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獣色の学舎】 第五章


  第五章群狼的美诱饵
  「1」
   真弓是被晃醒的,醒来后她是一丝不挂的,而且身上湿汗淋淋。
   「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哟,真弓老师」
   「到学校要迟到啦」
   室田和濑川的笑声突然响起。昨夜的可怕现实一齐复苏了,真弓禁不住竖起
  了上身。
   「你今天早上显得更加妖媚了,真弓老师」
   藤木在沙发上一边吸着香烟,一边嘲笑着。
   「哎呀……」
   真弓连忙用床单遮住裸体,嘴唇哆嗦起来。
   真弓原本在高级公寓的过着单身的生活,最近藤木他们每晚都会来这里住宿,
  更是竭尽凌辱的限度来折磨她。在学校也是一样,整天纠缠着真弓。
   昨夜也是被三人多次侵犯。真弓此时只觉得腰像灌了铅一样,一动也不想动。
   「赶快去冲淋浴吧,做好上班前的准备哟,老师」
   「好好的化一下妆。嘿嘿,要使大家都感到喜悦的那样」
   室田和濑川从真弓的手里夺下床单,嘲笑起来。
   真弓孱弱地摇着头,可怜的看向了藤木。
   「我不想去学校。请不要在教室里做使我感到耻辱的事,已经……」
   「原来老师讨厌去学校啊,那要怎么做哟。呵呵呵,好不容易说服伙伴们接
  受补习授课的呢,你还要休息吗?真弓老师」
   藤木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近真弓,窥视起她的脸。
   「或者,你想在这里一整天被我们疼爱?」
   「如果变成那样的话,这次真的要怀胎啦,真弓老师」
   室田和濑川从左右抓住了真弓的手臂,强行把她拉了起来,拖着走向浴室。
   「哎呀,不要」
   妊娠这个词汇使真弓害怕,反抗也就越发微弱。被不良学生们侵犯后怀孕的
  话,想想都觉得可怕。
   被带到浴室后,淋浴从她的头上冲了下来。室田和濑川二人在她身体上留下
  的污秽被清洗。
   「啊……哎呀……」
   漂亮的乳房在肥皂泡中被揉搓,张开的屁股也被来回抚摩,胯股之间有指尖
  滑了进去。真弓咬住了嘴唇,头向右左摇着。与其说是被洗,不如说是被爱抚。
   「不要,不可以」
   真弓怕身体被点着火,声音都是有些颤抖。
   「嘿嘿,相当敏感呢,老师。奶头已经很硬了,还变尖了呢」
   「啊……哎呀,不要那么摸……」
   「小穴是不是有些酸疼的感觉呢,真弓老师。嘿嘿,身体一定觉得很欢喜吧」
   室田和濑川那粘滑的手在真弓的皮肤上爬动,同时哈哈大笑。
   「真是恋慕啊,看这胯部哟,已经充分注入了精子,需要好好的洗一下。嘿
  嘿」
   「哦……哎呀,不要,不可以」
   「屁股孔也要洗一下啦,老师。不要乱动」
   「啊,哎呀……停止」
   真弓挥动着黑发和腰部,几乎要哭起来。
   濑川的手指已经滑到真弓的草木繁茂处,闯入那里头的秘肉的裂口。室田的
  手则从后面来回抚摩真弓屁股,逐渐打开屁股,玩弄起真弓的肛门。
   「哦……哎呀,已经……,讨厌!」
   真弓发出哭声,双膝颤动起来,身体不自觉的向下蹲去。但是,濑川和室田
  的手指不允许她那么做,强行将她拉了起来。两人的手指从前后滑进到真弓的身
  体中。
   「哎呀……啊……」
   真弓发出一声哀鸣,禁不住用脚尖点着地。
   「嘿嘿,是不是有感觉了,老师。小穴在捆紧手指呢」
   「屁股孔也是啊,嘿嘿,看起来也很高兴呢,手指被捆紧了哟」
   濑川和室田一边嘲笑,一边隔着薄薄的粘膜在前面和后面使彼此的手指相互
  摩擦。
   「哎呀……不要,哦……哦……啊,哎呀……」
   真弓激烈地左右挥动着黑发,发出了哭声。
   「觉得怎么样,真弓老师。如果是手指的话还是感到有点欠缺,是不是想要
  更粗的东西来安慰小穴啊」
   「这边也只有手指,也许你想用灌肠来冲刷腹中的脏东西吧」
   濑川和室田戏弄着真弓,哈哈大笑。期间那隔着薄薄粘膜的手指不断蠕动,
  乳房被揉搓着,也被虐待奶头。不只那样,健壮地勃起肉棒已经压上了真弓的大
  腿和屁股。
   「哦,哦……哎呀,停止……」
   真弓的哭声在浴室中回响,而那却越发刺激了室田和濑川的欲望。
   「不要,不要再做那种事了……哎呀,去……学校,已经……」
   「嘿嘿,去到学校之前可以高潮一次,真弓老师」
   「什么,那种事……哎呀,不,不可以……」
   「你们好了没有哟,再不走的话,真的会迟到的」
   藤木突然说了那么一句,室田和濑川笑了笑,总算放真弓离开了。如果藤木
  没出现的话,二人会侵犯真弓后才会让她离开吧。
   真弓从浴室被带出来后在梳妆台前坐好,按照他们的命令开始了化妆。
   (哎呀……)
   真弓咬住了嘴唇,把木梳放入洗后披散着的头发中,开始了化妆。
   (今天又要在学校里受到怎样的耻辱?)
   咬住的嘴唇哆嗦着,拿口红的手也震动起来。
   「真漂亮啊,真弓老师。全体都会很喜欢的」
   「是的,这样的女教师太妖媚了,欲望都被勾起来了」
   室田和濑川默默地笑着,不断窥视镜子中的真弓。
   「呵呵呵,这种程度刚刚好」
   藤木将衣服放到真弓的脚下。真弓则反射性地伸手把衣服拉到近旁。没有内
  衣,就是一件连衣裙。真弓穿上以后,乳房和奶头,屁股的轮廓,身体的曲线特
  别鲜明的表现出来。黑色的超短迷你裙几乎将大腿全部暴露出来。根本不像是教
  师的打扮。
   「哎呀,哦……真是太合适啦……」
   「就本源裸体那样去学校,真弓老师」
   「那个……」
   真弓咬着嘴唇,孱弱地摇了摇头。藤木他们包围住真弓,默默地笑着,多次
  用舌头舔起嘴唇。
   「嘿嘿,那么,去学校吧,真弓老师」
   「即使是补习授课也不能迟到,大家也拉紧上学」
   室田和濑川从左右架起真弓的手臂,赶要向门口进发。藤木却在这时停住了。
   「还没有准备好呢」
   说着,藤木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
   「是不是要使用那个东西?」
   「嗯,要在老师胯部那使用哟」
   室田和濑川开始卷起超短迷你裙,露出真弓那没穿内衣的裸体下半身。
   「呀……哦……」
   真弓惊慌起来,打算压住裙子的下摆,不过,室田和濑川抓住了她的手臂。
  岂止如此,他们还从左右捆住她的脚,真弓的两脚被强行打开了。
   「哦……哎呀,你们要干什么……到底打算做什么?」
   「为了补习授课,真弓老师的身体要预先使她发情哟」
   藤木默默地笑着,一边用舌头舔嘴唇,一边用指尖从小瓶里挖出奶油。
   「如果被涂了这个东西的话,你就会想要得到粗大的肉棒,老师。你会狠狠
  地发情的,好了,请接受款待吧」
   「停止,那种事……,不可以!」
   「呵呵呵,一会儿即使讨厌也会变得和雌性动物一样」
   藤木在真弓前面默默地蹲了下来。而真弓那大腿根儿的草木繁茂处,毛发艳
  丽而结伴,并不停震动。找到媚肉的裂口,指尖闯入其中,藤木尽情地涂拥着那
  不知名的奶油。
   「啊,哎呀,哦……不要」
   真弓发出哀鸣声。那被厚厚的涂上的东西使她即讨厌又恐惧,用力甩动起黑
  发,两脚不停起伏。
   「现在还装模作样干什么。小穴里头已经涂满了哟」
   「好不容易才化完的妆,哭就不好看了哟,老师。如果是在补习授课的话,
  你再哭也不迟啊」
   从左右抓住真弓的室田和濑川嘲笑了一句。而真弓已经没有介意那样的戏弄
  的精力。
   「哎呀……哦,哎呀」
   「呵呵呵,小穴看起来很高兴呢,真弓老师」
   藤木在真弓的阴道中深深地沉下了手指,里头也充分被涂抹奶油,肉褶一个
  一个的被抹上才抽出手指。再次用指尖挖出小瓶里的奶油后,藤木转到真弓的后
  面。
   「讨厌……哎呀,那里不可以!」
   「只是涂在小穴上的话多不公平。也要让屁股孔发情。呵呵呵,那样才对得
  起这么好的屁股」
   「不可以……哎呀,哦,不要在那里,讨厌」
   「不要再罗嗦啦,真弓老师」
   藤木啪的一声,在着弓的屁股上抽了一下,之后屁股被打开了。
   真弓的肛门完全暴露出来,正在缩窄着,不过那里微肿。
   「哎呀……不要,哦」
   指尖碰到肛门的瞬间,真弓的肛门吱溜一下缩窄了。藤木则涂抹起奶油。那
  缩窄的肛门传达给指尖美妙的触感。
   「停止……不可以……」
   「呵呵呵,屁股孔中如果不涂满的话。立即会给你灌肠哟,老师」
   「那种事……,哎呀,哦,不要」
   藤木的手指一点一点的进入了肛门。
   「啊,啊……讨厌……」
   真弓紧咬着嘴唇,身体向后仰去。
   「2」
   穿上高跟鞋后,真弓被室田和濑川从左右架起手臂,开始向外边带去。
   烈日刺眼,高级公寓前面的大道上,上下班和上学的人向车站和巴士站流动。
   (哎呀……)
   真弓被提着走,她不敢抬起脸,只能用手按住超短迷你裙的下摆。
   感受到了从后面射来的视线。那是路过的人在用好奇的眼睛看着真弓。同时
  也感受到被嘲笑,真弓受不了了。
   「嘿嘿,大家好像注意到了真弓老师是没带胸罩,没穿内裤啊」
   「有个中年男人刚才正看着老师的屁股哟,嘴里都快要流下口水了」
   室田和濑川戏弄着,越发使真弓羞耻和屈辱。
   (哎呀……这种事……)
   羞耻和屈辱在真弓心头缠绕,不仅仅是周围的视线。每次前进脚步都似有火
  跑到身体,媚肉和肛门变热,开始痒疼。那种感觉也逐渐变大起来。早前被涂抹
  的奶油开始发挥效果。
   「啊,啊……」
   双膝和高跟鞋都在颤动,脚就像是缠在了一起,寸步难行。每次真弓都会用
  力抓住室田和濑川的手。
   「奶油是不是开始见效了?现在更变得不得了了吧」
   「还在硬坚持着哟。如果乘坐了巴士的话,我们就开始玩弄啦,真弓老师」
   左右的室田和濑川对真弓低声私语起来。
   「一会儿真弓老师你就会变得自动寻求啦。呵呵呵,无论怎样的女人都会发
  情的」
   说着,藤木从超短迷你裙上面抽了真弓的屁股一下。
   (哎呀……)
   屁股越发像着火了一样,真弓连忙咬住嘴唇。禁不住前面和后面都想被手抚
  摸,痒疼感觉在膨胀。那感觉变成沸腾的爱液开始溢出,到达巴士站的时候,真
  弓的大腿内侧已经变得粘滑。从连衣裙上面能清楚的看到奶头变尖。
   「觉得怎么样?老师。全体都在看着哟」
   藤木故意似的在真弓耳边低语起来。
   巴士站里有十四,五个人在排队。排列的男人们全注意到真弓那美丽大胆的
  超短迷你裙,纷纷看向她的胸部和大腿。
   (哎呀……)
   真弓连脖颈子都红了,越发不敢抬起脸。死死地互相并上大腿,按着超短迷
  你裙的下摆,不过,媚肉和肛门都很热,痒疼得不得了。但她毫无办法,只能紧
  咬住嘴唇,按住超短迷你裙的下摆的手紧握着。
   巴士迟迟不来,胯股之间越发痒疼,藤木他们的手也不断抚弄,惹人着急。
   (这种事……哎呀,不行……)
   真弓剧烈地咬着嘴唇,但是,如果忍耐的话,反倒使腰部颤动,就要站不住
  了。
   「嘿嘿,是不是想早点儿在巴士中被抚摸呢,真弓老师」
   「只是,如果抚摸的话又不能满足。嘿嘿,小穴得不到粗大的肉棒哟」
   室田和濑川在她耳边戏弄着,真弓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
   藤木他们看见真弓的额头渗出薄薄地细汗,咬住的嘴唇震动着,鼻翼哆哆嗦
  嗦。腰也很小地震动着。
   巴士总算来了。由于可怕的混乱,身体的活动受到极大限制。藤木马上卷起
  了真弓超短迷你裙的下摆。
   (啊,那种事……停止……)
   奶油发挥药效刺激着真弓的身体,像是等得不耐烦藤木他们的玩弄一样,媚
  肉开始沸腾了。
   (不行……哎呀,卑鄙……)
   身体越发着急,但藤木他们的手没有马上去玩弄。
   「呵呵呵,你那是什么表情啊。真弓老师,是发情了的雌性动物的表情吗?」
   藤木的手来回抚摩着她那裸体的屁股。室田和濑川的手则从左右伸到真弓的
  下腹和大腿。
   「哎呀……」
   真弓连忙惊慌地咬住牙齿,使自己不发出声音。
   「呵呵呵,发出声音可不得了啊,真弓老师。现在还要装模作样吗?」
   室田故意似的说着,期间,藤木来回抚摩真弓的屁股,手爬行在她的下腹和
  大腿。但就是不碰触那被涂抹了奶油的媚肉和肛门。
   奶油的效果发挥到极致,媚肉抽动了起来,肛门也是刺痒痒地感觉,不停抽
  动,就像在喘息一样。
   (哎呀,怎么……,怎么还不触摸……)
   那样的呼声几乎就要从真弓的嘴里喊出来了。
   为了寻求藤木他们手指的爱抚,真弓的腰自己扭动起来,互相并上的大腿也
  松缓,渐渐打开。已经没有介意周围男人们的精力。
   (请求,快触摸吧……)
   真弓看向了藤木。藤木则淫笑了起来。真弓一瞬突然从那种痴迷状态返回到
  现实,刚打算扭过脸去,不过那奶油的强烈药效使她无法抗拒。同时,那像缠上
  了一样的火热视线转向了藤木。
   「呵呵呵,不要那样看着我哟,真弓老师」
   藤木只是抚摸真弓的屁股,故意地不去碰触她的胯股之间,就是想让她焦急。
   总算指尖钻入到屁股的山涧中。
   真弓的身体震动了,头好像嗡的一下炸开了。
   「哼……哎呀……」
   「呵呵呵,连屁股孔也是湿淋淋的哟,老师」
   「那个……」
   「这样子的话,小穴就应该像发洪水了一样吧」
   吱溜一下,真弓那打算缩窄的肛门被指尖捕捉到了,藤木大胆的揉搓起来。
  肛门也随着抽动了。
   「啊……哦,好痛苦……」
   转瞬间,真弓的呼吸也困苦起来,哆哆嗦嗦颤动屁股起伏着。
   刺痒痒的肛门被打开了,那里产生了像溶化一样的快感。似有一股火焰从肛
  门向媚肉跑去,柔肉在被灼烧。
   (哎呀……也要触摸……前面)
   真弓简直要发疯了似的。
   室田和濑川的手伸到真弓的屁股上开始来回抚摩,使指尖深入肛门中,不停
  摇动。从前伸入真弓胯股之间手也打算钻入小穴。指尖已经闯入到媚肉的裂口,
  玩弄肉褶,玩弄起了肉芽。并且那正玩弄大腿内侧和下腹的草木繁茂处的手也开
  始胡乱转动。
   周围的人也加入藤木他们的色情狂行为,几个手也伸了过来,不过现在真弓
  已经顾不得那些了。
   「啊,哎呀……啊……」
   真弓对与那聚集在下半身的无数只手已经不在乎了,整个身心都在旋转的官
  能旋涡中翻滚。
   真弓的胯股之间被几只手互相抚摸,争先恐后的打算先闯入到媚肉。巴士每
  次摇曳时,闯入到真弓阴道的手指都会交替一次。
   「觉得怎么样,心情一定很舒畅吧,老师」
   「没错,奶油的效果很强烈哟。被玩弄的话不断溢出密汁呢」
   室田和濑川一边嘲笑着,一边从左右在真弓的耳边低语了起来。
   「哎呀……」
   真弓一瞬回归自我,不过那只是刹那。在官能的旋涡中,她就要高潮了。
   真弓的腰起伏着,剧烈地勒紧了手指。发出着火热的呼吸。从周围集中了好
  奇的视线和淫乱的手。巴士中异的淫乱气味在空气中漂浮着。
   (哎呀……啊,不得了了……哎呀,好痛苦……更加抚摸吧……)
   奶油继续发挥着强烈的效果,真弓连理智都崩溃了。真弓忘我的用力甩动着
  腰部,不过,高峰期的车内实在是人太多了,腰仅仅是起伏了一下,再大的动作
  就做不出来了。并且,男人们的手指不断地交替着,始终抓不住高潮的契机。
   (拜托……,更加……)
   真弓多次在心里面那样呼喊。
   「嘿嘿,只是用手指的话还不够满足吧,真弓老师。小穴是要得到粗大的东
  西?」
   「屁股孔也想要被灌肠了吧」
   室田和藤木窥视起了真弓的脸。但真弓只是在不住的喘息着,室田和藤木的
  话语她没听见。眼里尽是空虚,嘴唇哆嗦震动着。
   「啊,拜托……更加玩弄……」
   真弓发出啜泣的声音。
   「嘿嘿,是要粗大的东西吗?真弓老师」
   室田从口袋里拿出了奇怪的张型震动假阳具,伸向她的胯股之间。
   当假阳具碰触到男人们的手时,乘客们俗话意识到了什么,全都露出吃惊的
  脸。但是,他们马上像帮助室田一样地聚集起了手,向真弓的媚肉引导那假阳具。
   转瞬间,假阳具的头部开始闯入到真弓的柔肉。
   「呀,哎呀……」
   真弓的嘴里发出惊呼,腰不自觉的扭动起来,像自己打算接受一样。从刚才
  被涂抹奶油开始,真弓的媚肉就几乎要溶化。总算给予了粗东西使她感到喜悦,
  真弓露出飘飘欲仙的表情。
   「哎呀……啊……啊」
   真弓忘我的呻吟起来,那是觉得高兴才发出的声音。
   远方的乘客一齐看向了真弓,不过她没注意到,也没有那精力,真弓连子宫
  口都被假阳具刺到,翻起了白眼珠。两脚突然点起,哆哆嗦嗦震动起来。总算被
  给予粗东西的媚肉自己抽动着,缠了上去,捆紧了假阳具。
   当聚集的男人们打算用手操纵假阳具的时候,巴士在高中校门前停了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
   室田故意似的说道,用手推开聚集的男人们,带着真弓从巴士上下来了。
   「哈哈哈,明天也乘坐同样的巴士,也会像今天这样享乐的」
   濑川看着男人们依恋的眼睛,那样说道。
   「3」
   假阳具就那样深深地拥挤在小穴中,真弓被迫朝向学校正门走去。
   「哎呀,不可以……」
   先前被卷起的超短迷你裙已经放了下来,不过,真弓已经没有了活着的感觉。
  与混乱的巴士中不同,到处都是上学的学生们的身影,这让真弓即使讨厌也必须
  保持神志清醒。
   真弓蹒跚地走着,死死按住超短迷你裙的下摆,颤动的双膝和高跟鞋快要崩
  溃了。
   「要把假阳具夹住哟,真弓老师。如果掉下来的话,会受到灌肠责备的」藤
  木从后面低声说道。
   「即使那样的话,那奶油也发挥着效果呢。嘿嘿」
   「即使巴士中也一样,老师的那里糟糕透了」
   室田和濑川从左右默默地笑着。
   「呵呵,药效还要持续半日啦。很厉害吧,即使黑道人物也用那东西向妓女
  之外的女人使用」
   藤木说完,默默地笑了笑。
   「哎呀……」
   真弓剧烈地咬着嘴唇。
   从巴士下来到神志清醒的现在,媚肉就像灼烧一样的痒疼一刻也没有安定。
  岂止如此,由于媚肉被插着假阳具,真弓觉得小穴越发火热和痒疼。
   (这种事……哎呀,太残酷啦……)
   带着那样的心情,忽然身心要被官能的旋涡卷进去了。
   「哎呀,哦……不想进去。拜托,今天让我休息吧」
   真弓害怕的看向藤木他们。
   「已经来到了这里,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今天就在小穴里插着假阳具上课。不可以自己抽出来」
   「嘿嘿,下课后的补习课你就放开心情吧,到那个时候你也就发情了哟,真
  弓老师」
   藤木他们那样说着。
   「…………」
   真弓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沉浸在那即将发生的悲惨命运中。总是迟到的问
  题的学生们不断出现。
   「老师,今天的补习很期待哦」
   「嘿嘿,今天也又能看见真弓老师的小穴啦,一定不能迟到哟」
   「你穿着超小型连衣裙啊,是为了今天的补习而特意准备的服装吗?真弓老
  师」
   真弓注意到,那些学生已经不是在看一个教师,而是以男人看女人眼光在看
  她。因为藤木他们的关系,那些学生只是打了招呼,没有一个人纠缠过来。
   真弓不敢看学生们的脸,牙齿咬得嘎吱嘎吱作响。
   (不,哦……哎呀,谁能救救我……)
   就要哭起来了,但真弓还必需要忍耐。
   (哎呀……)
   其他教师们全部看向真弓,似乎在嘲笑着,真弓禁不住吓了一哆嗦。
   「水岛老师,今天你穿了一套更加大胆的服装哟」
   这时候体育老师大林接近了,眯起眼看向真弓。
   「穿成那个样子,你是在挑逗我们啊」
   「啊,对不起!」
   真弓尽量装作平静。
   「请当心哟,藤木他们可是一帮饥饿的狼。如果看到了水岛老师这个样子,
  他们会……」
   「是,不要紧的」
   大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真弓打断了。但这时候教古文的教师川边也走了过来。
   「不管怎么样最好还是注意一点哟,水岛老师。他们不仅仅是强奸,据说被
  瞄准的女人会被做SM的事情」
   「以前检查过藤木的背包,你知道吗?竟然有灌肠器,振动器,还有鞭子啊」
   川边自顾自的说着,但就在这时,化学老师村井也加入到那里。学生们的生
  活指导员也来了。
   「因为昨天看见这些坏学生出现,再加上水岛老师的异怪表现。生活指导员
  已经向教务主任报告了……」
   「是的,看来你听说了哟,村井老师」
   「是的,因为……」
   村井打算开始说的时候,上课的铃声响了。
   村井连忙去了教室。真弓也拿起教科书和出席簿,从职员室出来了。
   尽量打扮得平静,其实就要哭起来了,真弓剧烈地咬着嘴唇。她心里想的是,
  从学生们的口中会有怎样有关真弓的传言被传出?
   真弓走到通往教室的走廊里,负责监视的室田也出现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老师」
   「…………」
   真弓没有回答,只是孱弱地摇了摇头。
   上到二楼台阶的时候,室田从下面撩起真弓的超短迷你裙。可以看见里面那
  张开的裸体屁股,而假阳具正在胯股之间插着。假阳具被溢出的蜜汁沾满,又滑
  又粘,闪闪发亮。
   「嘿嘿,不错嘛,好好地插在小穴里呢」
   室田默默地笑着,用舌头舔了舔嘴唇。
   「哎呀,别看」
   真弓惊慌地按住超短迷你裙的下摆,急忙上了台阶。
   来到教室门口之后,真弓的恐怖感越发膨胀。不穿内裤,超短迷你裙,又想
  到媚肉里头还被插着假阳具,以这样的状态进入教室到底是不是在授课呢?禁不
  住眼泪快要溢出来了,真弓忙惊慌地用手帕按住了眼睛。
   「哎呀……」
   刚稳定了一下情绪,从媚肉里溢出的蜜汁已经流到了大腿的内侧。
   真弓又惊慌地用手帕擦了擦,不过,注意到那些的室田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要,不可以」
   在教室门前,真弓像被室田推着一样,蹒跚地进入其中。
   学生们注意到了真弓的样子,一齐发出怪叫声,吹起了口哨。最后面的座位
  上依旧是被藤木和濑川占据着。
   真弓咬住嘴唇,尽量装做平静地上了讲坛。手按住超短迷你裙的下摆,也稍
  微向下拉了拉。
   「请安静。现在开始上课」
   真弓是鼓足最大勇气发出的声音。如果在这里表现得害怕发抖的话,藤木他
  们会感觉有趣,也会更加羞辱自己。
   「那么,今天开始学习第三章。请打开教科书」
   真弓拿起粉笔,朝向黑板开始写例题。
   「真弓老师是完全好的屁股啊。嘿嘿,太让人兴奋啦」
   濑川的声音传了出来,火热的视线缠上了真弓的屁股。
   「是的,即使穿着那样厉害的超短裙。下面还是不穿内裤衩啊」
   室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内裤能看见吗?喂,大家看不到吧」
   「没错,嘿嘿,真弓老师请向前弯下腰去,然后推出去屁股,那样就能看清
  楚了」
   「比起那样的事来说,还是请你下决心卷起裙子吧」
   室田故意似的说着,濑川也哈哈大笑。
   真弓打算无视,不过那拿粉笔的手却不停震动着,在黑板上滴嗒滴嗒发出着
  声响。已经用一只的手按住超短迷你裙后面的下摆。
   「真弓老师,不可以中止授课哟,要做性教育的话就卷起裙子,然后显示出
  胯部哟」
   「嘿嘿,想到真弓老师会怎么样高潮,真是太兴奋拉。让我们看看吧,老师」
   室田和濑川继续嘲弄。
   「对哟,就是那样」
   学生们也发出了起哄声。他们的眼睛老早就变得亮闪闪的,充满了欲望。这
  三年B组的问题学生本就很多,几乎是本班的半数。
   真弓拿粉笔的手停了下来。迟疑了一下,真弓突然转过身面对学生们。
   「请你们不要在说……奇怪的话,也不要妨碍授课」
   「我们哪里是妨碍上课啊。只是打算使授课更有趣,这也不可以吗?真弓老
  师也也那个打算吧,竟然穿了那样的超短裙」
   「不,不是」
   「嘿嘿,还有更让你们意想不到的事呢,小穴里好像插着什么东西啊,是不
  是呢?真弓老师」
   听到室田和濑川的话语,真弓监视就要哭起来。假阳具的事如果被人知道了
  的话,那比什么都可怕。
   「呵呵呵,你们这棒混蛋,不要那样欺负真弓老师」
   藤木故意似的阻止了打算继续戏弄真弓的室田和濑川。而在藤木的一句喝喊
  下,教室也总算安静了。但那样的寂静对于真弓来说却显得令人毛骨悚然。
   真弓再次面向黑板,用粉笔开始书写,不过,使之没有了吵闹声,但淫乱的
  视线却在她的屁股和大腿上粘附。
   真弓艰难地在黑板上写完了例题,然后转身朝向了学生们。
   「首先是例题一,谁能翻译一下。有人会吗?」
   真弓压住心里饿不安,问了一下学生们。
   没有一个学生举起手。因为真正要学习的学生一个人也没在。藤木他们这时
  也没有任何插口。
   「呵呵呵,如果要翻译的话,那就翻译真弓的小穴,用英语怎么说来着」
   藤木那样说完,教室中响起一片爆笑。
   「不是。不要再说那样的蠢话啦」
   「一切都在真弓老师的脸上写着呢」
   「请适可而止吧!现在正在上课,请认真听讲」
   正当真弓打算翻译例题的那一刻,一声微弱的电动声响了起来,在身体最里
  面的假阳具淫乱地开始了振荡。
   「啊,哎呀」
   真弓禁不住发出哀鸣,双手从超短迷你裙上面压住胯股之间。
   「觉得怎么样啊,真弓老师。」
   「怎么突然发出那么妖媚的声音呢,嘿嘿,小穴很反常啊。要不要我们调查
  一下」
   室田和濑川戏弄起真弓来。
   「哎呀……不要……」
   真弓紧咬住牙齿,使自己不发出声音,但还是有极小的呻吟漏了出来。
   阴道中被震荡,而那淫乱的振荡连到了子宫。真弓快要发出声音了,双膝和
  高跟鞋都不停颤动,就在这时候,忽然振荡停止了。
   「哎呀……」
   真弓的身体一瞬间失去了力量,她忙用手扶住桌子,支撑住了身体。肩膀颤
  抖着,还带着喘息声。
   「真是爱慕啊,真弓老师。你现在简直就像一个发情了的雌性动物」
   藤木笑了起来,他手上还似乎拿着什么。那是振动器的遥控开关。
   「呵呵呵,老师。是不是可以继续授课了」
   说着,藤木一边用手晃了晃遥控开关,一边那样说道。
   (什么,那种事,太残酷了……哎呀,不要在这样的地方……)
   真弓的嘴唇哆嗦起来。没想到藤木还有这一手,直到授课开始之后才让她知
  道有遥控开关。
   「是不是听不见啊,真弓老师。我们还等着上补习课呢」
   说完,藤木又把遥控开关打开了。在真弓阴道中的振荡器不断起伏,揉捏柔
  柔肉。
   「啊,啊……哎呀……」
   真弓的身上流出了汗水。但那已经不算什么,随这假阳具的振荡,那被奶油
  药力灼烧的身体更加着火了。
   「哎呀,不要……」
   真弓无论怎么咬牙齿都没有办法,害羞的声音从她嘴里发了出来,腰部也震
  动着。
   「啊,不可以……哎呀……」
   「觉得高兴的话就发出声音哟。真是恋慕啊,可以继续授课了哟」
   藤木马上切断了遥控开关。如果一直这样逼迫真弓的话就没有趣味了,一点
  一点地花时间享受才更兴奋。
   「哎呀……,看例题……翻译的话,意思是……经常……保持……,啊……」
   真弓面向黑板,一边喘息一边开始继续授课。如果不按藤木说的做,他马上
  会再把遥控开关打开。真弓死死忍住要哭起来的冲动。
   「那样的课题太无聊了,说点别的吧,那个,真弓老师。你经常使小穴保持
  在做爱的状态吗。嘿嘿」
   「嘿嘿,保持小穴做爱的状态,真的吗?」
   室田和濑川戏弄着真弓,教室里一片沸腾了。
   真弓剧烈地咬着嘴唇,同时擦去溢出的眼泪。已经是带着含泪欲哭的声音在
  翻译例题。
   「下面是例题二……在这里注意的是……」
   虽然嘴上在说,但真弓身体里的神经却集中在了一点上。柔肉好像被灼烧一
  样,快感像波浪一样地从假阳具那里扩散。
   (哎呀,不得了了……)
   假设说,如果没有人在的话,真弓一定会忘我的亲自操纵假阳具。一动不动
  地忍耐着,尽量装做平静,但真弓真的越发受不了了。
   (呀……哎呀,再……再震动一次……拜托)
   真弓在心里面多次那样呼喊。果然,假阳具又突然振荡起来,开始淫乱地蜿
  蜒起伏。
   「哎呀……啊!」
   真弓发出一声哀鸣,腰也开始震动。粉笔从手里被丢落下来,双手从超短裙
  上面按住大腿根儿,左右挥动起黑发。真弓的双膝和高跟鞋都颤动着,脚纠结在
  一起,快要站不住了。
   「我来帮一下老师吧。呵呵呵」
   藤木快速地来到讲坛上,转手抱住真弓的腰,支撑住了她的身体。
   「你没事吧,老师」
   「啊,不要……哎呀」
   「还是老实一点儿吧,不然小穴里有震荡器的事会败露的」
   藤木在真弓的耳边那样低语着,但却没有打算切断遥控开关。岂止如此,他
  更是扭动弓支的身体,使她朝向学生们。
   「授课还没有结束啊,真弓老师。你发出的奇怪声音使我们全体都感到吃惊
  呢」
   藤木故意似的大声说着,手则从后面钻入到真弓的超短迷你裙中,来回抚摩
  她那裸体的屁股。
   「哎呀……好痛苦……哦……我要死了」
   即使打算忍耐,但无法忍耐,真弓在藤木那手的运动下还是发出了声音。
   「那么,真弓老师,请继续授课」
   「啊,停止……啊,哎呀……不要……」
   「真是好兴奋啊。呵呵呵,他们好像在等着改变授课内容的样子」
   听到藤木说的话,室田和濑川也高兴地上了讲坛。
   「嘿嘿,为了授课能够继续,我们要调查啦,真弓老师」
   「调查那个超短裙中的状况,明白吗?」
   真弓突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映就是逃跑,但室田和濑川先一步从左
  右抓住了她的手臂。下面的瞬间,藤木那正来回抚摩真弓屁股的手一口气卷起了
  超短裙的下摆。
   「呀……呀!」
   真弓的喉咙里迸出了哀鸣。而学生们的眼睛在第一时间就看向她的裸体下半
  身,真弓似乎感到全身着了火。草木繁茂处的黑色毛发很鲜明,那里头有个奇怪
  的假阳具,除此之外就是白到一个斑点都没有的皮肤。那假阳具正发出电动声音
  振荡着,起伏着。
   「啊!……别看!」
   禁不住要蹲下身体,不过左右被抓住手臂,一切都是徒劳的,只有腰在不停
  起伏。
   「老师真让人吃惊啊。小穴里竟然插着那种东西」
   「怪不得发出那么妖媚的声音。你是像一边使小穴觉得高兴,一边授课,是
  吧」
   室田和濑川故意似的说笑了起来。原本人声嘈杂的教室也立刻变得安静了。
  除了藤木他们,全部没有了声音,只是凝视着女教师的裸体下半身,身体几乎要
  忍不住要扑上去。
   「啊,不要看!」
   真弓左右挥动着黑发,大声哭了起来。
   「呵呵呵,原来自己在小穴里预先插入了那种东西,是不是很舒服啊,真弓
  老师」
   藤木说着话,同时那来回抚摩屁股的手摸索向了肛门。
   「啊,哎呀……不要!」
   真弓的哭声越发强烈。
   「尽量高潮好了,老师。如果忍耐的话也是对身体不太好吧」
   藤木一边揉挤着肛门,一边继续戏弄真弓。
   真弓的肛门已经被从小穴溢出的蜜液粘湿,现在像溶化掉一样的柔软。藤木
  一向指尖投入力量就沉了进去。
   「哎呀……哎呀,不可以……」
   伴随着真弓的哭声,身体也开始苦闷起来。
   「啊,啊……不行……不行……」
   真弓的身体好像被电流袭击,剧烈摇晃腰部,正好配合藤木的手指一点一点
  沉入肛门。
   「嘿嘿,被大家看着是不时更加心情舒畅啊?老师」
   「真是吃惊呢。汁液都流到大腿的内侧了哟」
   学生们看不见藤木的手指进入真弓的肛门。但是,真弓身心已经在肉欲的快
  感中被翻弄,几乎与一只雌性动物没有区别。已经忘记了害羞和恐惧,忘记了自
  己正被学生们看着,只觉得自己快要到达高潮。
   「哎呀……,已经……哎呀……」
   身体像是在不停打冷战,真弓大声呼喊起来。
   「呵呵呵,大家看到了吧,这是不是高潮呢?真弓老师」
   真弓忘我的点着头。她的腰和两脚都发出着细小的痉挛。就在即将到达高潮
  的最后一步时,假阳具突然停止了运动。藤木插在肛门里的手指也迅速地拔了出
  来。
   (啊……哎呀,怎么……)
   真弓惊慌失措起来。
   藤木他们三人则是哈哈大笑,其他的学生们也嘈杂了起来。被卷起的超短迷
  你裙也被修整好了。
   「哎呀……」
   即将迎来高潮的瞬间又被拉了回来,真弓剧烈地咬着嘴唇。但为了寻求最后
  被给予的东西,真弓亲自让自己的腰起伏。
   「呵呵呵,那么,下课后还有超过补习授课哦。想参加的人都去濑川那报名」
  藤木对学生们说道。
   「4」
   午休时间,真弓避开众人,去了体育馆后面。她的手上拿着一个大信封。由
  于必须交给藤木他们期末考试题,信封里不只有英语的,连数学等等的题目都在
  其中。虽说是被胁迫的,但对学生泄露考试题目的行为还是使她恐惧,真弓的手
  脚都在哆嗦。
   「嘿嘿,是不是拿来了,真弓老师」
   体育馆后面,藤木他们三人一边吸着香烟,一边等候着真弓。
   「都在那信封里吗?拿过来」
   「这种事……我作为教师的话,已经失去资格了」
   「不用担心的哟。作性教育的教师还是可以的。呵呵呵,而且还相当简单,
  只用你的身体就可以了」
   藤木从真弓的手中夺过信封,确认了一下里面的考试题。
   「很好,有了这个东西,今年用不着留级啦」
   「不知道一张能卖多少钱呢?嘿嘿」
   藤木他们一边讨论着考试题,一边高兴地笑了起来。
   真弓咬住嘴唇,把头垂得低低的,颤动的手紧握着。
   「要遵守你们说过的话啊。拜托。已经按你们说的做了……,以后不要再纠
  缠我」
   「那是开玩笑的哟,如此好的身体我们怎么舍得放手」
   「我们要尽情享受学园生活呢。真弓老师也能享乐吧」
   「而且性教育也才刚刚开始,性教育课3也要进行哟」
   室田和濑川淫笑起来。
   真弓的嘴唇哆嗦起来,对这帮禽兽们说什么也是徒劳的。
   「拜托……取出来……」
   「取出什么?真弓老师」
   「那个……至少,这个……」
   真弓用颤抖的手,在超短迷你裙上面压住大腿根儿。原来真弓的胯股之间还
  插着假阳具。
   藤木他们互看了一下,哈哈大笑。
   「就那样插入着吧,真弓老师。如果你偷偷抽出来的话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说过了,那是为了在补习授课中发情的」
   「嘿嘿,补习授课的时候插着那东西真是有乐趣啊」
   真弓嘴唇再次哆嗦,左右不停地摇着头。
   「小穴现在是怎样的情形?显示一下哟,老师」
   「不要」
   藤木走近了,真弓禁不住往后边退。但她的身体被室田和濑川固定着,根本
  无法逃避。
   室田突然打了真弓的脸颊。
   「卷起裙子哟,老师」
   「啊,别打」
   真弓发出害怕的声音,亲自用颤动的手滑动超短裙。
   阳光下,真弓的裸体下半身开始露出。那白色肌理的细小的皮肤是那么晃眼。
  由于媚肉里有假阳具,大腿不能互相并上。而且那柔肉已经充血,也湿透了。
   「呵呵呵,好像溶化的样子啊。已经发情了哟」
   「那东西很好的插入着呢,小穴也在抽动」
   「真是好景色啊,真弓老师」
   藤木他们在真弓的前面蹲了下来,仔细观察着那里。
   藤木和濑川伸出了手,确认柔肉是否溶化,那插入假阳具的媚肉正抽动着,
  肉褶粘满温热蜜汁,几乎要烂了。
   「啊,哦……不可以……哎呀,已经……」
   真弓孱弱地摇着头,开始啜泣。
   「我想看真弓老师的屁股孔」
   说着,室田转到真弓后面。打开她的屁股,开始观察里头的肛门。
   真弓的肛门也抽动着,像是在喘息。虽然没有和媚肉一样被插入异物,但奶
  油的药效也很明显。
   室田开始用指尖按摩肛门。肛门的粘膜就像吸着指尖一样,手指很容易地沉
  了进去。
   「啊,啊……停止……哎呀……」
   真弓不停挥动着黑发,扭立起了腰。
   手指同时玩弄着媚肉和肛门,特别是肛门里的手指,竟然隔着薄薄的粘膜与
  前面的假阳具互相摩擦,这样一来,真弓的身体彻底燃烧了。官能的火焰也同时
  熊熊燃烧起来。
   「哦……不要在这种地方,哎呀……」
   「你想要在教室被大家一边看一边讲解吗?真弓老师」
   「不……哎呀……」
   「老师难道只考虑到小穴吗?屁股孔也在发情吧」
   「嘿嘿,真弓老师的屁股孔真是厉害啊,那感觉真棒」
   室田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肛门捆紧手指的触觉使他兴奋不已。吱溜一下勒紧
  了,忽然又松缓,接着再次勒紧。
   「室田,用这个东西吧」
   濑川取出了肛栓棒。这是每次聚会用到的肛门责备工具。而且充分涂上了春
  药奶油。
   「哎呀……那种东西,不要用……,啊……」
   「嘿嘿,没发觉屁股孔已经溶化了吗?一定是想要什么东西插入」
   「啊,疯子……哎呀,已经……,不要啊……」
   「即使讨厌也要放入屁股孔的哟,真弓老师」
   室田一拉出手指,肛栓棒的尖端就替换到肛门上。慢慢地捻动进去。
   「啊,哦……啊,哎呀……」
   真弓反射性地打算用手抖落肛栓棒,不过,那只手被濑川抓住了。
   肛栓棒慢慢地转动着,一边推开真弓的肛门,一边卷进粘膜里。那感觉使真
  弓因苦恼而心烦意乱,激烈地用力甩动腰部。
   「呵呵呵,插入屁股孔啦,而且小穴也捆紧着假阳具哟。又有汁液溢出来啦」
   真弓刚要发出哭声就剧烈地咬住牙齿,只是稍微发出一点呻吟。大的声音还
  是不能发出来的。
   肛栓棒已经沉入真弓的肛门十厘米那样,肛门也被扩张两厘米多,却仍在绷
  紧着肛栓棒。
   「这样就好了。嘿嘿,这可不是随便能享受到的啊,真弓老师」
   「总之,为了补习授课,小穴和屁股孔都要充分发情哦,老师」
   室田他们三人哈哈大笑起来。这样才总算修理好被卷起的裙子。
   「这样的话,屁股孔也得到了爱抚,也该返回校舍啦」
   「真恋慕啊,老师的身体真是太有潜力啦」
   推着真弓的背向前走。但还没走两步,真弓的双膝就颤动起来,一步也走不
  了了。
   「哎呀,这样是无法走路的」
   真弓用力甩动起了黑发。
   脚步的前进中使她清楚的认识到假阳具和肛栓棒的存在,那前后互相摩擦的
  感觉夺走了真弓两脚的力量。
   「拜托,取出来……哎呀,我已经不能走路了」
   「没问题的,真弓老师。连补习时都要这样」
   「啊……,只保留屁股里的好吗?求求你了」
   真弓啜泣着,恳求着,也明白无论怎么恳求他们也不会宽恕。尽管如此,真
  弓还是两步三步就走不动了,然后再重复恳求。
   「我说让你快走!」
   藤木抽打起真弓的屁股,赶着她走。
   「哎呀……」
   真弓用手帕擦去眼泪,不断溢出的蜜汁使大腿内侧变得粘滑。
   (啊,这种事……哎呀,已经……,不行……又要高潮了)
   那样的呼声禁不住要从喉咙里喊出来,真弓只好越发强力地咬紧牙齿。已经
  将近半日都是这样的状态。在这样下去她真的快要疯了。
   (我是不是干脆冒着被惩罚的危险抽出来呢?不管是补习授课还是什么都好,
  只要能逃出这样的地狱就行……)
   真弓开始那样想。
   「5」
   下午的授课是一年E组和二年A组,不过真弓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课的。
  媚肉里有假阳具,肛门里有肛栓棒,如果双膝一颤动的话,假阳具和肛栓棒所带
  来的感觉会使她像梦游一样。
   (哎呀,不得了了……)
   想不顾一切的将手伸入裙子中。但这里也是有不少不良分子的班级,真弓只
  想快点结束下午的授课。
   下课后的补习授课时间到了,室田如期来迎接真弓。
   「真弓老师,全体都在等候哟」
   「那个……」
   一瞬间,真弓露出害怕的表情,不过,已经不用再说什么了。身体像等得不
  耐烦一样地打起了冷颤。薄薄地汗液在她的额头上闪耀,嘴唇也变成为半开状,
  鼻翼哆哆嗦嗦。并且美丽的眼睛像凝视着空中一样地,显得那么空洞。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那是发情的雌性动物该有的表情吗?着急要达到高潮
  是不是」
   室田在走廊里一边提着真弓,一边窥视着她的脸。
   「是不是马上就想做爱呢,真弓老师」
   「…………」
   「是不是很高兴,那就狠狠地放开心情吧,大家也都想用这个那个的有趣方
  法疼爱你呢」
   室田恶意地对真弓一边低语,一边来回抚摩她的屁股。
   「哎呀……已经……」
   真弓已经想象到自己将要在学生们面前被玩弄,但那恐怖感却刺激女人的官
  能。
   补习授课的教室接近了,从外面就能听见淫笑声和嘈杂的叫喊。好像濑川正
  以收学费为由正在聚集着钱。
   「只要一万日元就可以看到真弓老师的小穴和屁股孔哦,要的快交钱吧」
   「特别是今天所显示的东西可不一般哟。全体都在期待着吧」
   真弓的身体颤动了,不敢再前进。
   「啊,好可怕……」
   「老师你是在害怕授课吗?不要再装模作样了哟,你是想早点儿被责备吧」
   「哎呀……」
   真弓是被室田推着进入教室中的。教室很早就被闷热的气氛充满着。注意到
  真弓进来后,欢呼声涌了起来。今天的学生们来了很多,有些都站在了走廊上。
  能有近七十人。学生门的脸上带着欲望,眼睛充着血。
   「哎呀,不要……」
   真弓禁不住往后退。但是,室田从后面推着她的背,藤木则在前面抓住了她
  的手,拉着来到讲坛上面,然后被架起来。
   「那么,是不是开始补习了?真弓老师。性教育课4开始的话,请露出本源
  的裸体」
   藤木手上拿了一根绳子,对全体人员大声宣布起来。
   「…………」
   真弓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孱弱地摇着头,嘴唇哆嗦着。
   「觉得怎么样,老师。是不是首先从灌肠开始」
   室田在后面那样低语了一句。
   「啊!」
   真弓发出了一声惊呼。
   「什么,只有那个不可以……」
   「那就要按我说的去做,明白吗?」
   「哎呀……」
   真弓被灌肠的恐怖吓到了,被命令的着开始演。蹲下身体,拉下连衣裙的拉
  锁,提心吊胆地脱了下来。学生们发出欢呼声,吹起了口哨,全部站了起来。
   「腰要扭动起来,一边扭一边脱」
   「奶也摇晃哟,老师」
   「哇,可以看见了奶啦」
   (哎呀,禽兽……)
   真弓剧烈地咬着嘴唇,终于脱去了连衣裙。
   形状很好的乳房一下弹了出来,上半身变成为裸体后,连衣裙顺着大腿滑到
  脚下。
   「变成裸体啦。好棒的身体,太兴奋啦!万岁!」
   「小穴里插入着什么吗?好像是振动器啊」
   「屁股孔里也插入着。喂,快看啊」
   学生们的欲望一口气上升到极致,不断有怪叫声传出来。
   真弓已经不敢抬起脸来。死死地用手遮住大腿根儿和屁股缝,只是那穿着高
  跟鞋的双脚却在哆哆嗦嗦震动。
   啪!藤木打了一下真弓的屁股。
   「要绑了哟,双手放在背后」
   「不……哎呀,不要绑,我不会逃跑的」
   「今天的补习需要被绑啦,真弓老师」
   说着,室田抓住真弓的手腕子,将她的双手反剪到后背。藤木则快速地缠上
  绳子,绑住了在背后交叉的手腕子。又在乳房的上下也缠上一圈,连着用力绞紧
  绳子。
   「哎呀……,不要」
   真弓呻吟了起来。
   绳子头被顶棚的钩挂连接,真弓突然变成站着的姿势,被吊了起来。
   室田和濑川又从左右抓住真弓的足踝,各自缠上绳子。最后向左右拉,真弓
  那穿着高跟鞋的双脚强行被打开了。
   「哎呀……那种事,哎呀……」
   真弓的两脚起伏着,不断左右挥动着黑发。
   由于两脚被大大地打开了,胯股之间的假阳具被清晰的展现出来。真弓的胯
  股之间满是溢出的蜜汁。假阳具和肛栓棒像桩子一样地扎进身体。又因为真弓的
  两脚在不停起伏,假阳具有脱落的趋势。
   「哎呀……哎呀」
   忙惊慌的止住身体的苦闷,真弓剧烈的勒紧了假阳具。此时正大张开双腿,
  想勒紧也不容易。假阳具就快要落下来了。
   「哎呀,啊」
   真弓剧烈地咬住嘴唇,竭尽下半身的力量。
   「如果掉下来就要受到惩罚」
   藤木故意地在真弓耳边那样低语。
   学生们用亮闪闪眼睛看着,有的发出了呻吟声,有的口水都流拉下来。
   「看来很粘滑啊,不过,屁股孔还是那样绷紧着」
   室田和濑川大声戏弄起来,鼓动着学生们。
   「呵呵呵,小穴在抽动呢,看来是在往上吸那假阳具哟,真弓老师」
   「真弓老师,请原谅我的无礼,你的胯部怎么那样粘滑哟」
   「呵呵呵,首先检验真弓老师的小穴和屁股孔有多紧绷」
   藤木那样说了一句,学生们又涌起一阵欢呼。
   「不,哦……那种事……哎呀,不行,不可以啊」
   真弓声音在颤抖,激烈地摇着头。
   藤木已经在真弓前面蹲了下来,手伸到媚肉里插着的假阳具。那东西有十五
  厘米长,后面还缠着线,线后带一个小钩,此时上面正挂着一个小扁秤砣。
   「啊,哎呀……」
   假阳具开始脱落了。
   真弓发出一声哀鸣,竭尽下半身的力量。
   「呵呵呵,如果掉下来会受到惩罚」
   藤木笑着说道。同时有加了一个秤砣上去。
   「啊,不行……哎呀,不行了……」
   「那就自己往上吸哟,真弓老师」
   「啊,哎呀,要掉了……啊」
   「嘿嘿,只有上面的嘴有用吗?下面的嘴也要勒紧,就快要掉了哟,老师」
   藤木和室田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么,加几个秤砣,假阳具会从真弓老师的小穴里掉下来?」
   「我猜是五个」
   「我赌是七个。真是恋慕啊,老师,能更加勒紧小穴吗?」
   不断有一千日元纸币和五千日元纸币的下注。
   「嘿嘿,屁股孔那里也要调查哟」
   室田抓住真弓的肛门里的肛栓棒,也在后面挂上线钩,放上了秤砣。
   「屁股孔好像绷得很紧,那就首先从五个开始吧,真弓老师」
   「那种事……不要啊……哎呀,哦,不要」
   「呵呵呵,前面和后面都很厉害。不要忘记了,如果小下来的话会受到惩罚
  的」
   室田和藤木在后面和前面各自增加着秤砣。肛栓棒上已经挂了七个,假阳具
  上也挂了四个,真弓的身体已经在摇晃了。
   「哎呀,不要……哎呀,啊……这种事,太变态了」
   真弓的全身出了粘汗。也明白那学生们都在嘲笑。
   「哎呀……」
   真弓拼命的努力,但假阳具和肛栓棒都随着增加重量而在脱落。
   「怎么样,真弓老师。没问题吧」
   「或者,你是打算放弃呢,老师」
   就在这时,藤木突然把振动器的遥控开关打开了。发出电动的声音,假阳具
  淫乱地振荡起来。
   「呀……哎呀,不,不行……」
   真弓的头向后仰去,喉咙里发出了哀鸣声。同时,刚增加一个秤砣后,假阳
  具就脱落了。掉在地板上的假阳具仍在起伏跳动。
   (待续)  ?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