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的青春往事——元元】


  第一节(情色部分在第二节)
   「先生,特别优惠!给您一份资料,我们木山外语经八路分校下周开课,欢
  迎报名。」我漫无目的在黄河路上散步,随手接过这个长相还算甜美的小妹妹分
  发过来的传单。
   唔,看起来好像是很便宜哦,日语初级班才区区350元。今年业务做的还
  比较顺利,才四月份已经顺利签下了两个大单,全年都没有什么压力了,感觉自
  己空闲的时间也多了起来,要找点事情打发下时间。于是本着先看看这个学校有
  没漂亮老师的念头去报了名。
   「嗯,侯先生,因为我们学校刚开业授课,所以给您和首批学员再打了个八
  折,是特别优惠呀。」
   「谢谢,价格倒不是问题,听说你们还有请外教是吗?」
   「是的,不过外教是在最后才有一周的交流课。」
   「没关系,只要是在日本当过AV女优的外教就可以了。」
   「哈哈,您说笑了。」
   对面收到我交来学费的老师一脸色迷迷的讪笑着,一边忙把学费装入拉开的
  抽屉中。「侯先生,你们这个班除了您目前只有其他三个女学员,但我们不管学
  生多少都会按时开课,请放心,我们的老师会尽心教授大家的,明天晚上见。」
   「再见。」
   走出门后我一阵郁闷,好像另外三个都是女生,但毕竟人太少了,都是丑女
  我岂不是亏大了!无所谓了,权当无聊学点东西,以后再看小日本的A片时就知
  道那些女人喊的是什么了,不会书到用时方很少了!自我安慰下,本来那略显灰
  暗的心情又豁然开朗起来。
   第二天,周四的晚上,我早早来到木山培训学校的教室里,选了一个比较容
  易观察到大家的位置坐下,开始百无聊赖玩起了手机上的贪吃蛇游戏。
   「你好,麻烦问下,这里是日语课教室吗?」
   我抬头看是一对恋人模样的男女在门口询问。
   「是。」我简单回答后继续玩游戏,看来又骗到我一样的无聊人,只不过这
  是一对长相一般的普通人,我没什么搭讪的欲望。
   陆陆续续进来二、三个学生后,突然从门外传来悦耳的女声:「陈宁姐,好
  像是这里了。」随着声音一个漂亮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明显感到教室里几道
  男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这个女孩的脸庞上。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微微翘
  起的鼻子、粉粉的嘴唇,苗条的身材,像极了少女时代的高圆圆。随后那女孩同
  伴的一句话让我险些摔倒!
   「圆圆,咱们坐这边吧。」
   被漂亮女孩喊作陈宁的同伴边说边拉着她坐在我前边的位置上。
   我可以到中原路地下道摆摊算卦了!名字真是叫圆圆,只是不知是否姓高?
  我在心里嘀咕着,也顺便打量了下这个圆圆的同伴,这个陈宁也算是一个美女,
  只是稍显高挑丰腴一些罢了。
   下课后,听老师的介绍才知道他是一个附近大学刚毕业留校的教师,晚间才
  到这所木山学校授课打些零工。
   「这个黄老师好像不比我们大多少?」我听完老师介绍连忙和前排的两个美
  女搭讪道。
   「唔,应该是的。」叫陈宁女孩轻轻回答。
   「我叫侯保卫,两位同学贵姓。」
   「我叫陈宁、她叫张元元。」陈宁大方的答道,张元元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哦,你也叫圆圆,看你长得很像高圆圆,名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我是元素的元。」
   「不过一样漂亮。」我努力显得真诚的恭维到,不过看来平常有太多人这样
  称赞她,叫张元元的女孩只是微笑了一下,没有回答。陈宁倒是很豪爽的和我攀
  谈起来,原来她们两个是同一公司的好朋友,也是近来无事,相约来学习日语打
  发下时间。班上本来人少,陈宁在我刻意的讨好下聊的十分尽兴,本着欲擒故纵
  的原则,我和她相约下次课后一同宵夜。
   周六晚上,我又是提前到了教室,还在老位置等着她们,很快,两个人就到
  了,陈宁热情地和我打了招呼,本人长的自我评价是体健貌美气质佳,看得出陈
  宁对我很有好感,但我的心思却在叫张元元的女孩身上!
   今晚张元元脸色有些发白,好像没什么兴致,只是勉强和我点了下头就没再
  理我,我只好继续和陈宁说话,上课后,陈宁捅了捅我说:「元元好像有些不舒
  服。」
   我一看张元元脸色苍白,咬着嘴唇趴在桌子上,痛苦的样子。我忙问:「怎
  么了?」
   「赶紧去医院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陈宁扶着张元元就要走,我连忙
  和老师打个招呼也帮忙扶着,张元元微皱着眉头推开我的手:「不用,我没事,
  你上课吧,陈宁陪我就好了。」
   「都是同学的,怎么这么客气,来陈宁,你拿着包,我扶着元元!」我硬搀
  着张元元朝楼梯走去,张元元无奈只好被我强搀着下楼。
   旁边就是五院,大夫看了看说没事只是急性肠胃炎,开点药注意休息下就好
  了。可能病中的女人防备心理比较弱,出了医院后,虽然张元元的精神好像好了
  许多,我还是固执的扶着她,把她揽在怀里,根据我的经验,女人一旦和有了身
  体上的接触,关系就会有突飞猛进的发展!张元元看得出来好像很少和异性接触
  有些不太适应的低着头,任由我扶着她走。
   「陈宁,到前边豪享来要些粥给元元喝,我让单位的车来送你们走。」
   「那好吧,让元元休息下吧。」陈宁配合的说。我心中暗喜。
   到了餐厅,喂元元喝了小半碗粥,看着她脸色渐渐红润了些。陈宁好像有些
  醋意的说:「小侯,你很会照顾我们元元呀。」
   「看你说的,陈宁,你病了我也一样照顾你,大家都是朋友嘛!」
   「让你占便宜了,元元大美女平常不近男色,刚被你搂了个遍。」
   张元元脸色一红:「陈宁姐,我好了,咱们走吧。」
   陈宁忙说:「开玩笑呢,元元,你再吃点,我不说了。」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单位司机小丁来了。
   张元元说真的不吃了,大家走吧。
   那好吧,丁师傅,麻烦你了!帮我送同学一趟。
   「好咧。」小丁冲我诡异的眨了下眼,笑了笑:保证完成任务!
  第二节
   张元元家在红旗路,正好我单位在索克大厦,离得很近,悄悄记下,为回头
  约张元元做好准备。过了这一晚,我知道张元元对我已经不再排斥了,我们的进
  展就看我下一步的行动了,只是我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快,下一次见面我们就发
  生了关系!
   拥着张元元躺在床上,我用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头发,一只手在她身上不停的
  上下游走,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她略显红润的脸庞上,侧面看去,逆着阳光
  看到耳垂上淡淡绒毛,更衬托出脸颊的光滑细嫩,在我的抚摸下,她的目光已经
  有些迷离,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长长睫毛也随着眼睛的开合微微晃动,脸蛋
  上泛出了一片潮红,微闭着的嘴唇:「嗯,嗯。」轻声呢喃着。
   我忍不住捧起她的头,朝她的嘴唇吻去,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羞意,将头微
  微的扭向一旁,我一把用力将她的头搬了过来,一下子亲在她的嘴上。她的身体
  立刻僵了一下又马上瘫软在我的怀里,我用舌头撬开她的香唇,在她口腔里不停
  的挑逗、吸吮这那条香舌,慢慢的她的身体热了起来,双臂环绕着我的身体渐渐
  用力。
   喷在我脸上越来越热鼻息让我感受到了她心中的欲望,我慢慢将舌头向她的
  耳朵添了过去,真是敏感的女孩,看来没有经过几个男人,呼吸越来越重、身体
  也原来越热,开始不自觉地向我身上凑了起来,我用双腿轻轻夹住她的身体,用
  坚硬勃起的阴茎隔着内裤向她两腿之间顶去。
   「啊、嗯、嗯……」她一边在轻轻的呻吟,一边用双臂不停的用力抱我。
   我将手轻轻放在她的乳房上,不断的搓揉,挤出各种不同的形状来,并用中
  指指尖轻轻碰触她的乳头。张元元的皮肤十分光滑、细嫩,尤其是乳房,白白的
  乳房像个大大的馒头挺在胸前,纤细的身材偏偏有个发育得十分充分得乳房,并
  且非常坚挺,有弹性,一点也不松软,乳晕是很漂亮粉红色的,不像有些女人是
  难看的褐色,乳头小小,像是大点得马奶子葡萄,微微陷在乳晕当中,随着我的
  手指不断拨弄,渐渐的变硬,从粉红的乳晕中凸立起来,在我手中变成一朵充满
  淫欲的花朵。我一口将变成通红的乳头和乳晕吃进嘴里,用力舔吸着。
   张元元「嗯」了一声,抱紧我把头放在我的肩上,紧紧吸允我的肌肤,力量
  随着我吸她的奶头力气大小变化而变化着。我看时机成熟,将她的内裤褪去,用
  粗大阴茎抵在她的小腹上,她不好意思的看了一下,手握着我的阴茎说:「这么
  大!慢点好吗,我不怎么会……」
   我用手摸了一下张元元的下身,她那里已经湿透了,淫液顺着阴唇不断的流
  了出来,用手摸去,一片湿润,连屁股沟和大腿都是一片滑腻。
   我分开她的两腿,将手指轻轻伸入她的阴道,里面紧紧、湿湿、暖暖得,像
  个小嘴紧紧吸住我的手指,随着我手指的进入,张元元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我
  拔出手指,将肿胀不堪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一挺腰,阴茎就刺入了她那温暖
  湿润而又紧凑的阴道里!
   那一刻,我心里有些稍稍的遗憾,这么好尤物,怎么不是处女呢?随着我的
  抽插,张元元开始有些紧张的表情已渐渐的变得开始享受起来:「嗯……嗯……
  嗯……」她不停的呻吟着,可那声音听起来分明是在刻意压制着快感。我用力抱
  紧她,腰部向前挺去,一下、两下,她不自觉地用双腿盘住了我的腰,屁股向上
  凑,迎合我阴茎的插入。
   在反复抽插几分钟后我改变了姿势,将她两腿分开,我直起身跪坐了起来,
  面对着阴道口,将我的阴茎重新插入她的体内。这种姿势我可以一边看到阴茎在
  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一边用双手袭击她的阴蒂或抚摸臀部!也可以插入得更深
  一些。
   我低头向我俩的结合部看去,张元的阴部也是如她皮肤一般白嫩细腻,阴毛
  很稀,黄黄软软的看着很干净,由于沾满我俩的淫液,变成一缕缕贴在阴道口上
  方,两片阴唇由于充血从粉红变成艳红色,不停被我抽插的阴茎带出带进!因为
  我从小学游泳,在这个内陆省份都是在室内泳池练习,所以我的皮肤也很白皙,
  连阴茎的肤色也不像大部分男人样黑黑皱皱的,反而是白白细腻的,上边一条条
  血管青筋暴跳,龟头由于充血变成了暗红色,看着我的阴茎格外狰狞粗大,在她
  体内不断的进出,淫液涂在阴茎上看着闪闪亮亮,进出之即发出咕唧的声音。
   我用姆指轻轻地在她阴蒂上搓揉着,一边说道:「元元、舒服吗?」
   「嗯……嗯……嗯……」她随着我的手指搓揉和阴茎插入呻吟着,但是没有
  回答我。
   我加快抽插的力度,用双手固定住她的屁股,把她双腿抬放在手臂上,然后
  狠狠用力地向她阴道深处插了过去!
   「啊啊啊啊……」张元元呻吟声大了起来,屁股也不由自主的向上挺去。
   「小骚货,这么好色,屁股抬着高,让老公喂饱你!爽吗?」我大声问道!
   「嗯,啊!啊!舒服啊,用力插我,这么爽,我爱你,老公,用力插呀,老
  婆很爽的。」张元元目光游离着,满面通红,兴奋着喊叫着!
   我用力把她的屁股向上又抬了一点,大声命令着:「看,看看老公怎么插你
  的!」张元元用力晃动着屁股迎合我,却不肯睁眼看。
   我又压低声音道:「快看!」
   可能我声音的语气让她屈服了,她抬头这睁开眼睛向下身看去,我将她的阴
  道口用力掰开,像朵盛开的鲜花,在花心处,沾满我俩亮晶晶淫液的粗大阴茎不
  断捅入拔出。淫靡的影像一下子把张元元带入了高潮,身子开始哆嗦,连呻吟都
  有些走调了!我感到阴茎传来一阵阵的悸动。
   突然,她抬了一下身子,用力抱着我在我肩头咬了一口,身体抽搐了起来,
  我也感到阴茎像是被人用双火热的小手拼命挤压,龟头传来一阵酸麻,我长出一
  口气,用力一挺声,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过了几秒,我俩同时瘫软在床上。这
  时,张元元有些害羞的低着头拉过条薄被把我们盖在里面。
   应该是在10多个小时前我才接到她的电话,我都怀疑这一切是否真的发生
  了!张元元说周末了,为了表示上次帮她看病的谢意请我吃顿晚饭,吃完饭后她
  在我极力邀请下去世界3酒吧坐了一会,我连好像喝了不少的啤酒和洋酒,结果
  今晨发现就在金城花园的我的房子里发生了这一幕。   (待续)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