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不要啊】【138-141】【作者:弥雅】


  第138章 识交合之礼5
  他将我的两片小花瓣含在嘴里了!嘴里滋滋的吸着,那里,花瓣那里都快被吸掉了似的!
  “师父……呀……”长舌灵巧的从花瓣中间扫过,点压到珍珠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僵了,而他竟然在这样的时候,将舌尖狠狠的插入了狭窄的花穴中!
  不同於肉棒的坚硬,灵巧绵软又湿滑的舌头插入的时候,带着他灼热的呼吸,让我的整个身子都软的一塌糊涂,小穴口忍不住收缩起来,本能的挤压下,有粘腻的液体流了出来。
  “吧唧”一声,一股疯狂的快感从小穴猛烈的袭击到了头顶,师父他,以双唇抵住了花穴两边,狠狠的吮吸起小穴口来了!
  白嫩的脚趾都蜷缩起来了,这样太多了!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身子禁不住的一颤,有更多的蜜液还没有流出就被师父大力的吸了去。
  “师……父……”轻一点呀,要把我的魂都吸走了!
  师父的双唇和舌尖在我的下身肆意玩弄,将我激得娇喘连连又哭又叫,那快乐太多却让我身子更加空虚,渴望得到更多的抚慰。啊啊啊,他竟然用牙齿咬住一片花瓣轻扯!
  “不……行了……师父……啊……”到了!被师父的嘴巴玩弄到高潮了,小肚子猛的向上一挺,又被他狠心的压下,罪魁祸首竟然还留在那里,将刚才狂乱喷出来的液体尽数吮吸了进去。
  “啊……”
  禁不住的仰头高声呻吟,却被师父挺起肉棒猛烈的一插彻底截断,那久盼而至的死一般的满足将我推向了另一个更致命的灿烂高潮,身子悬在高处紧紧的绷着,连喘息都喘息不出来了。而师父还没打算就此为止。
  他将我僵硬的双腿猛的拉起,将高潮中无法动的身子扯到床榻的边缘,猛烈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这是怎样一种感受,本来还未褪去的情欲被一波一波的激起,双腿间的肉棒比我的胳膊还要粗大,菊穴里插着一根玉棒,跟肉棒挤压的力量,把中间的那层嫩肉都要磨穿了。
  “师……父……”我咬着自己的手指,禁不住流着眼泪柔声叫着,那声音怎麽好似……在求他给我更多一样。
  “小骚货,喜欢师父这麽插你麽……”师父喘息的拉着我的手,黑暗中依稀可见那性感的唇瓣一开一合,眼前的一切不甚清晰,让我的情欲更加高潮。
  “嗯……喜……欢……要师父插……”淫荡的哭喊出这样的话,娇嫩的後背被师父大力冲撞的不停的摩擦着丝绸床单,背後的濡湿除了汗水之外,就是两个淫荡的小穴流出蜜液。被他不断插入拍打的地方又热又疼又麻,让我既快乐又疼痛。
  “坏女孩,这样够了麽,嗯?还要不要更多,嗯?”那样销魂蚀骨的声音,让我的心都飘荡起来了,要……要更多的,虽然这样已经满足的快要死掉了,可是还想要更多的东西来满足……我,已经对於情欲到了贪得无厌的地步了吗?
  “还要……还要呀师父……”
  “乖孩子,看那。”头被师父推向一侧,看到的画面让我猛的惊住了……刚才的那一男一女身边,现在又多了一个女人!
  那女人……竟然俯身在被不停抽插的女子身侧,伸出小舌与那女子接吻。
  脑子轰的一声,过於惊悚的画面让我全身僵住了……两个女人,一个男人……这样的画面……全身的僵硬似乎让师父更加享受,猛烈一僵的那一瞬他低吟了一声,那饱含着情欲的声音几乎让我发狂了。
  身子被玩弄着,眼前的画面一再变化,女子伸着粉红的舌头在下面娇声浪叫的女子身上逡巡,而後又以牙齿拉住一颗红嫩的樱桃又扯又咬。
  男人一边抽插着下面的女子,一边伸手抓着上面女人的两个硕大的乳房挤弄,她禁不住的高声叫起来,贝齿放开那颗樱桃,颤动的顶端上面,是一根淫靡的丝线。丝线上方的女子红唇微敞,唇边丝丝点点都是刚刚濡湿的蜜液,紧闭的杏目耳後无辜的睁开,转身便抱着那男子唇齿交缠起来。而那男子手握着她的乳房不住的玩弄,下身却插着另外一个女人,不停的耸动。
  满室都是喘息声娇吟声,噗嗤噗哧的水声……啪啪的拍打声,脑子不住的轰鸣,身子还被师父掌控着,将最柔弱的地方一次次强硬撑开,插入。
  “要吗,犀儿也要吗?”师父的声音带着蛊惑,几乎将我的心智夺走,可是要跟别的女人分享师父,光想到这里心就像被别人狠狠的捏似的难受。
  “不……要……师父是……犀儿一个人的……”这样说着竟然傻乎乎的流泪了。
  “犀儿,真的不要吗。”耳边的声音让身子再次一僵,“啪!”大腿被狠狠的拍了一下,温涯师父低沈的喘着说道,“小骚货,想夹死我吗?”
  “师……师父……”温离师父来了。
  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师父的声音和他身上的冷香我怎麽会不记得。温涯师父低笑一声,下身猛的发力,“啊……”身子被撞的猛的一缩,我忍不住再次叫起来。
  “小浪货,要不要被两个师父操,嗯?”温离师父俯身捏住我的下巴,突然起来的男人霸气让我心里猛的一颤,除了臣服别无它法。
  “要……”我抓着师父的大手,因为下身师父的动作还不住的颤着。
  “啊,师父!”不要,温涯师父竟然退出来了!
  “怎麽,舍不得了吗?”他站在一边,高耸的肉棒形成的硕大暗影,还不住的弹跳着。
  “小犀儿这麽饿的话,不如今天我们玩点别的。”温离师父说罢,将一个半大盒子放在了床那边。
  “师父……”他们说要玩点别的,我的身子忍不住瑟缩起来,以往这麽说的时候,不知道被他们弄的多麽狼狈……这一次,他们又准备了什麽呢?
  第139章 冰与火的对待1
  温离师父点亮了床榻边的壁灯,澄黄的光芒下,我终於看清床边那一个做工精巧的小箱子。
  “想知道是什麽?”温离师父看着我,修长的食指嗒嗒的敲着。我将身子裹进丝绸里,只露了个脑瓜在外面点了点。
  “想知道,犀儿要先闭上眼睛,我说睁开才能睁开。”温涯师父俯身在耳边一说,我的脸顿时红了。他没穿衣服,刚刚说话的时候,肉棒都隔着丝绸戳在我的後背上了。
  “嗯。”师父应该不会骗我吧!
  闭上眼睛,听见箱子被打开的声音,“可以了吗?”
  “还不行。”温涯师父的声音从耳侧传来,那不安分的肉棒又趁机顶了顶。
  温离师父的脚步声渐渐的近了,仿佛也昭示着新的“游戏”即将到来。
  “可以了麽……”话音刚落,眼睛竟然被蒙上了。
  “师父!”明明说过睁开眼睛就能看过的,“师父说话不算数!”
  “犀儿急什麽,反正一会儿,你自己都要一一用过的。”温涯师父坏心的说,“等你睁开眼睛,自然就能看见了。”
  “不要蒙眼睛啦,师父,犀儿害怕。”又一次陷入了黑暗中,只隐约能看到外面的光,我的手摩挲着,抓住一双冰凉的手。
  “蒙上眼睛,犀儿的感受才更深,那样才更有意思。”师父说罢又说,“犀儿自己选,手要不要绑上呢?”
  “当然是……”
  “算了,还是不要绑了,呆会挣扎才更有意思啊!”话还没说完,师父就替我解答了。虽然答案和我想的一样,可是怎麽听都觉得味道不对。
  挣,挣扎?我紧紧拉住那双冰凉的手,说道,“师父,不要说了,我好怕……”
  “怕什麽,又不会吃了你。”冰凉的声音从手这边传来。
  “对啊,只不过是要犀儿吃些东西而已。”温涯师父话音刚落,身上的绸布被一下子扯开。眼睛被蒙着之外,全身又一次赤裸着了,不同的是,这一次却在灯光下。
  冰凉的手从我的手下抽了回去,身子被推倒在床上。有大手在赤裸的身体上缓缓抚摸着,一冰一热的两双手,分别在身体的两侧,截然不同的刺激让我身子不由得瑟缩,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大手同时来到了双乳旁边,捏着硕大的乳房揉捏玩弄,不用看也知道,已经从指缝间挤成了无比淫靡的形状。“叮呤,叮呤……”清脆的铃声从一边传来,那是什麽?
  “嗯……”冰凉的那一侧,乳尖被手指夹住,开始扯弄起来了。整个乳房刚刚已经被温涯师父玩弄的肿胀挺立了,现在一捏都有些发疼,更不要提扯得那麽长。“疼啊,师父……”我伸出手想要抓住师父,却被一只暖热的手抓住了。
  “呀!”有什麽东西,什麽冰凉东西咬在乳尖上了?我身子一挣扎,清脆悦耳的铃声随即之传来。那是什麽东西?
  双手被放开,我颤抖着手,缓缓伸向那里。
  顺着疼痛的那一点开始摸,一点一点的向上,清脆的铃声不时的传来,直到我摸到了那个声音的来源。是个木质的夹子,一头已经夹在肿胀的乳尖上,而另一侧是一个金属制的,有将近一个指节那麽宽的大铃铛。伸手想要拿下来,却听得师父说道,“犀儿不听话了麽?”
  “师父……犀儿好疼……”我的手摸着那被夹住的地方,夹得好紧。
  “小骚货自己摸着被夹住的奶子,真的好淫荡……”温离师父猛的咬住了耳垂一扯,我忍不住娇声哼了出来。
  “忍一忍,一会你就知道好处了……”温涯师父话音未落,我再次听到了清脆的铃声。
  “师父……别……不要……”我摸索着将手伸向铃声那边,却哪里躲得过武功高强的师父,左边的乳尖被大力一拽随即就是让我颤抖的一夹,“啊……”我低声叫了起来,身子又是一缩。
  “叮呤叮呤”随着身体的震动,那两个铃铛在开始响了起来。
  好奇怪,那样的感觉,好像乳尖一直被人用力的向下扯,而且那种声音,也让我想到了被妃子们养在宫里了小猫小狗。
  冰凉的那只大手伸到我下身摸了摸,随即便嗤笑出来,“不是喊疼吗,怎麽下面反倒湿了?还是说,小骚货就喜欢疼?”
  “没……呀呀……师父……”右边乳尖上的夹子竟然被无情的拉扯起来了,好疼!乳尖像要被拽下来那麽的疼,而且那样的声音,真的好羞耻啊。
  “啪啪……”左边的整个乳房都被大力的拍打起来,阵阵乳波带得夹子来回晃动,乳尖就像要被甩出去了一样,又是不断的铃声。
  “不行……啊……”为什麽,明明是被那样疼痛的玩弄,身子却已经有感觉了,下身一阵濡湿,菊穴里的玉石像得到什麽鼓励似的,开始不停的上下冲撞。
  “看看,已经淫荡成这样了。只是把你的奶子弄疼,就湿成这样了。”一根手指在我身下一抹,随即被送到唇上,“来,尝尝自己的味道。”
  乳房还被玩弄着,身子却越来越空了。好想要……唇上的触碰让我忍不住乖乖张开了嘴,伸舌舔起来。手指顺势插进了嘴里,开始来回搅动着唇舌,“这个小嘴,要用什麽玩才好呢?”
  “唔……”嘴巴也要玩吗?口中被一根手指搅得惊涛骇浪一样,口水都禁不住的顺着嘴角往外流。
  “算了吧,嘴还是留着叫给我们听好了。”温涯师父终於撤出了手指,拨弄着一边的夹子说道,“犀儿叫的不好听,我们再来玩她的小嘴。”顿了顿便俯身在我耳侧说道,“犀儿听到了麽?”
  “师父好坏!”呜呜,这时赤裸裸的威胁吗?
  “那犀儿喜欢不喜欢,师父坏?”啊,坏心的师父,说话的时候嘴唇都碰到我的唇了,又用那种低沈的声音蛊惑我。
  “喜欢……啦……”无奈的说出了这句话,在两个强大的师父身边,只有乖乖的承受了。
  “喜欢就好,犀儿喜欢,那我们就继续下去了。”等等,我後悔了可不可以啊……第140章 冰与火的对待2
  “啊,师父,凉!”一块儿冰一样的东西被放在胸口上,激得我身子猛地一缩。胸口上的夹子被扯得来回晃,两个铃铛叮当作响。
  “小犀儿的奶子真好看,下面那样白,上面又那样红,这铃铛夹上以後就更浪了……”
  “师父!”虽然是大热的天气,可身子上的那个冰块凉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更不要提,师父的手指按照那冰块在我身上来回的摩擦。
  “不行,师父……”我伸手没有抓住师父的手,却摸到了身上的冰块。颤抖的拿起来,好凉!是四方的形状,只是各个角落都被打磨成了浑圆的形状,刚握了一会儿就被冻得扔在了床上。忽然知道了,为什麽温离师父的手那麽凉。
  “犀儿有没有想过,要是这东西放进你这张小嘴里,会是什麽样?”温涯师父说话间大手覆盖在花穴上轻轻的揉,下身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呻吟出来。
  “看来,小骚货已经等不及了。”温涯师父说话间又一次打开了箱子,一阵声音之後,有更多的凉气笼罩到身体周围。
  不会吧,不是要把那些冰放进……身体里吧。师父的大手在珍珠处一按,我的身子也随之瑟缩起来。
  “师父,不要放啊,犀儿会被凉死的……”惊叫着想要後退,却被师父抓住了双腿,大力的敞开。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悦耳的铃声仿佛跟我作对似的,不停的响起来。
  下身,下身的花瓣被手指拉开了。想到自己将会被怎样的对待,本该只是恐惧的,但是内心深处强烈的渴望又是什麽?啊啊啊……冰块被放在小口上了!
  “呀……”好凉,整个小穴猛烈的瑟缩起来,但是用力扒开的两个手指根本就不为所动,不管用尽了多大力气,也是徒劳的挣扎而已。
  “不行……”那个冰块已经抵住小口,向里面推了!
  “真美!这麽粉的小嘴要吞下透明的冰块,颤抖着张开的样子真是可怜又让人想要用力玩弄啊!”玩弄两个字刚说出口,下身猛地一紧,那麽大的冰块,已经被推进小穴里面去了!花瓣被松开,随後便有手指推着那块冰,滑到了身体最深处。
  “嗯……”好凉,好麻,肚子里面凉的要命,可是为什麽觉得那麽空虚。不要,不要冰块,想要师父热热的东西啊。
  “这麽凉小嘴还是这麽缩,还想要吃吗?”说话间花瓣又被扒开了,有冰块再一次堵在了那里。
  “师父,够了啊……”一块已经塞得很难受了,不敢想象师父还要放进更多的东西。身子深处被埋入的冰块让我忍不住瑟缩,被扯动的乳尖无辜的耸动着,扯得铃铛发出出无比淫靡的声音。
  “小犀儿的奶子都在哭着要了,不给怎麽可以……”啊,太多了!被强迫张开的地方开始缓慢而艰难的吞入了冰凉的东西,一块,两块,三块……我开始哭叫出来,想要挣脱师父的压制,把身子里那冰凉的东西挤出去,可是无力怎麽挣扎,都挣脱不开两个师父的钳制,更多的冰块一块块的被塞进小穴里,直到所有的地方都被撑开,塞得满满的师父才松开了我的花瓣,随後便在耳边冷冷的说道,“咬住,把所有的都咬住知道吗?”
  是温离师父,那样冰凉的命令着,让我好害怕。
  “嗯……”咬唇紧紧的瑟缩,含住那些冰凉的东西,那冰冷的感觉激得身子都哆嗦起来了。
  “冷吗?”温涯师父忽然躺到我身边,手指轻抚解救了我的下唇,贴着耳朵问道。
  “好冷……又冷又撑……”我抓住师父的手,想从他那汲取一些温暖。
  “乖孩子,师父们有暖和的东西给你。”话音刚落,一股冰凉的液体倾泻在双乳之间的胸口上,一股酒香扑鼻而来。
  “嗯……”我猛地一惊,随即被师父按住了肩膀。“别动,这麽好的东西,洒了师父要惩罚你。”
  “师父……骗人……是凉的……”冰凉的液体让我上身被下身都快要夹不住了,上面的凉滑液体弄得身子好痒,啊啊啊……肚子上也被倒上了!
  身子在冰块和液体的蹂躏下,已经哆嗦的不像话,下身那里有被嫩肉化掉的冰水,顺着小穴向外渗了。失禁的感觉让我紧锁的下体极度敏感,而眼睛被覆盖了以後,身子的感受更是该死的敏锐。
  “犀儿知道,你的身子现在有多美吗?”
  “是很浪吧,从来没有见过,倒上酒以後这麽浪的身子。”
  “嗯,身子这麽的白,倒上红色的葡萄酒以後,好像处子的血一样,又美丽又淫荡……”
  红色的,葡萄酒吗?他们倒了红色的酒在我身上?那个画面,光是想想就觉得很淫荡啊……“现在犀儿的身子热了吗?”
  第141章 冰与火的对待3
  醇厚的酒香扑面而来,光是闻到香味就想象,它的味道是多麽的醉人。
  师父说得没错,片刻之後每一个被酒液浸泡过的毛孔,都有一丝一丝的灼热缓缓的从最细小的缝中升腾起来,这灼热渐渐的连成了一片,刚刚被冰凉的液体滑过的地方开始有了火辣辣的感觉,还有一丝微微的灼痛。
  “嗯,这胡人的葡萄酒果然是绝品,被犀儿的身体热过以後,不知道味道怎麽样啊?”师父俯身在我锁骨处一舔,我便忍不住的哼了出来。
  “果然是,好酒。”温涯师父低喃了一声,唇舌开始在我身上游移,从锁骨、脖颈到两胸之间。
  “嗯……”咬唇呻吟出声,师父柔软的舌头在敏感的地方不停的舔弄,将酒液卷入自己的口中。身子忍不住随着他的动作轻轻的抖,好麻,被舔的地方是痒的,可是不知道怎麽得,每一次他的动作都带的小肚子里面阵阵的发麻。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双手抓着枕头,享受着师父难得的温柔。
  “啊……”肚子上面,也有舌头在舔了!是温离师父吗?那样灵巧的划过我敏感的肌肤,舌尖在小肚脐里面打转,双唇抵在上面吮吸着酒液……好想要,肌肤的触碰让身子更加空虚了,双脚忍不住在床上滑动,连脚指头都是空虚的痒!
  “骚货,这就受不住了吗!”温离师父的声音从身下传来,随後双腿被大剌剌的敞开,高高的推到了身子两边,“咬住,这里面的一滴都不能流出来!”
  呜呜呜,温涯师父,你怎麽总是用这样吓人的语气说话呀!手指扫过紧咬的小穴口之後,师父从下面托住我的雪臀,“噗哧”一声,两指宽的玉棒被猛的拔了出来。
  “啊!”我身子猛的一缩,差一点,差点就泄出来了。咬着牙紧紧的夹住那冰块,感觉融化的冰水因为下身被抬起的原因都逆流到了子宫里面,冰凉又酥麻。身子在这样的玩弄下已经忍不住颤抖起来,而双乳上的铃铛也再一次淫靡的响起。
  “小屁眼一开一合的,早就想被操了吧!”温离师父手指抠弄着那处,说话的声音已经满含情欲。
  “这麽大的奶子不停的抖,看得我口干舌燥的……”温涯师父侧伏在我的身上,喘息声已经越来越大。
  “啊……师父……”一个冰凉的东西,插进菊穴里去了!那是什麽,冰凉又细窄,有着弯曲的弧度。未知的恐惧让我忍不住要要逃避,可是那个东西越插越深,身子再怎麽动都逃不开。
  “叮呤叮呤……”
  “啊啊啊……师父,不要!”乳房上的两个夹子,被温涯师父坏心的向两侧拽,本该是疼痛的,可为什麽感受到的却是疯狂着渴望的麻?太多了!上面两个乳头都被师父用木头夹子玩弄,下面的小穴里一个塞满了冰块,一个不知道被塞着什麽东西,肌肤上到处都是火热,身子中却埋着冰,这样冰火交加的感受让我整个人都乱了。
  “呀!”菊穴中的东西开始动了!冰凉弯曲的弧度旋转着划过娇嫩的内壁,随之而出的,是醇香而冰凉的液体。
  “师父,你给我倒了什麽?”好凉,肚子都凉透了。可是凉过以後立即变成了火一般的灼热。
  是葡萄酒!我刚刚反应过来,温离师父刚刚插进来的,是一个酒壶。
  “後面这里倒进热的东西,犀儿喜欢吗?”
  “师父……”毫无反抗之力,任由师父用这样奇怪的东西把身子玩弄的酥麻不堪,真的好羞人。
  “犀儿的肚子鼓起来了,真可爱!”温涯师父的大手在肚子上轻轻抚弄着,另一只手却仍然没有放过乳房,不停的扯弄。可我此刻已经顾不上那里的疼痛和升腾起来的酥麻了。所有的注意都已经到了下面,酒液倾泻而下将肚子撑得大大的,整个肚子里都是饱胀的要命的感觉。酒液带着致命的快感充斥了整个下身,越来越满,越来越多,“嗯!”受不了了,这样的又痛苦又快乐的感受都快把我折磨疯了。
  “师父,好难受啊……够了……”
  “嗯,多了!”温离师父的声音忽然从後面响起,酒壶的壶嘴被拔出来,随即便有冰凉的唇贴在上面,轻轻吸了一下。
  “啊啊啊……师父……”我身子狂乱的抖动起来,怎麽能够对那里……师父红色的唇贴在上面──只要想到那样的画面就已经口干舌燥了。
  “两个小孔里面都满了,紧紧绷着的样子真好看。不过一会儿就更漂亮了!”温涯师父将我的腿又向上推了推,让小穴和菊穴都朝向上面。随後边有一个硬硬大大的东西抵在了菊穴上。
  “小犀儿有了这个塞子,一会儿想吐都不出来。”说罢就将那个东西往菊穴里塞。
  “唔……太大了……”含着葡萄酒的菊穴直到小肚子里面都是火辣辣的,这样那里的感觉分外敏锐。皱着眉头努力的配合师父张开那里,费力的一点一点吞咽进那大大的塞子。
  “小菊花真是欠操,这样就已经绷直了!”
  “师父……”我被他弄的都出汗了,竟然还说这样的话。温离师父手下猛地用力,我皱眉尖叫出声,好疼!那个大大的东西塞进满是红色酒液的菊穴里面去了!
  “犀儿带上小尾巴以後,还真像个小狐狸一样呢。唔,还是个怀了仔的小狐狸,犀儿也来看看吧!”身子被反转过来,我四肢着地跪趴在床上,冰块再一次抵到穴口,咬牙夹紧了冰块,却仍是有冰水缓缓的顺着缝隙流出来。
  “夹紧些!”雪臀被无情的打了一巴掌,我低吟一声,下身费力的缩住,身子晃了晃。这样的姿势硕大的乳房本来就垂下去了,刚刚温离师父一掌拍下,竟带着两个夹子淫靡的摇晃起来,叮呤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提醒着我此刻的动作有多麽淫荡。
  眼睛上的丝绸被解了下来,我睁开眼睛,借着灯光模模糊糊的看见了床上的小箱子。小箱子有两层,下面都是冰块,而上面则是一下奇奇怪怪的东西。可视线扫过身侧之後,我的目光却不可置信的转向了那里,是镜子,一面硕大的铜镜就放在我的身侧,壁灯的光恰好照射在里面,所以看得很清楚。我赤裸着身子跪趴在床上,双乳被上夹着两只木质的夹子,夹子上硕大的铜铃,夹着殷红的乳头,淫靡的几乎垂到床上。
  小肚子整个都鼓起来了,像是有了几个月身孕一样的涨着,而身子的後面,双臀间显露出来的,竟隐隐约约是一条雪白的狐尾。
  “我们的小犀儿,现在真的好淫荡啊,对不对?”  “你说,”面前站着的温离师父伸手抚弄着我的唇瓣,说道,“小犀儿是不是个放荡的女人呢?”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