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 妹妹和学生会长】(第二章 憧憬的学生会长、镜前的变态自白)


  第二章 憧憬的学生会长、镜前的变态自白
  「回见了、哥、哥哥……」
   「啊、回……回见」
   早晨。兄妹两人生硬地地打了招呼之后,在穿过校门的地方分手。
   (但是、她肯和我说话就谢天谢地了……)
   起床后在客厅碰面的时候,两人之间的气氛也非常尴尬。
   「啊……早上好」
   「早上、好」
   问过早安之后,兄妹不约而同地低下头。两人都没发觉对方脸色发红。虽然
  只是隔着餐桌相对而坐,但感觉两人的距离却仿佛隔了一万光年。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昨天差点想着结菜自慰……虽然悬崖勒马,
  但早晨起来的时候却梦遗了,因为结菜而梦遗,因为妹妹而梦遗……糟透了糟透
  了糟透了……差劲差劲差劲!枉为兄长枉为人类枉为生物……不敢正视结菜的脸。
  我已经不行了……呜啊啊啊!)
   (结菜、一边想着哥哥一边自慰。想着哥哥自慰,想着哥哥的鸡○自慰,想
  着和哥哥做H的事自慰……渴望触摸哥哥的鸡○,舔舐哥哥的鸡○……结菜是变
  态。变态变态变态……结菜这个变态!对不起对不起,哥哥……结菜是变态妹妹
  真对不起)
   最后。
   「……我吃饱了」
   结菜首先从座位上站起。
   虽然想着今天可以个别出门,但是大概是因为习惯使然吧,两人又在玄关碰
  面,一起从家里出发。当然,在上学途中两人都是一言不发。
   「算了、不要太在意。以后不会再做那种事了」
   润望着前方妹妹的背影,心里这样想。
   说起来。
   (那本杂志是怎么回事啊)
   结菜掉落的杂志《Cosplayer- GRAPHIC》。
   里面登载着扮装者的照片,扮装服的制作方法,以及纸样之类的东西。
   润姑且把书放到了餐桌醒目的位置。结菜看见之后脸色立即变得通红,吞吞
  吐吐地说。
   「这、这是结菜的朋友、喜欢的东西……结菜虽然婉拒,但还是强行借给我
  了……哥、哥哥好像也喜欢这个。结菜已经不需要了,所以,如果哥哥想要的话,
  就拿去吧……」
   「这是向朋友借的,我不能收下吧」
   润问了一个理所当然的问题。
   「诶?不、不要紧的。想、想起来了!朋友已经把这个送给结菜了。所以没
  关系的」
   为了掩饰脸上的表情,结菜说完后很快转身离去。所以这件事就算暂时告一
  段落了。
   「结菜说的是真的吗。不过她应该对扮装没什么兴趣吧……」
   润一边想一边向鞋柜走去。
   「啊、是静佳大人!」
   不知谁喊了一声。润回过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女神降临于此处。
   (那是……)
   一辆奔驰轿车正停靠在正门入口。
   司机拉开厚重的后部车门,一名黑发美少女举止优雅地下了车。
   学生会长小早川静佳。
   十七岁、高中二年级。润对她也非常熟悉。因为静佳和润是二年级A班的同
  班同学。
   「静佳同学!」
   「啊、静佳大人」
   「是小早川同学。超漂亮的」
   身旁的男学生们也有了反应。
   「她的胸部、好厉害——!」
   也有人这样感慨。小早川静佳就是如此完美无瑕的美少女。
   (静佳同学。既漂亮又完美,对我来说……)
   太过耀眼。自己完全无法触及。应该说考虑能否触及本身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的行为。
   静佳身高一百六十五厘米,比同年级的女生略高,但也绝不会高得太多。
   长达后背的柔顺直发以古代的风格剪得整整齐齐。两侧的部分秀发用符合校
  规的小缎带绑成辫子,把耳朵露在外面。
   相貌既高贵又聪慧。仿佛大理石或象牙雕刻般的冷峻面容,与之相对的是,
  胸部却大得非比寻常,让制服的前胸部分高高耸起。
   据说痴迷于静佳胸部的男生会被她冰冷的目光一刀斩杀,成为累累死尸中的
  又一具尸骸。
   而且一刀斩杀也并不全是比喻。
   除了书包,司机还恭恭敬敬地递给她另一件东西。
   那是一柄日本刀,虽然被黑色的刀鞘包裹,但怎么看也是一把长刀。
   (那个、无论什么时候看到也有点……)
   连润也不由自主地想要退避。
   小早川家原本是武士家族,独生女静佳从小时候起就作为武士门第的后代接
  受训练。
   剑术也是如此,目前静佳担任了学园女子剑道部的主将。在高中校际比赛上
  已经连续两年获得个人冠军。
   因此,长刀不离左右是小早川家的习惯。
   据说已经获得学园和警署的许可。不过这也可以说是静佳成绩优秀,以及小
  早川家在这座城市很有威望,并且给过学园大额赞助所造成的结果。
   「静佳大人,早上好」
   脸色发红的女学生鼓起勇气问候静佳。
   「早上好」
   静佳爽朗地应对。冷静的脸上露出似乎能包容一切的笑容。
   得到回应的女学生差点喜极而泣,润虽然感到有点惊讶,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就在此时。
   「呀啊啊啊啊啊!是小偷!快抓住他!」
   突然传来悲鸣般的呼喊。与此同时,一个男人从社团大楼向着这里狂奔。在
  他的身后,几名女学生一边用手指着他,一边议论纷纷。
   「他是内衣小偷吧?据说最近经常发生内衣和运动服从社团教室里不翼而飞
  的事件」
   「没错、一定就是这样!」
   润四周的女生也七嘴八舌地说。
   大概是被抓了个现行吧。内衣小偷正仓皇逃窜,但他的目标是学园正门这一
  点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
   「躲开躲开躲开!快躲开!」
   一边高声喝退围观者,一边飞速跑过来的人——「那个老头是怎么回事」
   「呜哇、好有精神的老头」
   明显是一名老人。而且手里还握着刚偷来的热乎乎的白色胸罩。不仅是女生,
  连男生都目瞪口呆,不由自主地让出道路。
   明明有那么多学生在场,却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内衣小偷逃走吗,就在大家这
  样想的瞬间。
   「我来阻止他」
   静佳小声地说,把书包扔在地上。左手握紧长刀,向前走去。
   「危险啊、静佳大人!」
   「是啊、即使是静佳大人……」
   女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表示担心,静佳回以一个微笑。
   「不用担心。请你们退下」
   她挡住内衣小偷的去路。
   「那边的大小姐,很危险哦!快让开!」
   老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脚踢去,可是却完全碰不到静佳,她轻轻闪身躲过。
   「接招」
   静佳屈膝弯腰,随后飞快地拔出长刀,只见刀光一闪。
   「……」
   两人位置交错的瞬间,刀光掠过男人的身体。
   静佳的超短裙一瞬间随风飘扬。几名学生被里面的纯白内裤夺去目光,一句
  话也说不出来。
   「啊?怎么回事?」
   但老人并没有停下步伐,眼看就要把静佳甩在身后。
   啪嚓……唰被切断的是老人身上穿的短裤的松紧带。短裤落到膝盖处,绊到
  了他的腿。
   「哎呀呀!!」
   老人发出的悲鸣,猛然摔倒在地。
   「那、那是?」
   五颜六色的内衣在空中飘舞。老人藏在身上的大量内裤、胸罩、短袜以及运
  动裤之类的东西全都撒了出来。
   「讨厌!那是我不见的胸罩」
   「我的也在里面……!为什么?」
   答案当然只有一个。
   「不、不是的、我只是……对不起。只是一时糊涂!」
   内衣小偷想笑着蒙混过关。然而他偷了那么多贵重或是失主喜欢的内衣,受
  害的学生们可不答应。
   「偷了那么多,还敢说是一时糊涂吗」
   「绝不原谅,这个变态!」
   「老头,我们可不会放过你哦」
   高中女生组成的洪流立即逼近老人。
   「等、等一下、呜啊啊啊啊……」
   老人发出悲惨的叫喊声,被人潮吞没。
   之后,被交给警察的老人变得步履蹒跚,但是因为曾和年轻女孩们挤成一团,
  这种久未体验的感觉似乎也让他非常享受。
   「呜哦哦、静佳大人!」
   「真厉害」
   这一次欢呼声达到顶点。静佳把刀收入刀鞘,稍长的秀发随风飘动。叮,刀
  身撞击刀鞘内部,发出悦耳的声音。
   「太、太帅了……不」
   (应该说美丽吧……。静佳同学正可谓女神、骑士、武士!静佳同学……静
  佳同学……)
   润在心中高声赞美。居然真有如此美丽而又威风的美少女,不、应该说美少
  女剑士。而且静佳居然还和自己同班。
   更重要的是……
   「……早、早上好,小早川同学」
   教室里,润一边把书包挂在桌边,一边畏畏缩缩地和静佳打招呼。已经落座
  的静佳微笑着回应。
   「早上好,近藤君。叫我静佳就可以了哦」
   没错。仅仅因为和静佳同为人类这种生物,仅仅因为和静佳在同一所学园就
  读,仅仅因为和静佳是同班同学就足以让润因为太过幸福而差点昏迷。除此以外,
  更加难以置信的是。
   (上周换座位的时候,和静佳,成了邻座呢……)
   这意味着坐在座位上就相当于置身天堂。
   润的班级采用两名学生公用一张课桌,并排而坐的布置,所以这里就是润和
  静佳的双人席。多人幸运,多么美妙啊。
   虽然在上课时无法看到坐在身边的静佳的面容,但是却能欣赏她时不时拢头
  发的动作,拿课本以及记笔记时的雪白手指,更重要的是她散发出的芬芳气味
  ……!
   润突然回想起来。
   昨天让自己心猿意马的妹妹结菜的气味。似乎有点甜,就像是加了砂糖的牛
  奶。
   而静佳的气味比较沉稳,更像是大人。柑橘的香味也许是洗发水造成的。可
  是其中还能感受到微弱的酸甜气味。仅是静佳的体香就让润消受不起。
   因为这样,难得和静佳成了邻座,这几天都没好好和她说上话。不过因为今
  早的突发事件,居然出乎意料顺利地和她打了招呼。
   「诶、叫静佳、同学……可以吗」
   润语无伦次地询问。静佳点头说。
   「我们是同学,而且还坐在一起。所以我认为这样称呼比较好,不愿意吗」
   「不、不不不、完全没有这回事。那、那么,如果不嫌弃……也请称呼我为
  润……啊、因为我的名字是近藤润、所以……」
   「明白了。润」
   「静佳同学」
   「同学两个字就……」
   「啊、不行、请让我加上这两个字。拜托了。因为如果直接叫名字……有点
  对心脏不好。不过静佳同学叫我润就可以了!」
   说这些话就让润尽了最大努力。但是,终于清楚地说出口了。
   静佳听了润所说的话之后,扑哧笑出声来。
   「嗯,就这么定了」
   现在的润体验到了仿佛升入天堂的喜悦心情。
   居然能和完美美少女静佳,能和大小姐学生会长静佳说一分钟以上的话。这
  应该可以说是互相交流了吧。
   不仅如此、不仅如此。
   也许因为有了惯性吧,课间休息的时间、午休的时间都和静佳说了话。而且
  不是一分钟,而是长达五分钟。不是单纯地回答对方问题,而是有着明确的话题。
   「……诶、就是说静佳同学是独女啊?」
   「是啊。润有个妹妹吧。真让人羡慕」
   提到妹妹的事让润一时有点慌张,但他很快就回答说。
   「确实有个妹妹,但是非常傲慢,而且一点也不听话。不、不过也有……可
  爱的地方」
   润渐渐不知该如何评价妹妹。
   「哎呀、果然让人羡慕」
   静佳却这样笑着说。
   「静佳同学……」
   能目睹静佳这种表情的人是不是只有我一个?
   (好、好棒……太棒了……我现在正和静佳……)
   昨夜差点因为妹妹结菜而自慰的事已经彻底被他抛之脑后。从枉为人类一口
  气升到及格线!不、也许已经超越了人类。
   「我羡慕的是你的妹妹」
   「诶」
   「因为每天能和润一起生活啊」
   「那、那是因为她是我妹妹嘛、诶?什么意思……」
   「我因为自身的状况而交不到普通朋友。如果不嫌弃,润可以做我的朋友吗」
   「我、我吗?」
   (和静佳、成为朋友……?)
   「不愿意?」
   「不是不是不是!我接受!请和我成为朋友」
   脸色通红的润语无伦次地回答,与此同时,静佳也笑着点点头。
   这一定是润人生中最棒的一天。
   不过、两人的关系才刚刚开始。
   「我回来了」
   静佳进入家门时说了一句,可是却没有人回答。
   但这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了,静佳并没有感觉特别失落。因为没有人在,宽
  广的客厅显得冷清,静佳离开客厅走向自己的房间。
   通过走廊,打开自己房间那扇稍大的房门,进入12畳的宽敞西式房间。用
  后背关上房门后,静佳终于呼地吐出一口气。
   小早川家代代以武传家,虽说如此,也并不是住在古旧的宅邸里。
   现在住的是相当高级的公寓,价值高达数亿的宽敞房屋。
   静佳把肩上的书包放在地板上,手中的长刀搁在墙边的刀架上。
   双手空空的静佳伫立在大镜子前。
   梳得整整齐齐的秀发,一丝不乱的制服,覆盖到膝盖以上的黑色长袜。
   细长而冷静的眼睛从镜子中回望着自己。
   虽然几乎没打理过,但却非常美丽的柳眉。涂着校规允许的透明唇膏的粉红
  嘴唇闪着艳丽的光辉。
   「嗯……」
   静佳微微皱起眉,用手解开制服的扣子,脱掉上衣。然后连迷你裙也一起脱
  掉。
   脱下略有古典风格的衬裙之后,出现在那里的是奇异的东西。
   静佳的身体非常匀称。虽然还穿着内裤和胸罩,但也可以看出她的胸部壮观,
  腰部曲线越来越有女人味,简直是无可挑剔的身材。
   可是、现在紧紧缠在静佳洁白肌肤之上的、却是绳子。
   「呼啊、啊……」
   静佳开始喘息,脸色变得通红。
   脱去留在身体上的内裤和胸罩之后,看得更加清楚。
   从脖子到胸部,最后通往阴部的若干条绳索。
   仔细看可以发现有两股绳子贯穿静佳身体的正中央,再从那里引出几根横向
  的绳子覆盖着她的全身。
   龟甲缚。
   仿佛龟甲的纹路似的,绳子勒住静佳的双峰,捆绑着她的纤腰,并且陷入了
  最重要的地方。
   「呼哈——、呼哈——、呼哈——……」
   静佳的呼吸变得急促。全身染成粉红色,微微渗出汗珠。
   「我的……我的制服下捆着这样的绳索,如果被大家知道……啊啊啊、会怎
  么样呢?」
   当然没有人能强行要求静佳做这样的事。而是静佳自己捆绑自己的身体。而
  且还在外面穿上内衣和制服,每天去上学。
   「我、我……明明是学生会长……却如此淫荡,像变态一样……这种学生会
  长……真的合格吗」
   静佳的手一边颤抖一边抚摸自己的乳房。
   「啊……」
   很快就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她压低音量,紧紧地捏住成熟的果实。被绳子
  上下夹住的乳房扭曲变形。
   静佳的胸部原本就是达到九十五厘米的G杯罩。
   被绳子束缚住之后体积进一步增加。高耸的胸部让内衣在制服下勾勒出轮廓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呜、咕……」
   静佳发出喘息声。她的手指捏住了乳头。
   (呼啊……乳头已经变得那么硬。太淫贱了……淫贱的女人。这就是我、小
  早川、静佳……)
   另一只手畏畏缩缩地伸向私处。
   私处被两根绳子勒住,完全陷入了静佳的肉裂。从镜中可以看到绳子切开生
  长整齐的耻毛,消失在肉缝之中。
   勒住私处的绳子陷入肉裂,连肛门也一起束缚住,然后出现在臀部的山谷之
  间。最后通过后背,一直通到颈部。
   「果、果然穿内衣不太好吧?是呢、即使万一跌倒或掀起裙子,如果穿着内
  衣,周围的人还是注意不到呢」
   静佳像是面对他人似的询问镜中的自己,然后又自问自答。
   「你不是希望别人看到你这种变态的样子吗?既然如此就不要穿内衣这种遮
  遮掩掩的东西。用绳子捆住裸体,在上面直接穿制服就行了。这样一来……」
   静佳的手隔着绳子抚摸私处。
   因为有绳子阻挡,所以手无法伸进里面。不能直接接触肉裂的深处。
   即使如此,静佳的手还是隔着绳子努力向内部探去。用手指不停地摩擦吞入
  了绳子的大阴唇。
   「是啊、我是变态嘛。明明是学生会长,却如此变态。即使成绩再怎么好,
  即使在剑道比赛取得冠军,即使被大家信赖……如果被别人发现我是变态,会怎
  么样呢?」
   静佳的手抓住绳子用力向上勒,绳子陷得越来越深。粗糙的绳子摩擦着柔嫩
  的肌肤和肌肤的内侧。
   「变态!不知廉耻的变态!在大家面前装出一副好学生的样子,让人看看你
  真正的样子吧!你这个变态!变态!变态!母狗!你只是装成学生会长的母狗!
   事实上这么的……」
   抓住G杯罩的乳房,手指陷入乳肉之中,巨大的果实扭曲变形。乳头也挺立
  到了极限。
   「不成体统的巨乳也希望被人摸吧?希望被抚摸、揉捏、吸吮,甚至用力啃
  咬吧?连、连小穴也希望被人狠狠地插入吧?」
   自问自答的声音也已经变得含糊不清,只是不断地发出悲鸣般的叫声。
   「呼啊、啊啊啊。陷得、陷得那么深!绳子陷入小穴里!再继续……!」
   静佳探出腰部,并且继续用力把绳子向上勒。
   「咿!阴蒂、碰到了!粗糙的绳子碰到了阴蒂!阴蒂、感觉好像正被人玩弄!
   变态女人。静佳是变态女人!」
   静佳甩动着长长的黑色秀发,不断地叫喊。
   早晨从奔驰车上下来时高雅的样子,把内衣小偷一刀解决时威风凛凛的样子,
  平日面对同学时温柔的样子,此时在狂乱的静佳身上都已经踪迹全无。
   私处被勒得很紧,仿佛要裂开似的。
   「咿……!」
   勒住的肉芽被绳子狠狠地摩擦,使静佳发出更为高亢的呻吟。
   静佳一瞬间全身颤抖,随后无力地跪在地上。不断急促地呼吸。
   「呼啊、呼啊、呼啊……呼啊啊……」
   「润……你大概、不记得了吧。那个时候……」
   静佳的心中回放当时的情景。
   那是一年前的事。
   (发现一动不动地趴在校门旁边的小猫的人、润、就是你。你把被汽车撞到
  受了伤的猫送到动物医院。之后又把猫带到家中照顾了一段时间。幸好后来找到
  了饲主,不过这也是润在附近张贴启事,拼命寻找的功劳……)
   静佳坐着汽车回家时偶尔看到了抱着小猫的润。之后从别人口中知晓了事情
  经过。
   (从那之后我就一直很在意你……所以坐在你旁边的时候感觉非常高兴。今
  天也和你说了很多话……)
   静佳用颤抖的手急切地解开绳结。
   胸部的绳子被解开后,原本紧绷的乳房得以解放。因为失去支撑,G杯罩的
  重心下移,但这样才比较稳重,看起来更为适合静佳。
   接着又解开了腰部的绳子,最后则是阴部。
   「呼啊、呼……啊……啊啊」
   静佳一口气拉开阴部的绳子,甚至发出「啵」的声音。之后如同昏迷般趴倒
  在地上。
   手中的绳子有三个地方打了结。绳结原本分别埋入阴道口和肛门,并摩擦着
  肉芽。
   「还系了这种结扣……那么希望被侮辱吗?还是说你喜欢在大家的注视下被
  绳结摩擦阴蒂和肛门吗?一脸严肃地上课,和大家交谈,在学生会里一副了不起
  地发号施令……这算什么啊、你这只母狗!贱货!没错!静佳是淫荡的贱货!」
   静佳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然后躺倒在床上。
   胸部周围、腰间,以及阴部都留下清晰的红色绳印。
   不顾作痛的身体,静佳又把手伸向阴部。
   「咿」
   让手指潜入深处。
   噗咻……。那里已经完全湿透,湿软的肉裂吞入静佳的手指。溢出的淫蜜甚
  至弄湿了大腿,耻毛紧紧地贴在阴户上。
   「啊嗯……啊啊啊」
   噗嚓噗嚓噗嚓噗嚓、沙啪沙啪沙啪沙……!很快、在浅滩游动的静佳的手指
  奏响了淫靡的音乐。
   另一只手粗暴地抓住G杯罩的乳房,开始用力揉搓。
   「啊啊、小、小穴……有感觉了……!母狗静佳的小穴,湿得一塌糊涂…
   …!变态、变态!变态的小穴、想要被人蹂躏!」
   静佳紧紧抓住G杯罩的乳肉,甚至在上面留下了手印。发硬的乳头完全从乳
  晕中挺立出来。
   「呼、呼……。学生会长连乳房也如此下流!谁来侵犯静佳的……静佳的小
  穴……把小穴操烂!请用鸡、鸡○惩罚静佳这下流的小穴!插入、搅拌!请一直
  刺到深处」
   静佳的阴部不断地发出淫靡的声音。
   每当手指在肉裂里滑动,淫蜜就会四处飞溅。
   「肛、肛门也要,请侵犯静佳那不知羞耻的屁眼!用鸡○插入静佳的屁眼
  ……!淫荡的母狗贱货学生会长……藐视这样的学生会长……!用鸡○、侵犯!」
   原本玩弄乳房的手不知何时穿过屁股伸向胯下,和前面的手配合,从前后同
  时刺激肉裂和肛门。
   雪白修长的手指在肉裂中搅拌,并且刺入肛门,在其中抽插,何等淫靡的景
  象。
   最后终于。
   「要、要高潮了!静佳、要高潮了。因为自慰达到高潮!大家快看!真正的
  静佳既不美丽也不贤淑、全是骗人的!既淫乱又肮脏、完全是个贱货!看着这样
  的静佳、羞辱我吧!在大家的注视下高潮!静佳、把高潮时淫荡的表情暴露在大
  家眼前……要、要去了!」
   静佳的手指不断摩擦原本特意避开的肉芽。
   用指腹刺激沾满淫水的阴蒂,静佳一口气到达令人精神恍惚的至高点。
   「呜啊啊啊啊啊!咿啊啊啊啊!」
   噗咻、噗咻!阴部喷出大量的蜜汁。
   静佳的身体像感染了痢疾似的剧烈颤抖。最后终于失去所有的力量,倒在床
  上。
   「呼啊、呼啊、呼啊……润、润……」   静佳自己也没发觉自己梦呓般的呼唤着润的名字。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