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比性更冷】第一章


  第一章 简单是复杂的开始
   我叫杨君,今年31岁。身高181CM,有点瘦。但身体结实,毕竟咱有
  打架和踢球的底子。个人认为本人长的一般,是那种靠人格魅力吸引女孩的人。
   小学的时候学习好,经常是全班第一名,但是每学期结束时,老师总会在学
  生手册的评语里写到" 自我控制能力差" 这句话。原因是我太淘气了。
   到了中学,学习依然很好的,但我发现我开始喜欢女生了。上课的时候总是
  会神游。不定是想哪个女孩,也许是到年龄了,我的青春期应该就是从那个时候
  开始的。
   高中,开始谈恋爱,打架,逃课,喝酒,被拘留,做爱,离家出走。高中的
  我跟变了个人似的。父母一直认为我那时是中了什么邪,其实我这人本事骨子里
  就有邪恶,再加上高中时不懂事,所以那段时间真是干了太多的坏事。
   大学,高中光玩了,学习直线下降。老师告诉我大学是没戏了,老师低估了,
  成绩差没关系,我可以考艺术院校。仗着有些美术的根底,加上3个月的应试突
  击。我成功的考上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我上学那会叫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谈
  恋爱,CS,网恋,踢球,扑克,麻将,喝酒。大学没干别的。
   毕业后,进了一家私企做室内设计师。不断的跳槽,到06年我的月薪已经
  过万。目前已经不给别人打工了,和大学同宿舍的哥们弄了个设计室。单不多,
  也不忙,利润还可以。每年我能拿个几十万。满足了,毕竟刚创业没几年。毕业
  后只处过两个正式的女友,有过多次的一夜情。说实话,自毕业以后,我不再喜
  欢恋爱的过程了。不像学生时代,特喜欢恋爱的过程,喜欢恋爱的感觉。现在看
  到美女,只有一个想法- 晚上把她睡了能挺爽的。进入社会后,对漂亮女孩的认
  知已经有所改变。(确切的说,应该是对这个社会有了新的认知)
   这些年虽说花钱总是大手大脚的,但还是攒了些存款。在东四环上东国际买
  了套两室的房子。毕业那些父母赞助了我一辆捷达,去年我给卖了,换了辆迈腾。
  日子在北京来说可以算是脱离贫穷了,在老家大连可以算是小康了。
   我出生在大连,直到大学才离开家。没有人不喜欢自己的家乡,所以,我深
  爱着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提到大连就得说说我的两个铁哥们- 吴志良和孙江。
  他俩都是我高中的同学,我在高中干的那点坏事,这两个人都参与了。我一直认
  为自己完全是被他俩带坏了。
   吴志良,跟我同岁。也是大连人,家庭有背景,父亲是省里的干部(这关系
  到政治,俺就不多说了)。高中毕业啥也没考上,他老子给他送到加拿大去留学。
  说是去留学,狗毛都没学到,4年后回国时只会两样- 英语和泡妞。回国后,他
  那牛比的老子又给他在北京安排了一个牛比的工作,在中国建设银行总行工作。
  吴志良在东三环外的著名的地产- 棕榈泉买了套三室的房子,开着一辆奥迪A4。
  在北京,这样的日子就是小康。
   孙江,一样是同岁。大连人,家里是开饭店的。毕业后在大连开始做小买卖。
  在商圈锻炼了几年,积累了些经验,在大连干了进出口贸易公司。简单说,就是
  从日本进口化妆品,然后批发。公司不算大规模,但收入可观,毕竟人家是贸易
  公司。估计他一年能整个两三百万的。去年结的婚,娶了个小两岁的媳妇。
   我们三人是这篇文章的男主角,因此我重点介绍了一下,别闲烦。女主角等
  到出现时我会介绍的。文章中的一些配角也会出现时介绍。好了,我就不多说了,
  开始给大家讲一讲我这两年的故事。
   北京的初夏就已经非常的热了,街上的女孩穿的越来越少了。各种性感迷人
  的短裙,热裤,吊带,已经布满了大街小巷。经常和朋友们开玩笑,说要是能在
  CBD拿一板凳在街上坐一天,看着身边的各种美女,那该多幸福啊。
   今天公司不忙,我一直在网上斗地主,感觉时间不早了,看了看表已经快5
  点了。唉" 一天的工作终于要结束了,工作真累啊,地主真难斗啊。铃………铃
  ……
   " 喂,孙猴?(孙江的外号叫孙猴)" 我接起了电话。
   " 靠,我是你孙大爷,干鸡毛呢?"
   " 你君爷工作呢,咋呀?啥事啊?没事别打扰我工作啊。" 我说道。
   " 我马上上飞机,去北京,估计六点半能到,你和骚良(吴志良的外号)去
  来机场接我。
   " 靠,给你牛比的,还的两个爷爷一起去接你,你又来北京干什么?首都不
  欢迎你这种素质低的人,你不知道啊?"
   " 靠,好了,你跟骚良说吧,我要登机了,不说了,君哥,一定要来啊。"
  孙江挂了电话。
   我挂了电话后给吴志良打了个电话,商量了一下。决定由吴志良开车来接我,
  我今晚把放公司就不开了,然后我俩去机场接孙江。
   顺利接上孙江后,我们三人去了东四环边上的一家泰国餐馆。有半年没见孙
  江了,他一直在大连忙他公司的事,根本没时间来北京。聊聊才知道,他这次是
  来考察日本的另外一个品牌化妆品公司的。这个公司在北京设有办事处,他这两
  天会去办事处看看。骚良还是老样子,每隔两天就得就酒吧或者夜总会,不为别
  的就是去找姑娘。他叫骚良纯粹是因为他太骚了。上个月骚良给我介绍了一个女
  孩,是在大连万达集团北京公司工作的。她和吴志良是在贷款业务中认识的,骚
  良觉得这女孩不错就介绍给我了。这个月我和这女孩约会了几次,已经把她拿下
  了。酒足饭饱,牛比吹的也差不多了,孙江发话了" 唉,这才8点半。一会哪潇
  洒去?"
   " 找个地方打牌吧" 我接道。
   " 靠,我来趟北京就打牌啊?怎么也得找个妹妹玩玩啊" 孙江否决了我的提
  议。
   " 一离开媳妇你就不是你了,我和骚良找找妹妹还正常,你一个结了婚的人,
  你出来的色啥呀?"
   " 我已经都安排好了,一会跟我走,带你俩去个好地方玩玩" 吴志良说道。
   结帐走人,吴志良开着车来到望京,到了望京东拐西拐来到了一个叫假日花
  园的酒店。
   孙江一看是酒店便有点急了" 靠,来酒店干什么,睡觉啊?这才几点?这就
  是你安排的活动?"
   " 别着急,跟我进去就知道了" 吴志良不慌不忙的说道。
   三人下了车,吴志良带路进了酒店。别说,这酒店档次还蛮高的,只是从来
  没听说过这。我是搞室内设计的,一进酒店便四下里打量这个酒店大厅的装修。
  欧式的,装修的非常的奢华。估计是没少花银子,应该老外设计的,国内设计师
  是做不出这么地道的欧式风格的。吴志良直接带我们到了二楼,进了一个门。靠,
  门里面和门外面简直两个世界啊。纯现代的装修风格,一条走道两边都是门。一
  看就明白了,KTV,走道里的灯光五彩缤纷,右手边有个吧台。吧台里坐着三
  个吧员,穿着整齐的制服。吧台外坐这两男一女,没穿制服,穿的都很休闲。这
  三人年纪差不多,估摸着都在三十七八左右。
   中间矮胖的男人见我们三个进来,起身迎了过来,满脸堆笑,点头哈腰。
   " 吴总来了?房间都安排好了,我带你们过去。" 胖男人说着带我们三人往
  走道深处走。快到走道的尽头,胖男人推开一扇门。" 吴总,你看看这个房间可
  以吗?"
   吴志良第一个走进房间,四下看看," 成,就这屋吧,夏经理,给叫点漂亮
  的,能出台的姑娘过来。" 吴志良边说边从钱包里拿出了500元钱塞到胖男人
  的手里。" 吴总你太见外了,你放心,我现在去带姑娘过来,包几位哥满意。"
  说完便出去了。
   这个房间有30平米左右,装修和外面一样是现代风格的,同样是极其的奢
  华,和KTV一样,一排真皮,两个茶几,对面是一个50寸左右的液晶电视,
  一个卫生间。我们三人刚坐下,便进来一个服务生端茶倒水,又拿进来一些果盘
  和小零食。
   这样的歌厅我们都来过,但这个地方很特别,装修太豪华了。估计这一个包
  间的装修就得个三五十万。我和孙江都跟骚良问起了这的情况,骚良简单的给我
  们介绍了一下。
   这是吴志良前几天和他们副行长来的,这里不是完全对外的,算是一个比较
  私密的地方。这里一是姑娘漂亮,服务周到。二就是贵。包间一小时800元,
  酒水随便喝。小姐坐台是500元,出台一夜是2000元。说实话,我是第一
  次来这么贵的KTV。平时去的地方出台也就是800元一小时,我就感觉已经
  很不错了。这牛比人就是不一样,人家玩的地方也这么牛比。
   我们三人正闲聊着,胖子敲门进来。" 小姐来了,几位哥选选?"
   胖子说着走进来,身后跟着十来个小姐。全都穿着兰色的制服,上衣开的很
  大,下面是一条刚刚能盖住内裤的短裙,腿上穿着很色的长筒丝袜。
   " 先生们晚上好!" 胖子大声说到。
   " 先生们晚上好!" 十几个小姐一齐说到。
   我们三人坐在那里挨个打量着眼前的小姐。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啊。这里贵
  有人家贵的道理里。眼前这十几个小姐各个都在20岁出头,胸大,皮肤白,腿
  是又细又长,脸长的各不一样,可各个都是美人胚子,气质好的跟个金领似的。
  有青纯的,有野性的,有端庄的,反正是啥样都有,啥样的都很吸引人。
   我苦恼了,估计吴志良和孙江这时也很苦恼。每一个都那么招操。该选谁啊?
   我们正犹豫呢,胖子开口了" 怎么?不满意?那我再换一批小姐进来?"
   " 不用不用,挺好的。" 吴志良赶忙说到。
   " 你吧。" 吴志良指着中间的一个看着挺野的一个女孩说到。
   " 你好,我叫莎莎" 这女孩说完便坐在了吴志良的身边。
   " 你。" 孙江随即也选了一个。
   没办法了,该我选了,虽然每一个我都想选,可不成啊,随便来一个得了。
   " 你。" 我指着一个看似清纯的女孩说到。女孩坐到了我身边,胖子对其他
  没被选上的小姐挥了一下手,小姐们行了个礼便乖乖的走了出去。胖子临走前说
  :" 哥几个玩好,有什么就让小姐叫我,我又来几个客人,我去招呼一下。" 又
  对着坐在我们身边的小姐说到:" 都给我陪好了啊,都大大方方的。" 转身出了
  房间。
   服务生进来打开了电视和影响,放起了音乐。并询问我们喝什么酒,我们不
  爱洋酒,决定来点啤酒得了。
   我选的小姐叫蒙蒙,河北人,北理工的在校大学生。是不是真的是北理工,
  对我来说无所谓,气质好就OK,我是来嫖的又不是来相亲的。开始都没唱歌,
  先是小姐们边陪我们聊天,边陪我们喝着酒,偶尔玩会色子。大约40分钟过去
  了,酒已经喝了差不多了,大家的酒劲也上来了。
   吴志良身边的小姐起身到点歌机那点了首迪曲,三个小姐全都站到了房间中
  央的空地上跳起舞。我们三人坐在那里看,真的很享受,三个身材一级棒的美女,
  穿着制服在你面前跳着性感的舞蹈,不时的还对你做出挑逗的动作,绝了!
   三个小姐跳了一会,可能是觉得就她们三个跳没意思,便过来拉我们三个。
  别犹豫了上吧,这时酒劲正高。来吧,我们六个人在两两一对的在中间跳着。大
  家玩的都很疯,出来玩就是放松。几分钟大家都累了,换了音乐,大家又都坐了
  下来。音乐舒缓,灯光昏暗。我和蒙蒙已经报在了一起,我的手上上下下的开始
  乱摸,蒙蒙也并不拒绝,反而把脸凑了过来,轻吻我的脸颊,我的耳朵。本来酒
  意正浓,被她这么一亲,我开始兴奋起来。她也被我摸的兴奋起来,嘴里不时发
  出诱人的呻吟声。
   我转头看了看吴志良,他也正看着我,我给了他一个眼神,多年的哥们了,
  他心领神会。坐起来对我们说:" 十一点多了,喝差不多了吧?咱们撤吧。"
   我和孙江都很赞同他的提议,孙江问到:" 一会哪去啊?"
   " 跟我走吧,我都说安排好了。"
   买了单,我们六人出了酒店。" 靠,就一辆车,坐不下啊。" 孙江嘀嘀咕咕。
   " 没关系,我有车,坐我车里两个人,我开车跟着你们的车。" 孙江身边的
  女孩说到。
   真他妈的,这小姐开的是一辆迈腾。妈比的,小姐开的车跟我的一样,我心
  里这个气啊。操,我混了这么多年,刚跟人家一个20岁出头的小姑娘一个德行。
  心里真他妈窝火。我和蒙蒙还有莎莎坐吴志良的A4,孙江坐迈腾。两辆车一前
  一后驶离这里。吴志良带我们来到大望路的一家四星级的酒店,到前台开了三个
  大床间(就是双人床的单人间)。妈的,这个酒店够黑的,单人间一夜居然88
  0元。吴志良坚持要给这三间的押金都交了,这回我不干了。" 骚良,这回让我
  来吧,刚才唱歌都你是结的。孙江来了也得让我表示表示啊。" 我急忙说到。
   " 靠,什么你呀我呀的,咱们还撤这个?我来得来,下次你来。" 吴志良坚
  持着要他来。我也不好再说了。钱也不是很多,他结就结吧。
   六个人说说笑笑的跟随着服务生来到了酒店6层,三个房间是挨着的,蒙蒙
  跟着我进入了其中的一间。临近房间前,吴志良对我和孙江说:" 唉,一个小时
  后咱们打牌啊,来我这屋。" 说着便领着他身边的小姐进了房间。
   房间装修蛮不错的,也比较大。我先洗了个澡,出来看见蒙蒙坐在床上看电
  视呢。在歌厅里灯光比较暗,外加光喝酒了,一直没有仔细的看她。这回房间的
  灯光明亮,我开始仔细的打量起床上的这个女孩。
   蒙蒙长长的头发都快到腰,很直很黑。眼睛大大的,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电视。
  在KTV真是没有选错,眼前的这个女孩太漂亮了,到了北影(北京电影学院)
  那也绝对能排在前面。
   蒙蒙发现了我正在注视她,脸有些红了,轻轻的对我说:" 看什么呢?""哦,
  没什么,就是看看美女。"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去洗澡吧。" 我躺到了床
  上,蒙蒙去洗澡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有些激动,心里甜甜的。怪了,怎么会有
  这样的感觉?
   说实话,我带小姐或者是一夜情的姑娘出来玩,已经太多次了。我本身对小
  姐的印象一般,小姐的穴松的要命,干起来没什么感觉。躺在床上等女孩洗澡,
  这种事只有在我高中的时候才会激动。可今天我怎么又这样了,我已经不是纯情
  小男孩了呀!这个蒙蒙再漂亮,她也只是个小姐啊。怎么搞的我象是一个刚刚初
  恋的处男一样激动呢?
   我正胡思乱想呢,蒙蒙从卫生间出来了,身上围着浴巾,手里拿着衣服。对
  我笑了笑说:" 关灯可以吗?""别关啊,你这么漂亮,我可不舍得关。" 蒙蒙犹
  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关,她放下手里的衣服走到了床边。轻轻的上了床。
   蒙蒙上床后慢慢的脱下了浴巾,轻轻的靠在了我的怀里。肤白如雪,没有任
  何瑕疵,少女的体香浸透着我的肺腑,光洁如玉,每一寸肌肤读是那样晶莹剔透。
  蒙蒙的胸不算大,但也不小,属于是正正好好的那种,由于她年龄还小,所以两
  个洁白的乳房直挺挺的,粉红色的乳头娇嫩欲滴;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笔
  直的小腿、秀气的脚趾犹如婴儿般细致。
   刹那间我热血澎湃,左手将蒙蒙搂在怀里,一边用右手着每一寸肌肤,
  她的乳房正好一只手可以掌握,是那样柔软,我揉抓着她的乳房,她用浅浅的呻
  吟应和着。
   我开始吸吮她的乳头,蒙蒙似乎对此非常敏感,当被我含住的一瞬间,她浑
  身颤抖了一下,
   她仰起头,轻轻的吻着我的脖子。我把手伸向了她的下面,随即用手隔着内
  裤抚摩着她的小穴。" 嗯……哼……" 蒙蒙轻轻的呻吟着,我慢慢的将身体向下
  移,来到了她的两腿之间。拉下了她的内裤,我仔细的欣赏著蒙蒙三角地带的迷
  人风光。只见一小片弯曲黑亮的阴毛,长在她的小腹和高隆的阴阜四周,下面是
  一条细细的肉缝,两片鲜嫩阴唇呈淡淡的粉红色,一些透明的液体已经流了出来。
  老子第一次看见小姐的穴跟处女的穴长的一样,我用手轻轻地拨开那两片鲜嫩的
  阴唇,发现里面又有两片绯红色的小阴唇,而顶端一粒深红色的小肉核正微微地
  颤抖著。我发誓,我从来没给小姐口交过,我一向认为小姐的骚穴太脏了,有些
  小姐要求我口交,我都拒绝了。可眼前的这个蜜穴实在是太吸引我了。我越看越
  爱,忍不住张口将那粒小肉核含住,用嘴唇吸吮著、用舌头舐著、又用牙齿轻轻
  地咬著,不时再把我的舌尖吐进蒙蒙的阴道里面,舐刮著她阴道璧周围的嫩肉。
  一股热烫而带点儿腥味和硷味的淫水,从蜜穴里决堤而出。蜜穴中不断地溢出新
  鲜的蜜汁,都流进了我嘴里。
   我停止了品尝蒙蒙的蜜穴,转身躺在了床上,示意她给我口交。蒙蒙被我刚
  才那么一舔,她即害羞有兴奋,小脸已经全红了。她轻轻的拉下我的内裤,左手
  轻轻的握住了那已经青筋暴起的鸡巴。张开小嘴慢慢含了下去。蒙蒙口交的水平
  实在是一般,可以说是很差。不过我还是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跨下的这个女孩
  实在是太漂亮了。享受了不到一分钟,我的阴茎此时也暴涨如柱,我觉得应该是
  时候了,于是用手分开她的双腿,跪在她双腿之间,青筋暴涨的鸡巴正对着蒙蒙
  饥渴的蜜穴,我看了看蒙蒙,她期待的目光告诉我,可以进入了。
   我抓住了鸡巴,向洞口引去。我的腰向下一沉,由于她的小穴已经湿的一塌
  糊涂,所以毫不费力的全部插了进去,与此同时,蒙蒙也" 啊" 的一声发出了畅
  快的呻吟。蒙蒙的爱液越来越多,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我大幅度的抽插着,每
  一下都直捣谷底,发出啪啪的声响。大概干了几十下,琳突然一只手紧紧的抱住
  了我的上身,另一只手抱着我的屁股,两腿紧紧的缠绕在我的腰上,疯狂的扭动
  起来,她停止了呻吟,似乎正在享受着什么。
   我拉起蒙蒙,让她趴跪在床上。我扶着她的纤腰,从后面对准了她湿漉漉的
  小穴,长驱直入,一插到底。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用力。蒙蒙又开始动情
  的呻吟,前身干脆趴在床上,高挺着屁股,任我驰骋。随着蒙蒙阴道的一阵收缩,
  她来了第一次高潮,一股阴精热辣辣的喷在了我的龟头上。小穴把鸡巴紧紧的夹
  住,让我不能抽出来。我干脆一插到底,让鸡巴连根没入,一点缝隙也没有,然
  后左右摆动起臀部,研磨阴唇的同时让龟头也左右撞击她的阴道,快感瞬间升级,
  一阵高潮袭过,蒙蒙的淫水泛滥了,顺着大腿根部流了下来。整个人也随之瘫软,
  趴到了床上。
   我帮蒙蒙翻了个身,分开她的双腿,扛在肩上。一手扒开阴唇,一手握着鸡
  巴,用龟头上下挑弄着蒙蒙的阴蒂。没几下,蒙蒙的性欲再次被唤起。" 嗯……
  快……我……要……""你要什么?" 我问到,同时继续挑弄着蒙蒙的阴蒂。" 讨
  厌……我要……你……干我……" 我听到这句话,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同时
  更激发了我的欲望,我用力分开她的双腿,将鸡巴一寸不留的插了进去。猛干了
  四十多下,随着她阴道的阵阵紧缩,我也到达了快感的巅峰,鸡巴涨到了极限,
  我将暴怒的鸡巴一下狠插到谷底,积蓄已久的欲火喷薄而出,一泻如瀑。
   我们两个没有说话,她默默的躺在我的怀里。我点燃了一根烟,边抽着烟,
  边看着怀里的这个尤物。心里顿时对蒙蒙产生了好奇,我开口问她做这行多久了。
  她并没有马上回答我,犹豫了一下,说到:" 2个月,你信吗?""信啊。" 我和
  她一问一答的聊了起来。蒙蒙真名叫王丽蒙,家在河北,父母离异。她跟着母亲
  生活,现在就读于北京理工大学,已经大四了,应该是到社会实习的时候了。蒙
  蒙的母亲已经下岗,家里的生活可以说是贫困。她想过上优越的生活,而且是想
  很快的过上这样的生活。因此做了小姐,她不想干太久,她的愿望是1,2年内
  挣到在北京够买个房子,把她母亲接到北京,她就不做了。我们正聊着,我的电
  话响了,是吴志良打来的,叫我去他房间打牌。我说太困了,推辞了。
   和蒙蒙聊着聊着便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已经是7点多了。蒙蒙还在睡,我
  拍了拍她的屁股把她叫了起。两人分别洗了个澡。我从钱包里拿出2000元钱
  递给了蒙蒙。她接过钱对我说了声谢谢。我笑了笑问她,可以给我留个电话吗?
  她爽快的告诉了我。我拨通了她的电话,然后告诉她,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
  话就找我,对了,我如果哪天约你出来吃饭的话,你收钱吗?蒙蒙白了我一眼说
  :" 你是在骂我吗?" 我笑了笑," 不是骂你,开个玩笑而已。"
   我给吴志良打了个电话,问他起来了没有。他和孙江都已经起来了。六个人
  一下去酒店的餐厅吃过早餐,便个奔东西。三个女孩开着迈腾走了。孙江去日本
  公司考察,自己打车走了。吴志良开车把我送到了公司。
   公司今天还是很闲,我依然是无聊的在网上斗地主。时不时我会回味一下昨
  晚发生的事情。2000元一夜的小姐,确实很不一样。下午,孙江来了电话。
  他突然决定晚上的飞机回大连,我问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急。他告诉我,他去这个
  公司发现这个产品非常的好,他们很快就谈拢了。日本公司说马上能给他发邀请
  函,邀请他去日本总部去考察,他今晚就得回大连去办一些手续。
   孙江回了大连,我的生活又回归了平静。这一个星期我没见吴志良给我介绍
  的那个女孩。可是偶尔会想起王丽蒙,有几次电话都拿出来了,可想了想还是没
  打。和一个小姐玩感情,那样的话也太傻了。
   又过了一周,孙江打来了电话。说他已经从日本回来了,说日本的这家公司
  有多么多么的好,说日本的姑娘有多么多么的骚。孙江说了很多日本的服务业,
  我非常有兴致听他说这些,毕竟看了N多年的本日毛片,可从来没亲身体会过日
  本骚娘们在床上的功夫。不知不觉我开始羡慕起孙江来。和孙江白虎了白天,孙
  江突然问到,哥们,你现在手头方便吗?我说还可以,问他怎么了。
   孙江拿这个产品的代理加上他初期在国内的运营,初步预算需要800万左
  右。他手头只有500多万,他想让我和吴志良入点股进来。我对贸易不懂,但
  我对孙江放心。这么多年的铁哥们,别说入股,就是跟我借,我也没二话。我告
  诉孙江我出150万,吴志良出150万也没问题。至于股份不股份的随便。孙
  江很高兴,哥们,啥也不说了。兄弟就是兄弟。孙江有点激动。我让他留下他的
  银行帐号,第二天把钱打了过去。
   我手里有200多万,给孙江拿去150万,我剩下的钱也够我用了。何况
  公司虽说现在的业务不是特别兴旺,但每个月还是有进帐的。
   转眼已经是7月底了,距离北京奥运会没多久了。奥运期间北京将会特别的
  严格,为了空气质量能够达标,北京建委颁布了文件,北京从7月20号起所有
  建筑装饰累工程必须全部停工。这下我们做设计的也没事可做了,只能放假了。
  好久没在夏天回大连了。我决定趁这个假期回大连好好歇歇,好好玩。吴志良也
  决定在8月请个年假回大连。我们还可以回大连看看那个我们拥有股份的公司,
  现在咋样了?
   给大家介绍个人物,这个人在下面的文章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我不是独生子女,我有个哥哥,比我大4岁。在大连市公安局刑贞科当副科
  长,结婚已经5年了,有一个3岁的儿子。嫂子比我大一岁,也是大连人,在大
  连某集团公司做财务。两人的工作都不错,工资虽然不是很高,但灰色收入不少。
  嫂子有个亲生的妹妹叫吴瑶。今年26岁,从英国留学回国不到一年。在北京的
  某私企做行政。在四惠附近和同事合租了一个两室的房子。吴瑶和嫂子一样,长
  的十分的漂亮,肌肤雪白,身材诱人,穿着很前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我第一
  眼见到她,便被她的美色所吸引。由于是嫂子的亲妹妹,因此虽然心里很把这个
  美人给办了,但理性控制着自己没有那么去做。
   我和吴瑶在北京见面的机会不多,大家都各忙各的,一两个月我们会在一起
  吃个饭。在回大连前我告诉了家里,嫂子告诉我说吴瑶8月也放假,也准备回大
  连,让我带上她。
   8月3日,我和吴志良月好早上一起开车回大连。由于北京实施单双号限行,
  我和吴志良的车都是单号。所以只能是3号这样的单日子走。我和吴志良约好8
  点在四环京沈高速入口处见。我6点半从家出发,先去四惠接吴瑶。然后再去与
  骚良汇合。
   到了吴瑶家楼下,我给吴瑶打了个电话。让吴瑶下楼,吴瑶叫我先上去坐会,
  等她一下,她昨晚和同事喝酒喝到很晚,才刚刚起床,还没梳洗打扮。我想也好,
  我正好肚子有点不舒服,上去还可以上个厕所。一会到了高速上厕所可不是随处
  都有的。
   我停好车,上楼来到了吴瑶家。吴瑶睡眼朦胧的给我开门,招呼我坐下。吴
  瑶租的这个房子有80多平米,两个卧室一间客厅一间厨房一间卫生间。房子装
  修的一般,但很新。和吴瑶合租的女孩是她的同事,三天前已经回老家- 青岛了。
  吴瑶给我倒了杯水,让我先坐会,她去洗个澡,很快我们便可以出发。
   十分钟左右,吴瑶从卫生间出来,对我说:" 不好意思,再等十分钟,我换
  身衣服,简单化个装就OK了。""没事,你画你的,我正好肚子不舒服,我上个
  厕所。" 我说完起身进了卫生间。
   我从高中起就有肠炎,闹肚子是常事,我都习惯了。一般情况下都是,上一
  次厕所就好了,而且很快。
   吴瑶刚才厕所里洗完澡,厕所里弥漫着水蒸汽。我坐在马桶上快速的解决了
  闹肚子问题。起身到洗手台洗手,突然间看到了洗手太边上一个洗衣篮,看见洗
  衣篮里的最上面放着一条淡粉色三角裤,应该是吴瑶刚才洗澡时换下来还没来得
  及洗的内裤,我好奇的拿起了内裤,找到那贴着吴瑶私处的那一小块地方,只见
  那地方一片淡黄色的尿渍,上面还有半透明的湿湿的分泌物,吴瑶昨晚喝酒了,
  所以分泌物会多一些,用手摸一下还粘粘的,中间可以明显的看得出有一条细细
  的缝,那是吴瑶的两片小肉中间的细缝所留下的痕迹,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开始膨
  胀,呼吸也变的急促。感觉自己又紧张又兴奋。我轻轻的内裤放在我的鼻子上,
  啊!我差点没叫出来,那味道太逼真了,有股酸酸的气味,主要还是腥味,还有
  少许的尿臊,这种混合的气味让我觉得我快要爆裂了。我右手拉开拉链,握住早
  已坚硬如铁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我把分泌物放到嘴里,用舌尖舔了舔,是咸
  的,仿佛又有点甜,凉凉的黏液,我再也受不了了,把内裤放在鼻子上用力吸着,
  慢慢舔着她的白带,闭上眼睛……好象吴瑶的小嫩穴就在我面前,只感觉鸡巴又
  酥又麻,全身紧绷。卟,一股浓浓的白色黏液涌了出来,我射了。我快速清理了
  现场,把内裤放回了原处。若无其事的走出了卫生间。
   回到客厅又等了5分钟左右,吴瑶终于收拾完了。吴瑶的行李不少,两个大
  皮箱,一个双肩包,一个手提包。将吴瑶的行李放进了车后备箱。吴瑶的双肩包
  和手里包放到了车后座上,她坐在了副驾座位上,我们正式出发了。
   我开着迈腾驶离了吴瑶家所在的小区,由四惠桥上了东四环。" 君哥,咱们
  得开多长时间能到?"
   " 要是保持140迈的话,路上不耽搁的情况下,不到就个小时就到。"
   " 哦,这么久呢?这样,你开累了就让我开,咱俩换着开。不然你一个人开
  太累了。"
   " 哦,好啊。没事反正咱们不急,慢点开,120迈就行,这样不是很累。
  对了,我还有个哥们也跟咱们一起回大连。他也开着车呢,他在京沈入口出跟咱
  们汇合。"
   " 哦,你哥们也是大连人?"
   " 是啊,我高中同学。在北京建行总行上班,他这段时间修年假。"
   四惠到京沈入口不远,我和吴瑶闲聊了几句,车便到了京沈入口。骚良的车
  A4开着双闪停在路边的紧急停车带里。我将车停在了骚良的后面,骚良看见我
  到了,便从车上下来了,副驾驶也跟出了一个女孩。长的很漂亮,但气质不是好,
  有点想夜总会的小姐。穿着一身运动服,个子中等,身材蛮不错的。她跟着骚良
  向我走来。我和吴瑶也下了车迎上前去。
   " 靠,杨君。咋有女朋友了,都没带给我见一见。我等了你多久你知道不?
  咋的,一大早还得和你对象亲热一下才能出门啊?"
   " 别胡咧咧!这是我嫂子的妹妹,叫吴瑶。在北京工作,也放假了,跟我一
  起回大连。" 我说着看了一眼吴瑶,吴瑶被刚才骚良说的话弄的满脸通红。
   我对吴瑶说:" 吴瑶,别介意,这小子就这样,素质低。这是吴志良,我哥
  们。"
   " 你好,刚才不好意思,你别介意。我是杨君的高中同学。" 吴志良赶忙向
  吴瑶道歉。
   " 哦,你好,没事。我不生气。" 吴瑶接到。
   " 这是我女朋友刘嘉,北京人,这回跟我大连看看,没去过大连。这次她算
  是旅游。"
   四个人相互打了招呼,我把骚良叫到一边,低声问到:" 啥时候又整的MM?
  怎么?这次玩真的?要带回家给你家人看看?"
   " 真毛真,就是玩玩。没准备带回家,我在中山广场不有个公寓闲着呢吗,
  给她安排到那住。"
   " 哦,行。你是真他妈骚。"
   " 对了,你嫂子这个MM不错啊,你俩是不有一腿啊?"
   " 滚鸡巴蛋!别鸡巴瞎说,我嫂子的亲妹妹,我能乱扯吗?"
   " 操,那你给我吧。我挺喜欢。"
   " 滚,别鸡巴打她主意啊。别废话了赶快走吧。"
   四人各自上了车,加大油门,车开的飞快。两辆车,四个人,向美丽的大连
  驶去。
   " 君哥,吃早饭了吗?" 吴瑶说着从双肩包里拿出了一大袋的吃的。
   " 吃了,你刚才没吃呢,饿了吧?" 我边开着车边回答她。
   " 恩,有点饿了,给,你喝点果汁吧。" 吴瑶打开了一瓶果汁递给了我。
   我接过果汁喝了两口又递还给她,吴瑶从袋子里拿出了之前买好的三明志吃
  了起来。
   " 我买了好多零食呢,你要吃什么就跟我说,我递给你。或者一会我开一会,
  你吃点东西。"
   吴瑶的几句话,使我的心里暖暖的。我虽然有女朋友,但一直是一个人住。
  只是偶尔会带些各样的姑娘回家。很久没人这么关心我了,她温柔体贴的几句话,
  几个动作。让我对身边的这个有亲属关系的女孩有了更大的好感。突然想起了刚
  才在吴瑶家卫生间的行为,脸开始发烫。
   心想,杨君啊,你真是个混蛋啊。你咋能干出那种变态的事呢?我谴责着自
  己的邪恶。可吴瑶的那个性感的内裤的画面却总是出现在我的眼前。心跳也跟变
  快。我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这些,默默的对自己说:" 别想了,吴瑶是嫂子的妹妹,
  可不能乱想。"
   吴瑶看来是真饿了,很快吃完了三明志。
   " 君哥,我姐和姐夫最近咋样啊?我好久没见过他们了。"
   " 我也快3个月没见他们了,上次见他们还是五一呢。他俩挺好的,强强
  (我哥的孩子)也挺好的。"
   " 我好想强强啊,我这回给强强买了好多玩具的,都在皮箱里呢。"
   " 怪不得皮箱那么重,原来都是给强强买的玩具啊?我这大侄子可真幸福啊。
  有个这么好的小姨。对了,我哥前天出差去深圳了。说是有个重要的案子,一个
  星期之后能回大连。"
   " 姐夫又去办案了?那我去我姐家陪我姐住去。"
   我和吴瑶见面次数很少,她之前一直在国外,回国后虽然在北京,可大家都
  很忙。而且和她毕竟不是很熟,所以也很少见面。我对吴瑶并不了解。今天算是
  我和吴瑶聊最多最久的一次。开长途车本来就很枯燥乏味,和她聊聊天即能缓解
  压力,又能拉近和她的距离。我和吴瑶聊很多,她给我讲了她在英国的生活,讲
  了她现在的工作,讲了她童年的故事。我也说了不少,从上学的故事讲到了现在
  的工作,生活。
   4,5个小时过去了,中间我们停了两三次车休息,每次休息基本都控制在
  10分钟以内。
   我把我的事对吴瑶讲的差不多了,可路还长着呢,还得继续讲啊。我想了想,
  那就给她讲点我上学时不光彩的事吧。跟她讲起了我上学时打架的事情,给她讲
  那是我在学校混的有多牛比,有多销帐,又讲到了我被人打的事情。
   吴瑶似乎对这类事情非常感兴趣,不停的问着我那些事情的细节,她听的津
  津有问。还不时的夸奖我。
   和吴瑶的聊天了解到,吴瑶在出国之前一直是那种书呆子,在学校里,在家
  里都是十分的乖巧。而自从去了英国,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我明白这都是因为
  国外的环境所早成的。
   几个小时的闲聊,我和吴瑶的关系亲近了许多,象是两个相见恨晚的知己。
  她在我面前也放松了很多,她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盒爱喜牌香烟对我说到:" 我
  抽根烟,你千万别和我姐说,她知道了准保骂我。"
   " 抽吧,你放心,我不会说的,给我也点一根。我抽不了你这个,给我点我
  的烟。"
   " 好的,憋死我了。早知道我刚才就抽了。" 吴瑶帮我拿了支红塔山,又给
  我点了火。
   "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我问到。
   " 去英国半年,那时候特别想家,没什么朋友。我经常去校内的一个小酒吧
  喝酒,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 你咋没带回个老外对象回来呀?"
   " 得了,饶了我吧。我不喜欢老外,老外虽然帅,可是那一身的毛,我总感
  觉那是动物,看看还行,处对象可没戏。"
   " 那你在那没男朋友?"
   " 有过两三个,都是中国人。后来我回国了,也就分了。"
   " 啊??两三个??你可以啊,同时交这么多,你忙的过来吗?"
   " 去,不是同时。"
   " 哈哈,我知道,我开玩笑呢。"
   聊着聊着,车已经开到了沈阳。我和骚良通了电话,决定在沈阳的休息站歇
  一歇,加点油,上个厕所,吹会牛比。
   离开沈阳,上了沈大高速。这时已经是吴瑶在开车了,她说我开了这么久已
  经太累了,她非要开会,让我歇歇。我推辞了几次,但没拗过她,只好同意了。
  虽然我连续开了5个多小时,但一直和吴瑶在聊天,而且我发现我喜欢跟她聊天,
  所以我并没有感觉到很疲劳。
   车又开了几个小时,我和吴瑶彼此更加熟悉了,已经开始相互开玩笑了。马
  上就要进大连市区了,我跟骚良通了个电话。骚良提议一起吃个饭然后在各自回
  家。我和吴瑶都拒绝了,吴瑶的父母和我嫂子都在等她吃饭,而我父母也早早准
  备好饭菜在家里等着我呢。
   进了大连,我的车骚良的车分开了。我把吴瑶送到了她家,简单的和她家人
  及我嫂子聊了几句,便自己回家了。
   到了家的事就不详细说了。
   第二天上午,我还没睡醒呢,孙江来了电话。约中午去胜利路的天天渔港吃
  饭,说给我们接风。我梳洗打扮之后离开了家门。
   到了天天渔港已经是十一点半。到了二楼的一个包间,孙江和她媳妇已经到
  了。
   孙江的媳妇叫李想,28岁,是个很大气的女人。气质非常好,长的很白,
  性格很爽朗。在西安路开了一家美容院,她和孙江是一路人,都是天生做生意的
  料。李想的家(她父母家,她没结婚之前的家)和我家在同一个小区。上高中时
  我追过李想,接送过她上学,也一起吃过两次饭,可以说我们俩都快成了,结果
  我喜欢上了别的女孩,便放弃了她。几年过,阴差阳错的她成了孙江的对象,后
  来还结了婚。我和李想都没告诉孙江这件事,觉得没必要,年轻时不懂事,何况
  也没发生什么,只是追求过而已,再也是怕孙江知道了会不高兴。每次见到孙江
  夫妻俩时,我和李想都很自然的,好象以前真的不认识一样。
   我刚坐下,骚良和他的女朋友刘嘉也到了。
   酒桌上气氛非常热烈,大家也喝了不少。酒足饭饱,骚良让刘嘉去李想的美
  容院去美容。我们三个找了个按摩的地方去按摩,按摩是次要的,主要是孙江想
  跟我和骚良聊聊公司的事。
   我们三人合股的这个公司已经运营两个月,目前公司发展的十分理想。超出
  了孙江的预期。说实话我和骚良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我们拿钱出来就是为了帮
  帮孙江,并没有指望能挣多少钱。据孙江讲,我们到了年底就可以分红了。而且
  分红的数目很可观,我和骚良每人大约能分到100多万。我和骚良对这个都很
  意外,没想到居然能分这么多,比其他的投资的回报都要高。我和骚良玩命的夸
  了一痛孙江。
   三个人按完摩,在边上找了一家棋牌室,包了个房间,三个人斗起了地主。
  斗地主和打麻将是我们三个在一起是在爱做的事情,当然了,还有泡妞。玩到了
  下午5点多,李想带着刘嘉也来了。今天斗地主的胜者是我,赢了1000多元。
  刘嘉说让我请客吃饭,就当是给她接风,这里就她一个是外地人,而且刚到大连
  第二天。我欣然同意了,不过刘嘉还有一个要求,就是让我叫上吴瑶。刘嘉在大
  连就我们这几个认识的人,刘嘉希望这几个人今晚都能出现,人多点还能热闹一
  点。
   其实我挺想叫吴瑶来的,一是因为他们4个人都是一对一对的,就单我一个
  人挺别扭的。二是我确实也有点想吴瑶了。本来我想叫却没借口,这回好了,刘
  嘉成全了我。我立即拨通了吴瑶的电话。
   " 喂,吴瑶,我是杨君。忙什么呢?"
   " 哦,君哥,没忙啥,在我姐家跟我姐聊天呢,有事?"
   " 哦,是这样,今晚决定给刘嘉接风,刘嘉让叫着你来,她说她在大连没什
  么认识的人,希望你今晚能来。"
   " 哦,是这样,恩,行啊,几点?在哪?"
   " 你准备一下吧,我们现在去接你。"
   挂断电话,我们5人兵分两路。他们4个直接去饭店,我去我哥家接吴瑶。
  打牌的地方离我哥家很近,10分钟就到了。我没上楼,在楼下给吴瑶打了个电
  话。2分钟吴瑶便下来了,吴瑶今天穿着一条连衣裙,是那种日本风格的。上身
  是砍袖的,下面的裙子很短,高于膝盖大约有10公分。裙子比较贴身,把吴瑶
  完美的曲线映衬的十分完美,吴瑶的胸不大,属于中等大小,小屁股翘翘的,两
  天白皙的腿又直又长。靠,看的我都快流鼻血了,心想,你是不是故意穿成这样,
  好为了勾引我啊?
   吴瑶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说:" 咋了你,发什么呆啊?"
   " 没有,就是看你太漂亮了,我这正想入非非呢。"
   " 去你的,少埋汰我了。咱走吧。"
   我和吴瑶来到了饭店,他们4个人已经在包间里吹了好久牛比了。我和吴瑶
  一进包间,他们4个人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整个包间里鸦雀无声,4个人都直
  勾勾的看着吴瑶,我明显的能看出骚良和孙江的眼神里充满了色情,这俩个王八
  蛋肯定在对吴瑶进行意淫呢。
   刘嘉先开口了:" 大美女来啦,快坐啊。"
   " 孙江,李想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美女是吴瑶,……"
   我分别做了介绍,孙江,李想,吴瑶三人之间打了招呼。我和吴瑶便坐下了。
  " 吴瑶,你今天太漂亮了,对了,你有对象了吗?" 骚良问到。
   " 你找死啊?吴瑶这么漂亮能没对象?就算没有,人家也看不上你啊。" 刘
  嘉掐了骚良一下说到。大家顿时大笑。
   " 活该,咋没掐死你呢?" 孙江说。
   今天大家都很开心,每个人都喝了些酒。席间,骚良总在不时的偷瞄吴瑶。
  吴瑶并没发现,可我确看的清清楚楚,心里暗骂,这王八蛋,我得盯紧点,他他
  妈啥事都干的出来。
   回到大连已经快10天了,每一两天我们六个人都会聚一聚。其余的时间我
  就是陪父母,或者去我哥家看我大侄子。这些天和吴瑶的接触,我发现自己喜欢
  上了吴瑶。可是她是我嫂子的妹妹,我不能轻易的对她表示什么或者做什么越轨
  的事情,更何况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这要不是亲戚该多好啊,我早给她拿下
  了。每次我们6个人出来玩,我们都是一对一对的,就好象我和吴瑶也是情侣,
  吴瑶也很自然的一直跟着我。我和吴瑶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感觉非常的亲切。
  她对我越是自然我越是心里没低,她这么自然不会就是把我当成哥哥了吧,这样
  的话,那我可彻底就没戏了。
   晚上,骚良打来电话,说刘嘉再呆上一两天就要走了,他提议明天我们6个
  人去开发区的小岛上玩,晚上租个别墅大家在里面住一宿。我当然同意了,只要
  是能和吴瑶出来玩,玩什么我无所谓的。我给吴瑶去了电话,告诉她这个计划,
  她也同意了。
   第二天清晨,我们6人在西安路集合。孙江开来了他公司的奥德赛,我们6
  人前往了开发区。到了开发区,放下车换乘船到了小岛。8月中旬是大连旅游最
  好的季节,这个时候的大连天气非常好,海水也很热了。我们先选了一个别墅租
  了下来,租别墅很便宜的,一个三层的别墅一夜只需要800元。各自选了房间,
  孙江和李想在三楼东侧的房间,骚良和刘嘉在三层西侧的房间,我和吴瑶分别在
  二层东侧和西侧的房间。
   放下我们带来的食物和洗涑用品,我们便跑到海边去玩。
   整整一下午,大家玩的很开心,我和吴瑶也很融洽。六个人,两个人是夫妻,
  两个人是情侣,自然而然我和吴瑶被看成为一对。
   晚上,已有人在海边给我们准备了篝火,各种海鲜和啤酒。今天大家仿佛都
  特别的高兴,酒喝的特别的多。尤其是骚良,玩命的灌我和吴瑶,频频的对我和
  吴瑶举杯。我心想,哥们就是哥们,真够意思,明摆着是想把我和吴瑶灌醉了,
  好让我和吴瑶在今晚发生点什么。其实我也认为今天是个很好的机会,是应该跟
  吴瑶再进一步的时候,所以我并不拒绝骚良。同时也劝着吴瑶多喝点。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六个人都已经醉了。骚良不时的和吴瑶开着玩笑,经过
  这些天和大家的接触,吴瑶和这几个人也很熟了,所以骚良的一些玩笑,吴瑶会
  经常用玩笑回过去。
   六个人聊到开心的时候,大家又一起举杯。这杯酒喝完后,我便睡着了。我
  本身就量就差,再加上骚良玩命灌我,我便成了第一个倒下的人。
   胃里一阵翻滚,嘴里一股酸水反上来,我知道我要吐了。我拼命的睁开眼睛,
  起身之后。发现自己正在房间里,我快步走到卫生间,开始狂吐。吐了两次,感
  觉不会吐了,但还是迷迷忽忽的。口渴的不行,我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没发现有
  水。应该在一层的冰箱里,我晃晃悠悠的走出房间,准备下楼。
   当我经过吴瑶房间时,听见房间内传出" ……恩……啊……。" 的呻吟声,
  估计是喝多了头疼,或者是想吐。我想去看看吴瑶,她喝了这么多,我其实挺心
  疼的。我来到吴瑶房间的门前,发现门没有关严,留有大约4CM的一条缝。
  从门逢能清楚的看见吴瑶的房间还开着灯,我靠近门缝仔细一看。眼前的一
  幕差点没令我昏倒,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吴瑶躺在床上一丝不挂,身上正是我
  的铁哥们骚良。骚良的鸡巴正一下一下狠狠的干进吴瑶的小穴里,吴瑶眯成里一
  条缝,满脸通红,轻轻的发出" ……啊……恩……" 的呻吟声。
   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有木棍削到了头,整个脑袋嗡嗡的。我想踹门进去,想
  抓住骚良往死里打。我握紧了拳头,感觉自己刹那间浑身在颤抖。我僵硬的站在
  那里,大约5秒钟的时间。我改变了主义,我没办法冲进去。
   我和吴瑶没有确定情侣关系,所以她是自由的。骚良和吴瑶发生的这件事有
  可能是你情我愿,我不确定是骚良在迷奸吴瑶。所以我没有理由和道理冲进去。
  房间里,骚良还在继续操干着我喜欢的女孩,我的心想刀绞一样的疼痛。我
  无法在看下去了。我转身下了楼,到冰箱里拿出了一打啤酒。快速的走向海边。
  我坐在沙滩上,望着前面漆黑的大海,听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
   我脑子里很乱,我克制自己不去回想发生的一切。我只想喝酒。" 心里很痛
  吧?" 漆黑的海边,突然的有人说话,把我吓了一跳。我紧忙转过头,看见李想
  正站在我的后面。
   " 没有啊,我睡不着,来这坐会。" 我装出一副没事发生的样子。
   " 哦,我刚才楼上下来,路过了2楼吴瑶的房间。"
   " 哦,你怎么不睡觉?下来干什么?" 我问到。
   " 我也睡不着,下来坐会,陪我聊会儿行吗?"
   我没拒绝李想,因为我想聊天,无论聊什么都想,只要能让我不去想刚才的
  事情就好。李想从我手边拿过两罐啤酒,坐在我的身旁喝了起来。
   她边喝边说,我边听边喝。李想今天睡不着,是因为这两天正和孙江吵架。
  在大家面前他俩一直在演戏,没流露出一丝的痕迹。几天前她发现了孙江在外面
  有情人,两人吵的不可开交。孙江和她都不想离婚,孙江答应她和那个情人以后
  在也不联系了,以后再也不会做出轨的事了,可李想心里还是很疼苦。
   后来又聊到了2楼房间里发生的事,她安慰我,我安慰她。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还在和李想聊着,酒也喝了差不多了。李想一直在哭,
  她把头靠在了我的怀里。我将李想搂在怀里,她的哭泣让我感觉怀里这个美丽的
  女孩和我一样的悲惨。这个我曾经追求过的女孩居然有着和我一样的命运。
   我慢慢低下头,轻轻的的把嘴贴上了李想的嘴,李想并没有拒绝。而且配合
  着把舌头也伸到了我的嘴里。那滋味是幽香甘甜的、滑滑腻腻的,我吻了许久直
  吻到她通体燥热、浑身乏力,而我的鸡巴早已磨刀霍霍、蓄势待发。此时我左手
  缓缓的伸进李想的上衣,抚摸她丰满的美乳。李想此时喘息声连连" 嗯……哼…
  …" 我右手也已悄悄的掀起她的上衣,左手把她的胸罩打开,两只圆润乳房整个
  弹出来,又白又大,非常坚挺,乳头很小,是粉红色的,已经挺立起来了。……   未完待续……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