的金发美少女则横卧在沙发远端的太妃椅上,
  单手支着头,和陆晓丹一起盯着电视屏幕。
   由于连衣裙的布料实在少得可怜,白天鹅修长的四肢、纤美的玉足和大半个
  乳房全都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可她却毫不在意,相反两条性感惹火的大美腿
  更是弯曲成勾魂摄魄的曼妙弧度……
   但最要人亲命的是:由于人种及久未修理的缘故,叶卡捷琳娜的全身——藕
  臂、玉腿和酥胸上均长出了一层浅浅的、细密的金黄色体毛,在阳光的照耀下显
  得无比性感诱人。
   看到袁小松后,两女的美目猛地一亮,紧接着脸上泛起朵朵红云,嘴角也不
  经意地扬起一丝放荡的微笑。
   两人中间的沙发显得很空,显然那里是刚才陈静就坐的位置;客厅中央是一
  张茶几,上面摆放着五个玻璃杯,每只都盛着半杯透明液体;杯子旁边则放着一
  盒包装很精致的大蛋糕;而正对面是一台和播放机连通的大尺寸液晶电视。
   让男孩心急如焚的叫春声,正是从电视中发出的。
   袁小松扭头一看,只见屏幕中正在上演一场无遮大会:几个赤裸风骚的日本
  女优正在轮流和男优接吻,并争着为他口交;其中一个性急的女人将男优的肉棒
  吮吸到硬后,便抢先一步淫叫着跨坐上去;紧接着,另一个女人不甘人后,也用
  性器堵住了男优的嘴;另外几个女优则来回抚摸他的身体……
   看到此情此景,袁小松心里不禁一沉。
   一方面,这段视频又让他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另一方面,知道苏婉
  婷落在这几个女孩手中,他不禁担心她会不会也遭到了和自己当晚同样的下场…
  …
   同时,袁小松也在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那些受过专业训练的
  女优演绎出来的呻吟声仿佛有魔力似的钻进了他的四肢百骸,配合着让人血脉贲
  张的淫靡镜头,使他全身的血液迅速流到胯下,大脑中的理智也慢慢地被一种无
  名的燥热和冲动所代替……
   但最让他诧异的是:如此不堪入目的画面,如此积毁销骨的春声,眼前的两
  个高挑女生却欣赏得津津有味,脸不红心不跳,竟然一点看不出少女本该有的羞
  耻!
   奢侈的房间、淫秽的影碟、暴露的穿着、放荡的表情……
   曾经无比屈辱的经历加上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不禁让袁小松开始从心底对这
  几个外表靓丽火辣的女孩子产生了严重的误解、鄙夷和敌视:
   果然……
   她们果然是那种女生……
   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过,有的中学女生生活非常不检点,不仅和男生乱搞,还
  用身体换钱……
   没想到,这样的人就在我的身边……
   她们在这里和多少男人上过床……
   她们在学校里又玩弄过多少男生……
   不过,婉婷和她们是完全不一样的……
   婉婷……
   糟了!如此看来那条短信真的是她们发的!
   她们和苏婉婷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而且看这个样子,如果婉婷真的落入她们手里,那后果……
   就在袁小松的脊骨一阵阵发冷的时候,陈静已经将房门彻底反锁,又缓缓地
  来到他的身后……
   「呵呵~~!小松,我们早就跟你说过~~如果你早一点听我们的话,你的
  高中生活也会变得非常『滋润』的……」眼镜美少女还以为眼前的穷小子被房间
  内的豪华和气派给镇住了,兀自得意地炫耀着,却做梦也没想到——不清楚这些
  女孩背景和财力的袁小松已经把她们几个想象成了出卖肉体的失足少女。
   「怎么样,我们的『小窝』还不错吧!哼哼,那种又吵又乱的集体宿舍我才
  不要住呢!」小麦色美女得意地帮腔道,「还是这里舒服,而且自由!不用整天
  听父母烦人的唠叨!虽然一般人别说买了,连租都租不起;但是这点钱对于我们,
  尤其是卡佳来说却根本不算什么!」
   说着,她和闺蜜相视一笑——原来,这间三居室是叶卡捷琳娜财大气粗的父
  母几年前为宝贝女儿上学而专门购置的——国外的家长都会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
  开始培养他(她)的独立生活能力。而大方的卡佳则和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张青青
  她们有福同享,将此处作为黑巫女一族的秘密基地及安乐窝。
   袁小松猛然想起:难怪上次舞蹈大赛的那天早上,她们四个从这个小区出来
  ……
   陈静微笑着撇了陆晓丹一眼,又说道:「而且只要你肯加入我们,我们就可
  以为你『办理入住手续』,让你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有资格进入这所房间
  的男生……咱们也可以一起『玩』,玩各种很好玩的『游戏』……可是你却偏偏
  不识好歹,否则咱们也不会像上次那样……」
   见男孩没有反应,眼镜美少女不以为意地从后面贴上他的身体,用饱满的酥
  胸轻轻地摩擦着他的后背,同时将娇嫩的红唇凑到他的耳边呢喃道:「不过,那
  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今天我们请你来,就是想和你重归于好……」
   一双玉臂慢慢地将袁小松的上身环绕,芊芊玉手如蜻蜓点水般爱抚着他微微
  颤抖的身躯,感受着久违了的触感。
   陈静的本意是诱惑、是勾引;是希望让袁小松重新想起那天晚上欲仙欲死的
  感觉;是想在将袁小松诱至此地后,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忘记自己的最初目的,沉
  迷于她们的温柔乡中乐不思蜀,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可是,一向精明得可怕的她,这一次却犯下了三个严重的错误。
   首先,她天真地以为袁小松像那些AV中的男优一样,看到女人就像发情的
  公驴一样除了做爱和射精别无所求;
   其次,她对那次地狱轮奸之夜对他产生的毁灭性打击严重估计不足;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她没有想到,此时在正直男孩的心底,只有一个女
  孩的立足之地。
   而那个女孩,名叫苏婉婷……
   袁小松咬了咬牙,用力挣脱陈静的怀抱,又转过身来恶狠狠地蹬着她,一字
  一句的低吼道:「陈静,别再演戏了!我再问你一遍!苏婉婷,在哪儿!!!」
   陈静一愣,仿佛不认识他似的将男孩重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就连旁边一
  直稳坐钓鱼台的陆晓丹和卡佳也不禁站了起来。三个女孩再一次将袁小松围在中
  间。
   一脸寒霜的陆晓丹率先按捺不住了:「哼~~苏婉婷苏婉婷!一听这名字我
  就来气~~!告诉你吧!她,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袁小松大惊失色。
   发自内心的震惊和关切写在朴实男孩的脸上,让看在眼里的三女心中更加不
  是滋味。
   「小松~~难道,难道你的心里就只有那个叫苏婉婷的女孩吗~~!?难道
  我不如她漂亮吗~~!?」金发蓝眼、白皙迷人的叶卡捷琳娜一脸醋意,仿佛被
  丈夫戴了绿帽的委屈小媳妇般不甘心地追问道:「你好狠心~~!那天晚上,其
  实最舒服的人不就是你吗~~!!!难道你把我们姐妹几个全都玩了个遍之后,
  就对我们失去了兴趣,再也不理我们了吗~~!?呜呜呜~~~~!!!」
   「没错!袁小松,当初我们真是看错你了!」陈静抓住话柄继续说道,「本
  来以为你是个不错的人,我们才真心实意地想和你交朋友。可没想到你这么不负
  责任!三心二意,喜新厌旧!玩弄了我们几个还不知足,现在又和别的姑娘勾搭
  上了……」
   「就是的……」
   「……」
   「你,你们!」袁小松的脸涨得通红,已经快被女孩们的强盗逻辑气糊涂了。
  可偏偏这些话从她们嘴里用又委屈又痛心的语气说出来,让他一时间又不知该怎
  么反驳;仔细想想吧,好像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够了!」男孩大喝一声,又掏出手机将那张照片展现在她们眼前,「我就
  问你们一句,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呵呵呵~~这个啊……」看到这张「杰作」,女孩们不禁得意地掩口娇笑。
  只听陈静神神秘秘地说道:「很简单,等一下给你表演一个小小的魔术……」
   说罢,眼镜美少女从卧室取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并打开硬盘里的一张图片。
   「这,这是!!!?」袁小松大吃一惊:只见屏幕上突然蹦出的赫然是一张
  苏婉婷入学时提交的电子证件照。
   紧接着,陈静轻车熟路地打开Photoshop,并载入这张照片,又经
  过一番噼哩啪啦的操作之后,只见照片中的清纯女孩仿佛被现场毁容般:先是头
  发被弄乱,脸上又浮现出一块淤青,嘴角溢出血丝,脖子以下更是直接和另一张
  裸女的图片天衣无缝地拼接在一起……
   不用等她进行到最后一步制出成品,袁小松就已经彻底了解了整件事情的来
  龙去脉。虽然他还有很多地方不太明白——不明白这张照片是怎么落到她们手里
  的;不明白她们是通过什么手段隐藏来电号码;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苏婉婷的手机
  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但此时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苏婉婷并没有遇到危险……
   男孩心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又无奈地看了看三个恶作剧成功后一脸小狐狸
  般得意表情的女生,默默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慢着~~!」陆晓丹一个箭步拦在他身前,「哼哼哼~~小松,你以为你
  能就这么轻易地离开吗~~」
   「你,你想怎么样~~!?」袁小松刚放松下来的全身神经顿时再度紧绷—
  —他心里很清楚,既然陈静敢向他说明这是一场骗局,就表示之前的一切精心策
  划只有一个目的:为了让他只身进入这间屋子——而这个目的,现在已经达到了
  ……
   影碟依旧在播放,立体声音响里依旧不停地传出女优们的呻吟声,袁小松心
  底已经隐隐猜到了她们想干什么。但是,他始终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她们如此无
  法无天,不敢相信她们竟然还不肯放过自己……
   而且,此刻从她们一脸轻松的神情看来,这三个野性狡猾的高挑辣妹有十足
  的把握能将他留下……
   男孩不禁有些疑惑不解:
   陈静的个头比我稍微矮一些,但是陆晓丹则比我还要高一点儿,而且那个卡
  佳,比晓丹还高……
   如果她们三个一起扑上来的话,我还真得费一番力气才能挣脱出去……
   还好,张青青似乎不在这里……
   哼,再怎么说你们也是女生……
   就算你们三个一起,也不可能制伏我……
   毕竟这次我可没有喝酒!
   只要我不喝酒,身体就不会像上次那样不听使唤了吧……
   其实我真的不想和女生闹成这样……
   不过,这究竟是为什么……她们到底想干嘛……
   到底我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正在袁小松权衡和迟疑间,陈静和卡佳已经和陆晓丹并排站在一起,拦住了
  他的去路。
   「咳咳~~陈静学姐、陆晓丹同学、叶卡捷琳娜同学……」袁小松冷冷地扫
  了她们一眼,故意咳嗽了一声说道:「我丑话说在前头——上次我被你们制伏…
  …这个……纯属意外!这次,我可没有被灌那么多白酒!而且再怎么说我也是男
  生,不想伤害你们。所以,除非你们几个练过武术~~否则,为了你们自己着想
  ,请你们让开!」
   「……」
   「噗~~!」
   「噗哧~~!」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大出乎男孩意料的是,姑娘们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一时间笑
  得花枝乱颤。
   「静姐~~哈哈哈~~我不行了~~你听到了吗?『练过武术』~~『没有
  喝酒』~~哈哈哈哈哈~~~~!!!」陆晓丹笑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嘻嘻~~小松你太可爱了!我衷心地感谢你肯为我们着想~~哈哈哈哈~
  ~~~」卡佳捂着肚子,已经笑弯了腰。
   「小松~~呵呵呵呵~~你真的以为上次你被我们制伏是『纯属意外』吗~
  ~?呵呵呵呵呵呵呵~~~~」陈静捂着嘴,努力想保持形象,可是眼镜下秀美
  的双目已经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住口!有什么可笑的!」袁小松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死死地攥紧拳头,
  克制着自己的怒火,「看来你们三个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们这么有信
  心能拦住我,你们就试试看吧!!!」
   「呵呵呵~~小松,好像『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吧~~!」
  陈静努力地压住笑意,挑衅地向袁小松说道:「看来,上次的事情你还是没有接
  受教训呢~~这也不能怪你。不过你马上就会明白——现在的你在我们面前,就
  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般不堪一击呢!!!」
   说着,只见两道精光透过她的眼镜闪耀出摄人的光芒。而旁边的陆晓丹和卡
  佳两人也不再说话,而是笑嘻嘻地打量着袁小松的身体,期待着好戏再度上演。
   ……
   …………
   ………………
   「……你们~~没事吧?咦?学姐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看到陈静仿佛走
  火入魔了似的长时间一动不动地瞄着自己,袁小松不禁奇怪地伸手在她眼前晃了
  晃。
   ……!?
   「姐~~怎,怎么……!?」卡佳看了看袁小松行动自如的身体,又望了望
  陈静。
   陈静眼中的轻蔑和戏虐,一点点变成了惊诧和狐疑。她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
  和她表情差不多的男孩,嘴唇翕动着说道:「我,我也不知道……」
   「静姐~~这,这是怎么回事……!」大失方寸的陆晓丹着急地扯了扯陈静
  的吊带裙,悄声说道:「不能就这么让他走啊……!否则待会儿青青姐出来了,
  咱们可怎么交代啊……!实在不行,咱们和他拼了……!」
   陈静眼中的慌乱一闪而逝,头脑冷静的她心中飞快地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
   奇怪了……这怎么可能……
   拜他所赐,我现在的巫力已经比去年强了许多啊……
   为什么去年都能控制他,现在反而不行了呢……
   而且这种感觉,就像有一堵墙一样……
   这样下去可大事不好了!
   难道今天的计划要全部泡汤了吗?
   不!不行!
   这点小意外,绝不能坏了今天的正事!
   掌门大人交待的工作,我一定要完成!
   说什么不能给族里丢脸!
   …………
   「你们三个,该不会精神出什么问题了吧~~?」刚才三女的对话袁小松一
  句也没听懂,但是看她们的表情,似乎是有什么重大的阴谋没有得逞。
   「难道这间房子有什么机关陷阱吗?不像啊……」男孩环顾了一下四周,没
  发现有什么古怪的样子,只得无奈地耸了耸肩说道:「好了~~虽然不知道你们
  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我真的要走了~~记住下次不要再开这种无聊
  的玩笑……」
   「等一下等一下~~!呵呵呵~~」出乎所有人意料,陈静就像戏曲中的「
  变脸」一样,突然露出了又灿烂又肉麻的笑容。她亲切地拉住袁小松的胳膊撒娇
  般说道:「嘻嘻,袁小松同学~~其实刚才呢,我们是和你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
   「其实这次我们把你骗来,主要是想向你赔礼道歉的~~刚才我不是也和你
  说了嘛——想和你重归于好。毕竟上次都是我们不对~~!而且,我们事后也很
  后悔的~~不信你看!」满脸堆笑的陈静指了指茶几上装着大蛋糕的豪华礼盒,
  「那个就是我们今天特意为你准备的~~!」
   闻听此言,陆晓丹和卡佳不禁一愣。两人刚要说什么,却被陈静严厉的眼神
  制止了。
   袁小松将信将疑地看着眼镜少女,又看了看茶几上的礼盒——从盒子上看不
  出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蛋糕,但是显然相当贵重。
   「不,不对!如果你们是真心实意道歉,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手段呢!?」
  男孩指了指自己的手机,「而且,就算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袁小松说着,再度环顾了一圈这间各方面都比他家要豪华气派许多的客厅:
  「我想我也没法和你们回到从前了……咱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我只希望你们以
  后,真的,不要再去害别人了……对不起,我要走了……」
   「你~~!」陆晓丹刚要阻止,却见陈静朝自己摆了摆手。
   「唉……小松,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陈静脸上
  充满了无奈和自责,「看来,今天是咱们最后一次相见了……请你,一定要答应
  我最后一个小小的请求……」
   说着,她轻轻拿起两只摆放在茶几上的玻璃杯,将其中一只递到男孩面前。
  陆晓丹和卡佳也各自拿起一只。
   「小松……让咱们干了这杯酒,好吗?我保证,今后我们也绝不再骚扰你了
  ……」
   「……」袁小松犹豫着接过杯子,却不敢将杯中「酒」喝下——毕竟他一直
  以为:上次她们就是因为喝了酒才会对他做出那样的事情……而自己也是因为喝
  酒才会全身无力地任由她们轮奸和摆布……
   「小松,没想到你这么没有气魄!连这么点儿酒都不敢喝,真不像个男人呢!
  难道你觉得我们会对你下毒不成!」小麦色美人面带鄙夷地说着,将他手中的玻
  璃杯抢过来一饮而尽。
   「你胡说!喝就喝,有什么好怕的!」袁小松大怒,也夺过陆晓丹手中的杯
  子,刚喝了一半却突然发现陆晓丹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原本灵媚的双眼一下子溢
  满了浪荡的春水,小麦色俏脸瞬间布满情欲的潮红,呼吸也明显急促起来。(注)
   「你,你这是怎么了?……不对!这不是酒!这到底是什么!?……!!!」
  大声质疑的同时,袁小松感到自己的身体也在发生明显的变化:骨酥肉软,浑身
  燥热,所有的血液更是朝着下体涌去,将裤子迅速支起一张小帐篷。(注)
   「哦?不会吧~~不是酒又会是什么呢?」陈静娇笑着将杯子从浑身颤抖的
  男孩手中夺过,一仰脖把剩下的半杯「酒」喝到嘴里,又对叶卡捷琳娜使了个眼
  色。
   「小松~~对不起了~~~~」白人美少女一脸坏笑地走到袁小松面前。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噢!!!!」一股钻心的剧痛突然从小腹处传来,
  却是卡佳用膝盖狠狠地顶了他的肚子一下。
   还没等男孩弯下腰,陈静猛地一个跨步冲上前来,死死地搂住他的脖子,嘴
  对嘴地将刚才喝到口中未下咽的烈性春药连同自己的口水一股脑灌入可怜男孩的
  肚子里。
   「呼啊~~~~!」袁小松拼命地挣扎着,总算挣脱了陈静的怀抱。他徒劳
  地弯腰想把喝下的春药吐出,却已经为时晚矣:「唔唔~~你们,你们几个骗子!
  流氓!我,我……」
   男孩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已经被快速发作的猛烈药性迷得有些神智不清了。
  头晕目眩的他努力瞪大双眼,却只看到三具正在宽衣解带的曼妙胴体……
   而茶几上的空玻璃杯,又多了两只……
   轻薄的连衣裙、性感的吊带裙和紧身的背心短裤分别从三具诱人犯罪的青春
  玉体上缓缓滑落。
   不多时,已经全裸的三头母兽再度将袁小松包围起来。
   「小松~~你知道我们有多想你吗……」陆晓丹和卡佳就像心有灵犀般,一
  左一右地把男孩夹在中间,又将俏脸凑到他的耳畔——使得她们娇媚的喘息一下
  下地喷在男孩的脸颊上,并满足地欣赏着他欲拒还迎的样子。
   三道气息不同、却同样浓烈的少女体香不受控制地钻入他的鼻腔;芊芊玉手
  隔着衣服在他的前胸后背上贪婪地游走;性感的樱唇半张着贴上他的脸,带着灼
  热的呼吸寻找着他的唇舌……
   「身体,好热啊~~卡佳,没想到你从家里偷出来的这个什么『西班牙金苍
  蝇』~~还真不是盖的呢!」最先喝下催情药的小麦色美人叹道。
   「那当然了~~!别看名字不是太好听~~」听到闺蜜的称赞,春心荡漾的
  卡佳不免有些得意:「其实,我也是偷听了妈妈跟那些到我家做客阿姨们的私下
  聊天,才知道的~~她们都一个劲地夸这个不错呢~~」
   「呵呵,小松~~没想到吧,这药是男女通用的~~!你以为我们也喝了,
  就没事了吗~~呵呵呵呵~~还是静姐厉害,我就想不到这个方法~~~~」小
  麦色美人没忘了奉承「军师」一番。
   「嘻嘻~~晓丹你也很厉害啊~~刚才要不是你的激将法,这个傻小子恐怕
  还不会上当呢~~!」陈静满意地看着两人说道:「卡佳也是~~刚才我一个眼
  神,你就明白我的意思~~真不愧是我的好妹妹们~~!」
   悔恨不已的袁小松强忍着性交的冲动,徒劳地挣扎着。但是随着药力逐步发
  作,双臂和双手每一次碰到她们的滑腻胴体,都会将美妙的触感忠实地通过神经
  传入他的大脑,使他推搡的动作越来越像爱抚;而反过来美人们也被他的动作彻
  底勾起了欲火,在春药的作用下,和他一起无可救药地朝着放纵的深渊沉沦堕落
  ……
   「小松,感觉身体很燥热,对不对……?放心,姐姐这就帮你脱掉这些碍事
  的衣服……!」同样欲火焚身的陈静优雅地将眼镜摘掉,稍稍弯腰将俏脸凑到袁
  小松的胸前,突然一口咬住他运动服的拉锁扣。
   接着,美少女上身保持不动,两条修长笔直的玉腿向外分开并慢慢弯曲,樱
  桃小嘴微张,雪白的银牙叼着拉锁,随着身体下蹲的动作用牙齿将男孩上衣的拉
  链一点点拉开,使得他的皮肤连同胸前的挂坠一起暴露在空气中,也暴露在她们
  灼热的目光下。
   在做这些下流动作的同时,陈静的媚眼一直淫荡地瞟着袁小松的脸;而陆晓
  丹和卡佳则顺势脱去了他的上衣。
   三个女孩同时看到了他胸前的护符。
   「哇~~好漂亮的勾玉!小松,上次可没见你戴过啊……说!是谁送给你的
  !?」女孩们一边抚摸着挂坠,一边好奇地问道。
   「这不是勾玉……这是八卦护符……是,是我自己买的……」袁小松拼着最
  后一丝力气和理智,将挂坠死死地攥在自己手心里。
   「…………」陈静心中有些怀疑,但大脑在烈焰焚烧下根本无法思考太多事
  情。她急色地抓住男孩的运动裤,将它连同内裤一起扒了下来……
   终于,袁小松护住了最珍贵的礼物,却没能护住自己的肉体。此时的他已然
  和她们一样全裸,将滚烫的身躯彻底暴露在三条饥渴的母狼面前。
   「小松~~~~」熟悉的香气再度弥漫开来,女孩们贪婪地嗅着。视觉、嗅
  觉和触觉的三重刺激让她们的一双双美目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啊啊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小松,我现在就要你插进来~~!进入
  我的身体~~!!!」此刻陆晓丹妩媚的大眼睛里仿佛快要滴出水来,俏脸更是
  一片绯红。
   「哦哦哦~~!晓丹~~我,我觉得自己的全身就像着火了一样~~!」白
  俄罗斯女孩那刀削玉琢般的绝美瓜子脸上也布满了红霞。她大口娇喘着,像发情
  期的母猫般和袁小松耳鬓厮磨:「身体好烫~~好想马上就被小松的『那个』给
  狠狠地贯穿呢~~!」
   陆晓丹和叶卡捷琳娜将同样滚烫的娇躯用力向前顶,各自用双乳夹住男孩的
  一侧胳膊,而修长的双腿也各夹住他的一条腿使劲摩擦着,湿透了的蜜穴更是直
  接贴紧他的大腿根,将不断溢出的爱液涂抹在上面……
   「啊啊啊~~这样好舒服~~~~」
   「哦哦~~小松~~哦哦哦~~~~」
   男孩裸露的身体像包饺子一样被夹得严严实实。四肢百骸传来的美妙触感自
  不必说,大腿外侧似乎被另两张湿漉漉的小嘴舔舐着,又好像有什么黏黏的东西
  顺着双腿流了下去;肉棒和阴囊也被二女同时伸过来的玉手攥在掌心里,粗暴地
  套弄着、揉搓着……
   剧烈的快感,如高压电流般吞噬着他的灵魂。袁小松原本挣扎和抗拒的动作
  看上去更像是左拥右抱;而下体的阵阵酥麻又让他有些无力支撑体重,只得借助
  陆晓丹和卡佳的高挑胴体维持平衡……
   「你们两个……先不要着急!咱们今天有的是时间……」理智过人的陈静强
  忍着烈性春药和龙息混合在一起带来的致命冲动,用力掐了陆晓丹和卡佳一把,
  说道,「现在,咱们必须先带他去见青青姐……让她出马,彻底搞定这只小公狗,
  否则等药力一过……再说只要她同意了,到时候咱们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
   「是,静姐你说的在理……」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快放开我……我,我哦哦哦~~!」晕头转向
  的袁小松只觉得身体一痛,已经不由自主地被两位高挑女孩牢牢架住;紧接着肉
  棒上传来温软滑腻的触感——低头一看却是被陈静握住棒身,像牵牛缰绳一样「
  拉」着他头重脚轻地穿过客厅,前往同样豪华的浴室……
   宽敞明亮的浴室里雾气腾腾,正中间一座足以容纳四人的圆形按摩浴缸正发
  出「嗡嗡」的低沉声音。缸中水面上漂着一层厚厚的泡沫,宛如天空中连绵不绝
  的白云。
   泡沫堆中,隐隐可见一具身材修长曼妙的裸体横躺在水面上,随着水流的冲
  击按摩而带动附在全身的泡沫一起微微颤动着……
   袁小松眯着双眼,费了好大劲才看清那人的长相。这一看不要紧,男孩只觉
  得浑身猛地一哆嗦,下体本就坚挺无比的肉棒更是绷得有些生疼……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让男孩又恨又怕的女魔鬼——校舞蹈队的队长、女儿国
  的国王,也是枫华中学的老大——张青青!
   此时的张青青正将头靠在浴缸边缘,惬意地闭着双眼,仿佛在为什么事情做
  准备似的享受着上等的按摩浴,对袁小松等四人的到来恍若不知。
   「咳咳~~」陈静虽然如万蚁钻心般饥渴难耐,却依然没忘记自己的身份。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恭敬地说道:「报告青青姐,我们已经成功地捕获了袁小
  松同学,和他的『弟弟』『袁小龙』,请姐姐指示……」
   美人慵懒地睁开美目,娇媚地瞟了袁小松一眼,又盯着他的肉棒说道:「嗯
  ~~『两个人』都很有精神呢~~不过陈静,怎么这么久?」
   「对不起,青青姐……不知道是因为我太兴奋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一直不
  能让他的身体听话……」陈静喘息着,面露愧色答道:「最后不得不提前使用了
  药物,才把他搞定……」
   「哦……?」青青柳眉一挑,重新将男孩上下打量了一遍。
   这次,她一眼就看到了挂在他胸前的护符——毕竟相对于戒指或耳环那样的
  小饰物,挂在胸前的挂坠太过显眼了。
   「阴阳鱼吗……?有意思!看来,小松你遇到了高人呢……呵呵呵~~不过
  这种小把戏,能难倒我么?小松啊~~你以为戴着这个,就能从这里全身而退?
  你太天真了……很快,你就将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少女掌门微微一笑,对这三个下体空虚发紧,已经濒临崩溃的手下命令道:
  「你们三个……先把『他们两个』架到卧室的床上,我一会儿就过去……记住!
  小松同学随你们处置……但是『小龙』得给我留着,谁也不许偷吃……!」
   「是!!!」三女同时一声欢呼,脸上均露出欢喜的神色。
   看到陈静因傀儡术失败,在自己面前还是有些抬不起头来,张青青最后又安
  慰道:「放心吧亲爱的~~我自有打算~~!咱们的计划,是不会受到丝毫影响
  的~~」
   (未完待续)   ?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