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侦探社(淫妻文)】(7、8连发)


  作者:yyhnxx
  是否首发:是
  2015/6/16发表于
  字数:12701字
  写在前面:第7章属于纯过渡,大家可看可不看,只是个人认为情节需要写
  了这么一段,也不是太用心,就不要计较中间的细节和逻辑关系了。每位狼友的
  对文章的回复我都会仔细拜读,大家都提了非常值得借鉴的意见,只不过因为近
  期写得进度很快,目前已经写到了14章以后,所以可能有的意见只能在后面的
  章节里得到体现,望大家见谅。这里也回应下大家的部分意见,关于肉戏,前面
  可能更多描写的是环境和心理,对肉戏着墨不多,这其实也是有意为之的,打算
  在进入正戏后再进入详细的描写,关于前面的铺垫到底有多少,应该讲到第9章
  基本就会结束了,后面如果还有铺垫只会是局部铺垫。对于妻子的转折,说实话,
  我还没完全考虑清楚,已完成的章节里她已开始转变了,但是总感觉有些突兀,
  让我再想想,争取发之前能修改的修改好。再次谢谢大家!
  (七)
  一周后,广西某市交警大队。
  " 你好,我是中海市公安局刑侦队的,之前我们发过传真。" 一个身穿夹克
  的中年男子走进交警大队。
  " 啊,你好,你是王队长吧?"
  " 对对对。" 化妆过后的我如果不是专业人员专门检查,是看不出来的。
  接待我的交警带我向指挥中心走去:" 传真我们已经收到了,你们是需要调
  取这边的监控视频是吗?"
  " 对。谢谢配合啊。"
  " 应该的应该的。" 在指挥中心的电脑前,冒充刑警的我大大咧咧的走着,
  曾经的警察经历让我再扮警察可以说轻车熟路。
  警员很快按我的要求开始调取相关的天网监控视频,并将部分视频资料拷入
  了我的移动硬盘里。1个小时后,我大模大样的离开了交警队。
  天完全黑下来后,我才回到了宾馆,绮妮跟蓝烟凝已等候了很久。
  " 怎么样?"
  " 是有问题。" 我凝重的点点头。
  走到电脑桌前,我打开笔记本,插入移动硬盘。
  " 蓝小姐男朋友家的工厂附近路段由于地处偏僻,并没有纳入天网监控,只
  有工厂门口的监控视频记录下了当天发生的车祸。" 我点开那段视频,一辆宝马
  车刚刚驶出工厂大门准备右拐入公路,一辆重型混凝土罐装车忽然冲出,直接撞
  上宝马,巨大的撞击力震得视频一阵摇晃,伴有碎片飞出。我看见尽管已过去很
  久,但蓝烟凝再见这一幕依然受到极大冲击,眼眶瞬间红了,但却死死忍住泪水
  不让落下。这是个倔强的女孩。
  " 从警方收集的证据看,当时混凝土灌装车正准备去往南庄工地,该车所属
  的永安混凝土公司也证实了这一点。从永安公司到工厂的距离大概是25公里,
  按照正常车速40公里计算,大概需要40分钟,根据警方的笔录,罐装车出发
  的时间是下午2点15分,而车祸发生的时间是3点过5分,时间大致吻合。"
  " 那这么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啊。" 绮妮奇怪的。
  " 从这个时间上看,这确实没有问题。" 我又连续调出几个视频:" 我连续
  查看了罐装车路过的几个必经的路口,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它都是正常通过了。
  但是,这问题恰恰就出在时间上。" 两个女生疑惑的看向我。
  " 你们看。" 我指向视频:" 从他路过的3个路口看,他的车速都非常快,
  我查了一下,三个路口之间的距离是11公里,从视频显示的时间计算,他通过
  的时间仅用了10分钟,加上永安公司到第一个监控头的5公里,16公里的路
  程他只用了不到15分钟。" 我看向身边的两个漂亮的女人,她们也若有所思。
  " 15分钟走了16公里,按这个速度,没有监控的这9公里他早就应该通
  过了,但是他没有,这9公里他足足走了30分钟!"
  " 这说明——!" " 他在等。 "我肯定的说:" 他在等工厂里传来的消息。
  我的实地调查也证明了这一点,在工厂以南3公里处,曾有人看见罐装车短暂了
  停了几分钟,司机似乎在抽烟。"
  " 你真棒!" 绮妮兴奋的看着我:" 才一天就把这案子给破了。"
  " 谢谢你。" 蓝烟凝也是一脸的崇拜," 终于可以逮住他了!"
  " 没那么容易。" 我摇摇头:" 其实这些疑点稍微有心点的人都能发现,凶
  手也会想到,我估计司机应该已经找不着了。"
  " 那怎么办?"
  " 报警吧。我们是私家侦探,不是警察,可以调查,至于抓人,那是警察的
  活。
  我们的活到这里就算结束了,蓝小姐准备什么时候付款呢?"
  " 啊。" 蓝烟凝有些傻眼:" 这就是八万块啊。"
  " 兄弟,我这是靠脑子吃饭,而且假冒警察,抓住是要坐牢的。" 我点燃了
  一颗烟,扒着她肩膀,口无遮拦的说。
  总体来说,对这件案子我很满意:跑了一趟交警队,八万入账。我开开心心
  的踏上了回归的路程,心里美美的算着帐,要这样下去多好,到明年就能把帐全
  给还清了。当然,我也明白,这也就是心里YY一下而已,这个社会傻子哪会那
  么多。
  正如我所预料的,接下来的日子,平淡无奇。手上接的活也大多是耗精力、
  回报少的小单,比如捉奸,这几乎成了支撑公司运转的基础性业务,让我很是郁
  闷。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奔波,我跟绮妮的交流也越来越少。几乎每隔一段
  时间,都会有海外来得小包裹,那是孙荣浩寄给绮妮的礼物,偶尔听见绮妮接到
  他的电话,说话的声音貌似越来越温柔了。我只能用拼命的工作来麻痹自己,尤
  其是眼看就要临近圣诞节了,我提前找了个案子逃避一般离开了上海。
  一周后。
  wewishyouamerrychristmasandahappynewyeargoodtidingswe
  bringtoyouandyourkingoodtidingsforchristmasandahappynewyear
  wewishyouamerrychristmaswewishyouamerrychristmasanda
  happynewyearandhaveyourselfamerry
  littlechristmas,haveyourself
  amerrylittlechristmasnight
  上海的夜晚张灯结彩,商场里到处在播放着这首圣诞歌,一群一群年轻人欢
  笑着,相拥着走过街头。
  圣诞节终于到了。
  我将外套裹得紧紧的,尽可能走在街道的黑暗处,因为我不确定对手是否仍
  跟在我的后面,肋下的刺痛让我有种晕厥的感觉,浑身发冷。我知道,这是失血
  过多的反应,我必须得尽快赶回公司。连续转过3个商场,最终确认没有人跟上
  来以后,我从侧门飞快的闪出,拦住一辆的士,快速离开。
  在一家小巷里的私人门诊里简易的包扎了一下肋下的刀伤后,我疲惫的回到
  了那个既是公司,也是卧室的" 家".因为是旧楼,楼层不高,我开门的声音都淹
  没在了楼下传来的阵阵欢快的歌声和嬉笑声。屋里没开灯,窗外霓虹灯的闪烁让
  我能看见屋里的情况。也许此刻,绮妮正跟孙荣海和他的朋友们狂欢吧。我苦笑
  着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 嗯——" 刚走到我的卧室门前,隔壁禁闭的房间里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低
  吟。我停了下来,似乎又没有,难道我出现错觉了?我转身来到绮妮的房门前,
  轻轻转动了门把,门没锁,我微微推开一点点,呆住了。
  房间里,绮妮一丝不挂的坐在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身上,微仰着头,臀部在
  他双腿间来回磨动,那是孙荣浩,他回来了。
  那一刻我的灵魂似乎已飘离了我空荡荡的驱壳,我失魂落魄的走到自己房间
  门口,打开门进去,正准备关上门,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并" 当啷啷" 一声将旁边桌上的不锈钢盘打翻在了地上。我努力的想爬起来,但
  几次挣扎后,勉强半蹲起来,然后又是一阵晕厥,这一次我彻底倒在了地上,昏
  迷前我仿佛看见绮妮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男式衬衫跑过来,露出洁白的大腿。
  "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的声音很焦急,也很遥远,然后我缓缓闭上了
  双眼,失去了知觉。
  我在做梦,梦见自己站在一个白茫茫的马路上,似乎就是公司楼下小区的马
  路,只是四周都是雾蒙蒙的,看不清楚。绮妮穿着一件男人的白色衬衣,光着双
  腿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我,微笑着伸出双手,似乎需要我的拥抱。
  " 老婆,不要离开我。" 我向她走去,她却咯咯笑着跑开,边跑边回头看我
  是否跟上。
  " 不要走,不要走!" 她却越跑越远,甚至脸上的表情也渐渐看不清了,也
  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场景忽然一变,我走进了一间还是四周都白茫茫的房间,推开门,绮妮正赤
  裸着坐在孙荣浩的身上,听见开门声,回过头,发现是我,笑了:" 来吗?来吗?
  来吗?……。"
  内心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让我梦得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白色天
  花板,我的口鼻被罩在一个透明罩子里,在我的右侧,吊着一个透明塑料瓶,牵
  下一根细细的管子。
  " 我是在哪儿?" 我还有些发懵。
  我微微转过头,发现绮妮正趴在我的床边熟睡着,睡得那么恬静和柔祥。我
  忍不住将手伸过去,抚摸着她洁白如玉的脸颊,泪水却差点下来了。
  " 你醒了!" 绮妮睁开了眼,然后惊喜的看着我。
  " 你怎么在这儿?" 我问。
  " 我不能再吗?" 绮妮的眼神黯淡下来:" 昨晚你都看到了。" 我刚准备再
  开口,病房门开了,孙浩然走了进来:" 哟,李哥醒了。" 他惊喜的,看得出不
  是做作:" 昨天可把绮妮吓坏了。"
  见孙浩然进来,绮妮站了起来迎上去:" 你怎么来了?" 她的声音很温柔。
  " 我不放心。" 孙浩然很自然的搂起她的腰回答,然后转过头来:" 李哥觉
  得怎么样?"
  " 没什么大问题,谢谢关心。" 我有些虚弱的回答,其实是因为心在滴血。
  " 你昨天是怎么回事?" 这时绮妮才想起问起事情的缘由。
  " 大意了,对方有黑社会背景,被砍了2刀。"
  " 幸亏我们都在家。" 说这话的时候绮妮脸有些红:" 医生说你失血过多,
  如果再晚来半个小时,就危险了。"
  " 谢谢你们救了我。" 我的心忽然一片宁静,对着自己曾经深爱的人说谢谢,
  我都有些佩服自己。
  " 那现在怎么办?" 绮妮问。
  " 公司的业务得暂停一下,对方的能量有些大,必须暂时躲避一下。" 我沉
  思道:" 就当你放大假吧。" 我勉强撑起一点笑容。
  " 那你呢?"
  " 我?" 我淡淡一笑:" 去进修一下吧。"
  " 这也好。要不绮妮你明天就搬我那儿去吧,安全些。" 一旁的孙浩然插嘴
  到。
  " 这……。" 绮妮迟疑的看看我," 不了,我还要看着公司。"
  " 这可不行,万一对方找上门来。" 孙浩然哪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 不了,我还是不放心。" 绮妮还是摇头。
  我知道她是顾虑我的想法,多少有一点安慰:" 我们从不直接在公司接业务,
  他们找不到的。倒是要麻烦孙先生多帮衬一下。"
  " 应该的,应该的。" 孙浩然连忙应承下来,见我跟绮妮都这样说了,他也
  不再坚持。
  " 春节我可能都不会回家过了,老人和孩子你多照顾些。" 我对绮妮叮嘱到,
  见她点点头。我故作疲倦的闭上了眼休息。绮妮见状轻轻拉拉孙浩然,走出了病
  房。
  一个月后,上海飞往洛杉矶的航班上。飞机刚刚进入平飞状态,我打开了保
  险带,站起身向厕所走去,快走到厕所门边时,旁边操作间里一名空姐走了出来。
  " 李雷?" 她忽然惊喜的叫到。我一转头,竟然是蓝烟凝。
  " 蓝小姐。" 我诧异的:" 你是这架飞机的?"
  蓝烟凝摇摇头:" 不是。我去美国培训,临时在这儿帮一下忙。让我一下,
  我去送饮料,等会儿跟你聊。"
  看得出在飞机上遇见她还是很开心。我点点头,侧身让开她,然后进了厕所。
  从厕所里回来不久,我正坐在座位上看报纸。
  " 对不起先生,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我忽然听见蓝烟凝的声音在我耳边传
  来。我一偏头,看见她正用一口娴熟的英语跟我旁边的一位老外在说话,原来她
  想跟那老外换座位,可惜我的英语挺烂,听得不是很明白,只在最后听见老外质
  疑的问了一句:" boyfriend?" " yes。Please。" 蓝烟凝
  做出一个拜托的可爱动作。
  " 你赢了。" 老外无奈的站起了身。
  " 谢谢,谢谢。" 蓝烟凝开心的在我身边坐下。
  " 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女朋友了我都不知道。" 我微笑着说。
  " 怎么,还不乐意?" 蓝烟凝威胁的:" 别人排着队等呢,便宜你了。"
  我呵呵的笑了,忽然想起什么:" 你不是大陆人吧?"
  " 怎么了?" " 上次没听出来,今天看你跟老外交流和刚刚说话的腔调好像
  不是大陆的口音。"
  " 对啊,我是台湾人。只不过一直在大陆工作。"
  从蓝烟凝的口里我也得知,杀害他男友的凶手已经抓到了,让人诧异的是跟
  他继母和堂哥无关,而是工厂的厂长因为贪污被她男友有所察觉,为防止事情败
  露铤而走险。也看得出,至少表面上,她已走出了男友意外的阴影。在得知我也
  要去美国进修后,蓝烟凝很是开心。
  " 你是自费去进修吗?去哪里?"
  "Academi"
  " 这是家什么机构?"
  " 一家专业培训机构吧,算是。前身你应该知道。Blackwater"
  " 什么?" 蓝烟凝吃惊的:" 美国黑水公司?哇,好厉害哦。"
  " 你呢,在哪里培训?"
  " 洛杉矶。真的隔好远来,我还以为在美国这半年会有个玩伴。"
  我摇摇头:" 我培训时间从早上一直排到晚上10点,时间很紧,可能陪不
  了你的。"
  " 好烦哦。" 她操着浓浓的台湾腔。
  不管怎么说,这10多个小时的飞机,身边有个赏心悦目的美女陪伴还是很
  让人愉悦的,至少与绮妮分别的不舍跟伤感被冲淡了许多。从洛杉矶机场出来,
  跟蓝烟凝留了各自电话分手后,我联系上了黑水公司接待专线。
  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很大程度上我只是怀着一个逃避的心理,但在若干
  年以后我才明白,这短短的半年对我后来的影响至深。接下来的3个月里,我每
  天只重复着三件事:不停的射击、格斗、学习最前沿的监控技术。不得不说,作
  为全世界最著名的保安公司,在将主业转向培训后,所能学到的东西确实让人受
  益匪浅,第一周,在格斗训练中,我被训得跟狗一样,鼻青脸肿,从第二周起,
  陪练就必须得时刻小心我的阴招了。也许是因为东方人身体本来就灵活,又或者
  以前在警校本身就接受过系统的格斗训练,有一定的基础,当然,更可能是我在
  这方面有异于常人的天赋,在同一批短训学员里,我很快脱颖而出,当然这与我
  每天近似疯狂的训练分不开,以至于有学员背后把我叫做中国疯子。
  " 呯呯呯呯呯" 手枪射击场里传来一阵快速连续的枪响。" 咔咔" 然后出现
  了手枪卡膛的声音。
  " 李,你是头猪吗,这已经是你这个月打坏的第二支格洛克了!谁他妈教你
  手枪是这样用的!" 场边传来射击教官的怒吼,他为我每次一拿到手枪就疯狂扣
  动扳机的动作恼火不已,但偏偏我就仿佛是个射击怪胎,比别的学员几乎高一倍
  的射速,射击精度却持平,要我控制速度像一般学员一样瞄准了射击,我反而打
  不好。教官试了很多办法,最终得出结论:这个天生的手枪速射天才。这样的结
  果就是:我比一般学员消耗的子弹要多两倍,手枪也极易出现故障。
  " 铃——!" 我正讪讪笑着应付教官的手机铃声响了。
  " 喂,李雷,你在哪里?我来北卡罗来纳了!" 手机里传来蓝烟凝的大喊。
  这妮子,几千公里啊,就这样跑过来了。我心里惊讶的,也有些小小的激动,
  换做谁,一个大美女横穿几千公里跑来看你,都会有点小激动不是。
  走出公司大门,我看见门口停着一辆黑色敞篷保时捷,蓝烟凝坐在驾驶席上
  正热情的向我招手,也不知她从哪儿弄来得。
  " 他们不让我进去。" 看我坐上副驾,她有些委屈的。
  " 这里管理很严的。" 我笑笑,心情很好:" 你怎么跑这么远过来?"
  " 很无聊啊,你又不给我打电话。"
  " 呵呵,训练太紧张了,对不住啊。" 我摸摸头道歉,心里却嘀咕着:貌似
  我们不是很熟吧。
  "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很无聊的时候突然想四处走走,就想到你了,
  然后就出发咯。" 她咯咯笑着。
  " 阿切——!" 三月的北卡罗来纳温度依然不高,坐在敞篷车里吹着凉风,
  很快我感觉自己有清鼻涕了,看看蓝烟凝,貌似只穿了一件灰色套头毛衣,不冷
  啊。
  10几分钟后,带她来到了镇上的酒吧,因为还没到晚餐时间,人不是很多。
  " 嗨,李。" 酒保熟络的跟我打着招呼。这是个五大三粗,胳膊上锈着一条
  龙纹身的白人大胖子。
  " 嗨,John。" 我跟他握了握手,两人靠过去碰碰肩膀。
  " 你女朋友?" John看看蓝烟凝。
  " NO""Yes" 我跟蓝烟凝几乎异口同声的回答。我诧异的看向回答" Y
  es" 的蓝烟凝:" 你搞什么鬼?"
  " 今天本来应该是我跟他结婚的日子。" 她忽然说,眼眶瞬间红了,轻轻扭
  过头去,她快速的抹了抹眼角。
  我点点头,转手对John打个手势:" 给她一杯DryMartini,
  我来杯Gibson。"
  " 我也要Gibson" 她举起手。
  John看着我,我看看她,然后点点头。很快,酒上来了,蓝烟凝接过,
  一口就灌了下去,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 鸡尾酒也有高度的,你傻呀。"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好一会儿,她才背过气来:" 爽!再来一杯!" 看得出,蓝烟凝的酒量不错,
  但这样空着肚子一杯接一杯,很快她就有了酒意,看着她跟John大大咧咧的
  交流,不经意间眼底流露出的悲伤,不知怎么,我有些心疼。渐渐的,天晚了,
  蓝烟凝也醉了。
  " 走了。" 我拉起已醉的晕头转向的蓝烟凝,好在她还没烂醉如泥," 你住
  哪儿?我送你过去。"
  " 我哪儿也不去" 她的舌头有些大:" 我要喝酒。"
  " 你喝醉了。" 我强行拉起她,一手将她的手搭在我的肩上,一手扶着她的
  腰,她的腰很细,很柔软。
  " 我,不要。" 她嘟嘟啷啷着。
  我也喝了酒,而且不少,再开车是不敢了,被抓住罪名可不小,只能将车开
  到附近的汽车旅馆,要了一间房,踉踉跄跄的扶着她进了房间,将她重重的放倒
  在床上。然后走进浴室里,找来一条毛巾用热水打湿了,回到房间里,仔细的为
  她擦着脸。她依然嘴里嘟嘟啷啷着什么,不停的打开我的手,脸红红的,因为仰
  头躺着,下巴显出一点婴儿肥。好不容易帮她擦完脸,我跪坐在她身边,愣愣的
  看着她:此刻,绮妮在干什么?也许正在跟孙荣浩缠绵吧。(待续)
  (八)
  我在蓝烟凝身边发了一会儿愣,眼睛看着蓝烟凝,心却飞向了大洋彼岸。许
  久,我才长吁了一口气,准备下床离开,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拉住了我的衣角。
  我回过头,蓝烟凝已经醒了,睁开了双眼看着我,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眼睛
  很大很亮,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她的眼睛好漂亮。
  " 别走。" 她弱弱的:" 我害怕一个人。" 我愣愣,还是点点头,在她身边
  坐下,靠在床背上。她顺势半趴在了我的身上,手搂着我的肚子。
  " 咳。" 我清了清喉咙,有些心虚:" 那个…咳…我只能坐一会儿。"
  " 不要。" 她的手紧了紧。
  " 你会让我误会的。" 我决定把话说清楚:" 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 看不出来。" 蓝烟凝抬起头,看着我。
  " 那个,我很坏的,下心弄了你。" 我自己都知道说这话时实在没有一点杀
  伤力。
  " 你是个好人。" 她说的这话怎么让我感觉怪怪的,貌似每个悲催的男人背
  后都会有一个女人很遗憾的对他说:" 你是个好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好在
  今晚,我似乎不是那个悲催的男人。
  " 你是个好人。" 蓝烟凝又强调了一句:" 好人应该有好报。" 她爬了起来,
  坐在了我的身上。
  一年多未尝过肉味的小弟弟立马从睡梦中苏醒。
  我困难的咽咽口水:" 蓝小姐,其实,你该知道…如果你需要…会有很多更
  优秀的男士" 说完我心里对自己一通乱骂:" 你丫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蓝烟凝坐在我的身上,俯视着我,伸过手来轻抚着我的脸颊:" 你一点都不
  像他。但是今晚,我就想找一个陌生的好人让我忘掉他。你会好好爱我吗?" 我
  没有回答,凝视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隔我是那么近,而且缓缓的,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然后一团温烫肉感印在了我的嘴上。
  我的下面立马立正,竖起了旗杆,展示它昂扬的斗志。显然她感觉到了,微
  微离开我的纯,含着些许坏笑:" 原来你也是坏人" 然后深深的再次吻上了我。
  我不知道这个吻有多久,只感觉到彼此那份带着几分贪婪的索取,她的舌很
  柔、很滑,肉肉的主动在我嘴里四处索取,纠缠,身为男人关键时刻怎能退让?
  我狂热的反攻着,灵动的挑动着她的舌尖,将它含住,一阵阵的吮吸。我的
  手紧紧箍住她的腰,用力往下压,让她隔着牛仔裤感受着我的火热和粗壮。她明
  白我的感觉,也在回应着我的感觉,一边跟我深吻,臀部用力的在我双腿间一阵
  阵的摩挲,隔着厚厚的裤子,都能感觉到彼此的火热和需求。她的主动让我可以
  放心的腾出两只手来,我的嘴始终没有离开她的唇,双手握住了她两团硕大的丰
  满,因为毛衣的缘故,显得手中更加丰满,我能摸得出她里面的胸罩是半杯的,
  很薄。
  我的拇指隔着毛衣在她胸罩上方的半杯上揉搓,其他几根手指轮番按压、揉
  动着手里的嫩肉。蓝烟凝的喘息越来越重,在一阵猛烈的亲吻后,她忽然坐直了
  身体,凝视着我,双手交叉在自己腰间,慢慢但却没有任何迟疑的脱去了她的毛
  衣。我就那样躺在床头,看着她的动作。她轻咬着嘴唇,似乎在帮助自己下定什
  么决心,手上却没有停止,双手伸到背后,轻轻一拉,那件黑色的半杯胸罩已松
  开,让她轻柔的取下,扔到一边。她很用力的在咬自己的下唇,都咬出了血丝。
  我心痛的坐起身,猛地将她抱进了怀里,尽管她那对丝毫不逊于绮妮的完美乳房
  让我恨不得就那样看一晚。我亲吻着她的脸颊和耳垂,手只是搂着她的背,她能
  感觉到我的亲吻和抚摸更多的不是情欲,而是一份怜惜和痛爱,她的眼泪终于从
  眼眶落下。
  我的下面已经完全消下,我捧着她的脸,吻着,想给她安慰。
  " 好好爱我。" 她似乎最终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来对我说,眼中还含着泪。
  我们再一次陷入了狂热的亲吻,她引导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上,她的手
  却伸到了我的腰间,笨拙的解着我的腰带。不久,她拉下了我的牛仔裤,然后是
  紧绷的内裤。我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一幕,弟弟软软的扒拉着,直到被握进她的手
  里,它刚刚抬起头,仿佛还没搞清状况,就被一团温润火烫包裹住。
  " 嘶——!" 我惊诧的看着埋头在我双腿间的蓝烟凝,她的唇正在我露出的
  阴茎下部裹动,在包裹住我的龟头一阵上下后,顺着我的阴茎,半包住上下滑动。
  第一次接受这样的一个美女服务,我的弟弟兴奋的甚至感觉到有点胀痛,而
  她仍在继续,直探入我杂草丛生的大腿根,有些生疏、胆怯的伸出自己的小舌尖
  在我的两颗蛋蛋上挑逗。我被这种挑逗刺激的浑身抖个不停,腿间的酥麻就像传
  染一样,顺着血管一直传到心窝里,酥酥麻麻痒痒的。我的阴茎被蓝烟凝握在手
  中,蛋蛋却是在她的口中,耳边传来" 哧溜哧溜" 的声音,这份感觉让我有种几
  乎要控制不住的悸动。我抓住了她的头发,不管用劲,但清晰的表达了我的舒爽,
  这让蓝烟凝更投入的为我服务,她甚至将蛋蛋包在了口里,用舌头裹住打着转,
  接着一路慢慢的,边含边用舌尖打滚着往上,并再一次将我肿胀的龟头含进了嘴
  里,舌尖围着我的马眼画着圈。
  " 嗷——!" 我的口中发出闷嚎。我猛地坐起身来,一把将她拉起,又重重
  的扔到了床上,扑了上去。
  跟绮妮的白皙一样,蓝烟凝的肌肤也白的耀眼,尤其在酒精的作用下,呈现
  出一种白里透红的桃色,更让人有种想将她生吞的冲动。她的乳比绮妮要小一号,
  但在她年轻的纤细承托下,显得更浑圆,她的乳晕比绮妮更小,只在乳头有淡淡
  的一小圈圈住嫩红的高翘乳头,我将她一对乳房握在手中,贪婪的来回挑逗着她
  的乳头,舌头一圈一圈的紧贴着她的乳头转圈,间或伸出舌尖,抵住乳头根部轻
  挑,似乎要将她乳头挑走,却让它更加坚挺。
  蓝烟凝紧闭着双目,在我的挑逗下,紧紧抓住我的头发,轻轻的哼着。我一
  手摸着她的乳房,口里含着她的另一只乳房,一手忙乱猴急的解着她的裤带,很
  快,那一抹粉灰映入我的眼底。我不得不赞美造物主的神奇,创造出大自然这最
  美丽的风景,她的双腿间阴毛很少,颜色也很淡,使得中间那条溪水潺潺的肉缝
  更加清晰诱人,两片嫩红的鲜肉合拢禁闭处皱出浅浅的几道小褶皱,嫩嫩的,纷
  纷的,此刻,禁闭的淡粉肉缝下方,两片嫩肉结合处已微微的张开一个小口,好
  似一张粉嫩的小口,似张微张,又宛若一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下心的裹住花蕊。
  一滴凝露夹在其间,闪烁出一点晶莹,我用手指轻轻一撮,凝露已带着一条
  晶莹剔透的长长尾巴滚落。我凝视着这道美景,恨不得此刻能将眼睛变成了摄像
  机,将它永远记录下来,那滑落的凝露那么乖巧的挂在她的双腿间,离那暗红的
  菊门咫尺之遥,我忍不住趴了下去,贪婪的用舌头从凝露的下方卷起,一路往上
  扫过,直到从她的花瓣上方扫过。
  " 啊!" 蓝烟凝差点叫出了声,身体控制不住的抖了一下。
  " 你真美。" 我赞叹着。手指轻轻打开她肉缝上方禁闭的两瓣,露出里面粉
  嫩的肉芽,用手指一碰,肉芽害羞的抖动了一下,双瓣又合住将它保护起来,我
  只好再用手指小心的分开,舔了上去。
  " 啊——!" 蓝烟凝再次一声轻呼,身体不安的扭动。我用舌尖触动着肉芽,
  使着暗劲,肉芽颤抖着似乎想躲避的更深,但其实却越来越露出,我的舌尖围着
  它由外往里的打转,她抖动的越来越厉害,禁闭的双瓣在晶莹的浸透下开始打开
  一角,然后在我舌头由上往下的扫弄下,分开,又合拢,我能感觉到舌尖碰触过
  的一片温润粘滑,甚至股股蜜露被扫进了我的嘴里,这样分开了,就再也不能如
  平常般合拢。
  我分开了蓝烟凝的双腿,像在品尝着珍爱般,不停的用舌头在她下体花圈、
  打扫,她的肉缝已完全打开,深藏的肉芽翻露出来,在我的眼中、在我的舌下颤
  抖,绽放,在我的舌下方,我的两根手指轻轻分开了两瓣,顺着泥泞的水路探入
  了她最宝贵、最隐晦的地方," 吱吱" 的水渍声在我手指的挤压下传来,让我既
  满足,又兴奋,我的舌在上方快速的撩、扫、舔、撮,手指在下方缓慢的进出,
  每一次出来都带出更多的蜜露。
  " 嗯——!" 蓝烟凝难受的将右手放在了嘴边,左手死死抓住床单,双腿夹
  住了我的头,撮动着。
  " 嗯,不要了,给我……" 她喃喃的。我直起了身体,跪在她的双腿间,这
  时她睁开了眼,微微抬起头,看着我的狰狞正对着自己。我握住,向上挥舞了几
  下,让她看清楚,然后抵在了她肉缝的门口,刚一接触,龟头就陷入了一片湿滑。
  看着我的抵近,感觉到下体洞口火热的触碰,蓝烟凝倒下了自己的头,长呼
  了一口气,等待着最后的时刻。我却有些恶作剧的没有完全进去,而是握住阴茎,
  用龟头抵住她的阴蒂,在她阴门口轻轻的滑动。这让她又睁开了眼,樱唇轻咬的
  瞪向我,我坏坏的笑着,就是不进去,却见她双手撑住自己,身体轻轻往下一送。
  " 嗯——啊——!" 她的细眉紧皱,随着她下体水洞被我粗壮的挤开,她轻
  咬的樱唇也张开了。
  那是一片怎么紧凑、温润的包裹。我只进去一半,就被这紧致的包裹挡住,
  我深吸一口气,压住龟头传来的激动,退出来一点点,再一用力,又深入一些,
  这样来回2、3次,终于全部探入了其中,在阴茎根部抵住了她阴门的那一刻,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蛋蛋一阵凉滑。
  " 你好紧。" 我赞叹到,下体开始缓慢的进出,每一次的深入,退出,我的
  蛋蛋都会有凉凉的,黏黏的感觉,我也爱死了这感觉,缓慢而坚定的在她下体进
  出。她抱住了我,努力的躬起身体,用她丰满的乳房贴紧我,让她的乳头在我进
  出的节奏中,在我胸口扫动,她的乳头挺了,我的乳头也硬了,我吻住了她,将
  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她含住。我的阴茎开始发力,每一次都重重的刺进最深处,
  又高高的退出,我们俩的身体发出" 啪啪" 的碰撞声。蓝烟凝喉咙里发出沉沉的
  闷哼,却依然顽强的含住我的舌头不肯放开,这让我下身仿佛注入了无穷的活力。
  我急不及待地把下体前后摆动,用阴茎在她的阴道里出入抽送,蓝烟凝的小
  腿在我背后越举越高,十指蹬得笔直,硬挺得仿佛在抽筋,颤抖得又像在发冷。
  我的一只手撑在她的身侧,支住我的身体,另一只手摁在她的丰乳上,下体全力
  的进出着她已湿滑无比的阴道,在我的眼下,我粗壮的阴茎一进一出的吞没、出
  现、又吞没在她的身体,从开始带出一层晶莹透明的粘液,到整个阴茎被裹住,
  到后来宛若打奶油一般,晶莹透明变成了一圈圈乳白的粘沫,将我的阴茎整个裹
  成了白色,蓝烟凝的手抓住床单,扯起老高,口死死咬住自己的拳头,试图努力
  控制住自己不要喊出声来,但随着我进出的频率,她越来越无法压抑自己口中不
  受控制的喃呢。
  " 舒服吗?" 我喘着粗气问她。
  她闭着眼点点头。这让我干得兴起,我猛得一抽,将阴茎从她体内抽出,抽
  得她浑身一哆嗦,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将她两只小腿提起,往后一翻,翻到她
  的头两边,让她的肉洞高高翻起,向上正对着天花板,我的眼中,她的肉洞被我
  的粗壮撑开了一个圆圆的洞,因为我的离开,正在缓缓的合拢,洞口的阴毛因为
  她的泛滥,已粘稠的粘做了凌乱的几团,正在合拢的洞口处,涌出的淫液随着她
  下体的用力鼓出一个水泡。我将她臀部往上翻起后,用手尽可能将她双腿往胸口
  压,然后站起来,蹲在了她的臀下,几乎半骑在她上翻的阴部上,靠着我的体重
  重重的再次插入。
  " 啊——!" 她终于叫出了声。看着这个曾经貌似触不可及的圣洁美女在我
  身下摆出这样放荡淫靡的姿势,这种满足感和刺激感让我很快把持不住,就在快
  速蹲插了几十下后,我猝不及防的一射如注了……。
  清晨,天还只微微亮,我半靠在房间门口的小走廊的木柱上,抽着烟。我已
  经醒了很久了,不知该如何面对房间里那个像个孩子般沉睡的女人。一个火烫的
  身体从后面靠了上来,一对丰满的圆球顶住了我的后背,她的手伸过我的腋下,
  从后面抱住我,头在我后背磨了磨似乎想找个更舒服的位置靠着。蓝烟凝醒了。
  " 早。" 我握住她抱住我胸口的手。
  " 早。" 她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慵懒," 怎么醒这么早?" 她问。
  " 睡不着。" 我握住她的手,在嘴边一吻。
  "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吗?" 她又问。
  " 严格意义上来说,你只能算是我的一个主顾,跟主顾上床这是违反我们职
  业原则的。"
  " 贫嘴。" 她笑了笑,抱住我的手紧了紧," 天亮了我就走。" 她喃喃的。
  这句话让我浑身一僵,却无话可说,其实也对,对昨晚而言,只是一个她需求遗
  忘的夜晚,又怎么会平白多出另一个牵挂。道理我懂,心还是免不了有些酸楚。
  " 舍不得我?" 她在我耳边说。
  " 你呢?" 我沉默了一会儿,反问她。她思索了几秒钟:" 不知道。对于一
  个只坚守了10来分钟的男人,我应该舍不得吗?" 她笑着,像个狐狸。
  " 你敢小看我。" 我有些囧。
  " 是啊,怎么样?" 她挑衅的。我反过身来,一把将她横抱进了房间里,她
  咯咯的笑着,然后忽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再然后房间里传来重重的喘息声和
  阵阵的低吟,不久,床又开始" 咯吱咯吱" 的响起……
  蓝烟凝走了,或许对她而言,这一晚只是她麻醉自己的一晚,而我,不过是
  她生命中一个偶然相遇的过客;对我而言,则像做了一个梦,很美的梦。
  又一个夏天到来的时候,我回到了上海,6个月我却感觉是6年,仿佛这个
  无比熟悉的城市都感觉陌生了。我没有告知绮妮我的归程,独立一人走出了机场
  大厅,从背包里找出海关报关单,准备去取我提前送达的物品。领取物品很顺利,
  不过就是些国外采购的电子设备,作为一家正规的有进出口手续的科技公司,采
  购这些设备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海关人员仔细查验了我的报关单和提货单后,
  带我上了车,来到一处巨大的货场,找到提货单上标明的集装箱,将满满7个大
  金属箱交给我。按照提前网上约好的,一辆小型货车已等候在货场外。1个小时
  后,货车驶进了考拉货仓的办公区,在这里,我长期租有2个30平米的恒温货
  仓。
  将金属箱一件一件的搬进货仓后,我付好货车款,反手关上了货仓门。
  我将金属箱一个一个的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按照做好的模具卡放着各种让
  人眼花缭乱的电子设备,而我却熟练的取出一个个零件,很快一支格洛克17手
  枪在我手中组装出来,这是我在黑水公司偏爱格洛克的一个主要原因:整支手枪
  走私不可能,但大量工程塑料的使用,使拆分开来利用零件走私变得极为方便。
  至于子弹,在国内实在不是什么很难买到的东西。我快速的抽动几下扳机,感觉
  一下它的手感,反手插到我的裤腰上,然后开始清理其他设备。
  " 铃——!" 我的手机响了,我拿出看看号码,接通:" 我马上出来。"
  我戴上宽大的墨镜走出仓库。门外小巷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停着一辆灰色的
  金杯车。我走过去,车窗放下了一半,里面伸出一个纸盒:" 你要的,9毫米全
  金属背甲弹,正宗德国货。"
  我仔细的查看了一番,纸盒里整整齐齐的是一排排金光灿灿的手枪子弹:"
  什么价?"
  " 1万5,1000发。只收现金。"
  " 操,美国只1块4,1发!"
  " 你可以去美国买啊,兄弟。" 车里的声音不无调侃的。他说的也是事实,
  我只有老老实实的掏钱。,然后接过一个沉重的纸箱子。
  " 还要点别的货不,兄弟?绝对进口货。"
  " 谢谢,不需要。" 我看看里面,抬着纸箱离开。
  晚上7点,将所有的设备整理收拾好,背上一个大背包,拧着两口整理好的
  金属箱,我打的回到了办公室。门是反锁的,看来绮妮并不在家。开门进去,我
  离开的半年房间里没有丝毫改变,被绮妮整理的整洁无比,就连我的办公桌也是
  一尘不染。没有看见绮妮和孙浩然,我的内心似乎放下了些什么,尽管我知道此
  刻不知在什么地方,她们肯定在一起。
  打开电脑,收了下电子邮件,离开前的暂停业务通知让这半年的订单几乎停
  了,邮箱里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邮件。随便给自己煮了碗面,我端着又回到电脑
  前,在一个文件密码箱里,打开了一个存储文件夹,里面整齐的按时间排列着一
  个个文件夹,最早的一个是我离开的第三天。我有些发凉,又有点偷窥般的刺激,
  早在两年前我就在办公室跟卧室里安装了若干个高清摄像头,当时绮妮还处于性
  冷淡状态,本来只是作为办公室安全监控,顺带的一点恶趣味的偷窥,如今却真
  的成了偷窥的工作,这几个摄像头分别安装在浴室、客厅和2个房间里,作为高
  科技产品,它们并不是时刻处于监控存储状态,去美国前,我已经设置了只有绮
  妮说话才会自动启动监控和存储,至于浴室里,甚至摄像头能自动识别里面的人  是否穿衣服,只有不穿衣服才会摄像留存,科技真是万能的。(待续)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