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物实验室把处男学弟干出来】


  在生物实验室把处男学弟干出来
  作者:不详
  2010/02/22发表于:
  轻狂少年时,应该很多人有过疯狂的热烈的奇异的不经意便不请自来的,爱
  情。
  从知道自己喜欢男生以来,的确曾和倾慕的对象有过不少暧昧的情节,甚至
  是过分的肢体接触(曾有个直男愿意帮我含的经验),但是真能开花的感情也都
  只是少之又少,每一次的分分合合,都叫人刻骨铭心,永生难忘。身在学生时代,
  我明白这时的爱情虽然无知,但却单纯美好,没有利害,且几乎很安全。
  那个学弟,大约一米七出头的身高,有些稚气的脸搭配着他老抓的刺刺的头
  发;喜欢打篮球的他,穿的每双球鞋都是几乎纯白的,在阳光下很刺眼。
  那时我已经三年级了,他则是初入高中的小鬼,对他第一眼的印象,大约是
  暑假时我到他们班担任新生辅的时候吧,他静静的坐在下面,仰头向台上的眼神
  和面容(有点像危险心灵剧照的黄河),让我印象深刻,他有双漆黑的眼,笔直
  的眉,阳刚之中透着一股秀气,是那类我蛮欣赏的男孩。
  当时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它会是同道中人吗?老实说,在没进一步认识前,
  我无法确定,约莫十分之一的机率,说低不低,却又常让人失望。
  奇异的幸运,中午扫地时,我那孤独的责任区竟挨着他的,渐渐我开始与他
  有了谈话,像是说说学校的八卦,还有,本校的一群隐形人的事。他倒是对这话
  题颇有兴致,真引人遐思啊!(有不少人是这样被我套出来的)
  有时候我三不五时我会到之前待过的社团(高三没社团)去充当他们的顾问,
  发现他竟然是里头的某个干部,而且因为工作性质,他必须常来问我他不懂之处,
  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啰!后来渐渐熟了,会和他到学校附近讨论兼吃饭,在后来,
  我开始约他出去玩,或一起去打球,本来是一群人,到最后我们独处的机会渐渐
  多了,而我,刻意仍与他保持距离,以免走得太近让感觉消失(如果他有的话,
  后来证明他真的有)。
  他笑起来很靦腆,尤其是我拍他头的时候。
  一直到某天下午放学时,我拿起手机,发现有封新讯息,起初不以为意的打
  开一看,心跳几乎停止。
  『学长,我犹豫了很久,不知道该不该发这封简讯,最近我为了这件事很烦
  恼,不晓得该怎么办…,每次看到你我就紧张,我发现我,喜欢你…。你对我很
  好可是我竟然……真的很对不起。学长,如果你觉得很生气或很噁心,那我以后
  就不要去找你了。』怎么会生气咧,高兴都来不及了。
  我狂喜不已,因为事前本来也没抱太大的期望,所以这更像是上天掉下来的
  礼物,我冲到附近的巷子站在转弯处,知道他等下会经过. 看见他独自走来,拿
  着手机,心情似乎不好。在他经过路口时,我走了出来,站在他面前,他抬头一
  看,神情满是惊慌,好像从没有想过我会在这里出现. 他低头想要快步走过,我
  伸手拦住他,他呆呆的垂着头,彷彿犯了错的孩子。
  「我都看到了,你的简讯。」
  「对不起……学长. 」
  说完,他绕过我张开的手,我立刻抓住他的手臂,他并没有回头. 「我觉得
  你不错,我对你也满有感觉的,是你提醒我这件事。」
  他缓缓转过头,满脸讶异,不敢置信。我拍拍他的头,他不禁笑了,眼眶却
  流出了泪水,我揽着他的脖子,迎着西下的阳光-我们很神奇的就在一起了,每
  个周末,我都会和他约在图书馆一起念书,和他在一起,常常一整天都不会累,
  还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呢!期中考后,我们会去看个电影,找一间安静的餐厅吃饭,
  然后在波光粼粼的河边散步。人烟稀少的夜晚的公园,我会牵着他的手,一直走
  到黑暗的尽头;在人人把视线集中在前方发光的银幕上,我们坐在有时空无一人
  的最后一排座位上,我会搂着身旁的他,忘情的吻他。
  但其实我们能相处的时间是非常零碎而有限的,在学校,我不可能三不五时
  的去他们班找他,放学后我们都必须回家,漫漫长夜只能够开启电脑,让一条细
  细的线连系着彼此。
  彼此内心的欲望,我们都并未主动提起,但是都懂。
  当我们互相拥抱,唇舌相接时,总是难以避免自己身上最诚实的部位接触到
  对方,我,也只能在每次见面后,独自关在房门里用双手退火。我还是觉得除非
  他主动提起,我应再有更深入的行为。
  我十八岁生日那天,班上几个要好的同学神秘兮兮的塞给我一盒东西,叫我
  回家再拆,说是什么好用的,保证我喜欢,我难耐好奇,可是还是把它丢进书包
  里,答应他们回家再看。
  礼拜六,本来打算睡晚一些,因为今天学弟和几个社员约好要讨论成果展的
  事情,没办法陪我。我却在睡梦中被电话惊醒,电话那头,学弟问我能不能过去,
  他们有一些项目搞不清楚。
  我弄一弄很快的就过去了,也忘了检查是不是多带了些什么. 讨论到了中午,
  大部分的人都先走了,只剩下学弟要陆续处理决议出来的计划,我帮他一直忙到
  一点多才准备要去吃饭。
  「…学长,你有没有带钉书机,可以借我一下吗?」
  「喔…不知道有没有拿出来耶,不然你看一下我的袋子里面有没有。」
  学弟拿着一叠手写的表格问。
  「没有…嗯?学长,这是啥?」
  他没找到钉书机,却看到昨天那和我忘了拆又不小心带出来的东西。
  「啊…那是昨天我们班的送的,不晓得是什么,搞不好是钉书机喔!…你帮
  我拆开好了。」
  「…啊?这是…?」
  学弟露出了惊讶又奇怪的神情,我好奇的走过去看。
  「唉……那群白癡,算了,不理他们了……去年还送我飞机杯呢!说什么未
  成年不可以乱来……,结果今年变成这个。」
  我拿起那盒杜蕾斯,好奇的打开来看。
  他突然却从后面抱住我。
  「嗯…怎么了?」
  「学长…你有用过吗?」
  就这样,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们很有默契的把生物实验室的门窗逐一锁好,
  拉上窗帘。
  我迫不及待的抱住他,吻他,第一次往下到脖子,很特别的一种感觉,我舔
  着他颈上微微的突起,感受着他光滑炙热的肌肤,和他轻声的呻吟。
  沿着他的锁骨来回,我一边解开他上衣的扣子,双手按捏着他弹性十足的胸
  脯,进而嘴唇跟上,吸吮着他胸前兴奋的突起,学弟坐在实验桌上,双手搭着我
  的肩,我在空档看他正闭着眼,已然沉浸在爱抚之中。
  我继续深入,吻着他平坦的小腹,我感觉到他裤裆里昂藏的欲望正抵着我的
  胸膛,但这时他却止住了我的动作。
  他主动的脱下我的衣服,我看着他的唇在我的胸口游移一直到下腹,他直接
  拉下我的牛仔裤,隔着一层薄薄的四角裤,用牙齿轻轻囓咬着它的轮廓,用他可
  爱的鼻头拨弄着。我再也不能忍受,便拉下裤子,握住塞进了学弟的口中;他的
  嘴温暖柔软,紧紧包覆着我,小舌顽皮的在龟头打转,我扶着他的头,前前后后
  抽送着,看他的唇吞吐着我最私密的地方。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别人含,但学弟这样可爱的男孩子所带来的快感,却是前
  所未有的,我还真舍不得移开视线,这真是视觉与触觉的双重享受!原来口交也
  可以是这么爽的一件事!
  等我把这种感觉享受的恰到好处,我抱起他,让他躺平在实验桌上,彻彻底
  底的再一次吻遍了他的身躯,把他兴奋不已的肉棒吮入口中,彻底征服他的全部。
  他在我的怀里轻声吟哦,就如他那发丝,拨弄着我的心弦,痒得难以忍受。
  我撕开刚拆开的杜蕾斯很快的套了上去,抹了些口水充当润滑剂,长驱直入。
  「嗯…」
  「忍些,放松,等会儿就不会痛了。」
  刚刚先用手指是的时候,我就发现他还是个处男,有一种羞涩的紧实。我的
  经验告诉我千万急不得,否则他只会感到疼痛。
  「你下面出点力,不要缩. 」
  我引导着他,一边吻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头. 「嗯啊…好胀。」
  听到这句话我有一点高兴,这表示我的很大吗?
  一边吮着他的乳首,握着他的欲望来回套弄,我缓缓的抽动着,耳畔尽是学
  弟稚气的呻吟,撩人欲火。我不禁加快了速度和深度,同时尽量顶着他的前列腺
  部位,感觉他原先半软的阴茎又在我的手中饱满. 「学弟,我好喜欢你……。」
  我们换了姿势,他趴跪在桌上,我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 「学长…」
  我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胸,另一只手握着他的肉棒不疾不徐的帮他打,我的胸
  腹紧贴着他热烫而汗湿的背脊,彷彿要跟他融为一体. 学弟不愧是处男,紧的很,
  虽然戴着保险套还是不能阻绝滚滚而来的快感,我越插越快,下腹一股来潮前的
  紧缩和痠麻。
  「啊……」
  学弟的阴茎在我手中抽搐着,倾泻而出。我退了出来,扯掉保险套,进入他
  的体内又抽了几下,终于在他深处缴械,他收缩着,夹着我仍然兴奋的肉棒,带
  来了一种除了射精的另一个高潮。
  我抱着他侧瘫在桌上大口喘气,逐渐软下的阴茎终于自他体内滑出。
  「对不起,射在你的里面…。」
  他摇了摇头,表示并不在意。
  黑色雾面的实验桌上遗留一滩激情的产物,在幽微之中散着洁白的颜色,空
  气充满少年新鲜精液的气息,我用手指沾着冷却的性欲,抹在他仍挺立的乳首上。
  他转过身来,我贴上他的唇,交换着彼此溢满的情绪,紧紧抱住彼此。
  我不久之后便要毕业,他说,我们要抓紧每一个机会才是。
  我当然不会反对。
  虽然后来我们在很多地方,比较奇怪的像是在电影院或试衣间口交,或者在  学校的厕所做,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天在实验室的第一次。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