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虐缘】(一)象牙塔——校花殒落(5-6)


  【三度虐缘】(一)象牙塔——校花殒落(纯爱篇)
   ***********************************
   旧历96年秋——旧历97年秋
   初恋总是美好的,伤害也是必然的,看似到手的幸福是那样不堪一击。你们
  让我相信童话,又把我拖回现实。不再天真的心,还敢放肆地去爱吗?
   ***********************************
   ?
   (五)坦诚相对的她
   ?
   早就听说第一次肯定不会舒服,但没想到那么痛。不过比起我得到的幸福,
  再痛一点又何妨?我有了花前月下的爱情,有了相伴一生的男人。白内裤的裆部
  是清澈的黏液和醒目的血迹,我不舍得洗,藏在箱底作为永恒的见证。
   绍衡的感冒第二天就好了,他说是爱情的力量。
   确实,爱情这东西太奇妙。曾经很鄙视那些恋爱中的小女人,原来自己骨子
  里也一样,一旦坠入爱河,我一秒钟都离不开他。他在身边时,我便在他怀里;
  他不在身边时,也准在我心里。一想到绍衡,我的嘴角就会轻轻上扬。
   「傻笑的妹妹,又在想妳的白马王子啦?」出门时碰到叶梓,她拦住我。
   「嗯,我正要和他去吃饭呢。对了,妳今天不去上家教吗?」
   「例假来了,有点不舒服。」她勾住我的胳膊,「一起去,姐姐帮妳把把关。」
   无奈,我带上了这只不下一百瓦的大灯泡。
   校门口的小餐馆,一位帅哥面对着两个美女,气氛很活跃。绍衡和叶梓先是
  把他们都认识的方倩同学猛夸一通,又将我不为对方所知的糗事全抖了出来。这
  仿佛成了他和她的约会,倒是我像个局外人,听得面红耳赤不说,还得提防他们
  眉来眼去。
   叶梓当然知道分寸,把秋波全留给了我,对绍衡只有再三的嘱咐,跟交接仪
  式似的。
   他笑了:「姐姐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那拜托你咯。」她轻叹一口,「哎,现在小倩天天跟你在一起,我都寂寞
  死了~」
   奇怪的三人约会结束了。或许是顾及叶梓的感受,今晚绍衡把我「还」给了
  她。说句实话,自从有了男友之后,我和姐妹们相处的时间少了许多,最让我觉
  得对不住的就是叶梓。曾经在我心中占据整片天空的她,已被绍衡挤到了一个不
  起眼的角落。
   回去路上,她对他赞不绝口,听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瞧妳现在甜蜜成这样,当初是谁哭着说被流氓欺负了呀?」
   「呵呵,多谢姐姐点拨。对了,姐姐的男朋友呢?追妳的不是更多吗?」我
  至今都分不清叶梓身边的男人们,哪个才是No.1。
   「别提了,那些家伙不过是偶尔拿来当钱包用用而已,哪能和妳的王子比啊~」
   「哈哈,妳真坏~」
   「哎呀~越说越伤心~为什么我就没个像样的男人呢?妳到底靠什么吸引他
  的?」
   「我也不知道呢,他说就是那种感觉。」
   她眼珠一转:「走,洗澡去!我倒要看看我们有什么不一样。」
   这不是明摆着要和我比美吗?好吧,比就比。
   晚上八点的公共浴室依旧热闹,更衣室里机场云集,我们一脱光便成了焦点
  。头一回见到她的身体,我如饥似渴地欣赏着——和我一样高挑的个子,一样吹
  弹可破的皮肤。一对丰硕的胸脯随着肢体语言不停晃悠,两颗红樱桃闪烁着成熟
  的光泽,柳枝般柔软的腰身把曲线美展现得淋漓尽致。本不好意思再往下看,可
  是肚脐和阴毛之间的纹身吸引了我。那是一只紫色的小蝴蝶,舞动着飘逸的翅膀
  ,为她锦上添花。世间最诱人的尤物不过如此吧,我也动心了。
   叶梓同样打量着我,从那惊叹又带点嫉妒的眼神里我找回了自信。
   「看不出区别呢~还是比手感吧。」
   她把我拖进了一个包间,抓起我的半边胸部,另一手握住她自己的,如面团
  一般揉着,五指深深陷入肉里。我的双手把在她腰间,几乎可以围成一圈,所谓
  盈盈一握就是这意思吧。再量自己的,用力收收肚子也行。两人互摸半天都没分
  出个高下,谁叫咱是姐妹呢。
   「妳和他做过了吗?」叶梓冷不丁问道。
   「还没有……」
   「嘿嘿,鬼才信~」她抚弄着我的私处,拨开两片花瓣,中指在洞口轻探几
  下便揭穿了我的谎言,毫不客气地插了进来。
   「别~住手啊~」
   「都让绍衡上过啦,我就不行吗?坏孩子,姐姐要惩罚妳。」
   指头在蜜穴内灵活地探索着,扫遍了每个角落。不甘被女人玩弄,我也向她
  的胯间伸出贼手。在缝里抹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任何经血,原来这家伙也在骗人
  。我报复似地发起攻击,总算找到了区别——叶梓的阴道比我宽敞许多,含着三
  根手指都显得游刃有余。
   「呀~好爽~」她竟很淫荡地叫出声来。
   外面有人敲敲门,我连忙收手。
   「别管她们,继续嘛~」她抓着我的手重新插回膣内,「做爱的时候,总要
  喊点什么吧?来,跟姐姐学几招,准让他爱死你。」
   随着我的动作,叶梓扭摆臀部,双眼迷离,舌尖在嘴唇上打圈圈。
   「呀~小穴都快融化了……真舒服~嗯~就这样~我好喜欢……懂了吗?轮
  到妳了。」她又瞬间恢复常态,不愧是表演系的。
   我欲哭无泪,就像个牙牙学语的婴儿,我学起了叫床:「小穴真舒服,我好
  喜欢啊~」
   「太假了,认真点!」她的手指加快了节奏。
   火辣辣的感觉阵阵袭来,我在痉挛中失禁了,全撒在她手上。后来才知道,
  她摸的叫G点,我尿的是潮吹。
   「姐姐~快停下~我要被你弄坏了~呀……」
   「对了!这样就对了!」
   「哗!」一盆凉水如瀑布般从头顶泼下,浇灭了两团欲火。
   在异样的目光中走出浴室,我们感到前所未有的亲密。坦诚相对过后的姐妹
  间不再有任何秘密可言。
   得知了前天野战的事,她对我一番嘲讽:「又一位折翼的天使~第一次约会
  就被得手了,妳呀~真没出息。」
   失身少女也不禁为自己惋惜起来:「我就是没法抗拒嘛……」
   「呵呵,换成我也一样吧,我真的好羡慕妳。有那么爱妳的男人,千万别放
  手哦。」
   「嗯!」我使劲点头。
   ?
   (六)初夜
   ?
   日复一日,我和绍衡形影不离,放肆地去实现任何属于情侣之间的事。清晨
  的单车后座,我搂着他的腰,穿梭在校园里迎接嫉妒的目光;中午的餐桌两头,
  我用筷子喂他吃菜,他用勺子喂我吃饭;傍晚的林荫道旁,我们时而埋头苦读,
  时而打情骂俏。
   成了名正言顺的恋人,身边的朋友纷纷发来贺电,恭喜这段郎才女貌的姻缘
  。最起劲的非刘阿姨莫属,她主动为我代笔,拒绝那些依然蜂拥而至的情书,每
  次就回四个字——「名花有主」。
   不过,有件事一直疙瘩在心头。
   我问叶梓:「我算有过初夜了吗?」
   「这个还真难说……应该不算吧,你们还没上过床。」
   哎,未遂的初夜。
   绍衡却从未提起那事,却说要把我介绍给他父母。今日放学早,在他的软磨
  硬缠之下,我答应去他家吃饭。关系刚刚确立,还没适应女友的角色,这么快就
  要上门见公婆,我难免紧张,一路背诵着准备的台词。可是进了他家大门,除了
  扑面而来的书香,没嗅到半点人气。
   「不巧,爸妈旅游去了,今天不回来。」他不怀好意地笑了。
   原来如此,我装作生气的样子:「坏蛋!你骗人啊~我回去咯。」
   他一把抱住我:「这一刻,妳也等了好久吧?」
   「嗯~」
   他在主卧的大床上铺了一张厚厚的毛巾毯。我们顾不上吃饭洗澡便双双躺倒
  其上,热吻起来。意乱神迷中,半推半就的我被剥去所有衣衫,让一条大棉被和
  他裹在了一起。想到他的父母就是在这里同床共枕,想到即将成为真正的女人,
  我惴惴不安又兴奋不已。
   暖暖的被窝里,光光的两人肌肤相亲,男左,女右。一双大手在我身上不老
  实地游走,肆意抚摸连我自己都羞于触碰的部位。胸口的两团肥肉在他手中就跟
  气球似地变换着形状,愈发鼓胀,貌似比平时又大了一圈。乳头也经不住指尖的
  挑逗,在轻弹和搓捻之下,立刻硬成了两颗小红枣。
   「倩儿,妳好敏感,这么快就激凸了。」
   直白的描述让我抬不起头:「你能说得委婉些吗~」
   他笑笑,一只手下去了,轻轻拂过我的体毛,转眼滑到了双腿之间:「不说
  什么了,妳自己摸摸看。」
   都不用摸,只觉得淫乱的液体满溢在大腿根部,正沿着股沟向下流淌,和小
  时候尿床似的。我挪了挪屁股,毛巾毯已经泛湿,他还真有先见之明。
   「还没怎么碰过就湿成这样,前戏也省了。」
   「前……前戏是什么?」
   他愣了下:「看来还是省不了……」
   一根细长的指头沉着地插了进来,抽送并挖掘着。他比叶梓长多了,也更有
  力。被窝内响起一阵水声,「噗叽,噗叽……」
   「这就叫前戏。」
   「讨厌~知道了啦~」我可不想被手指玩到失态,及时推开了他。
   羞涩与渴望交织在我迷离的双眼,被床头的壁灯无限放大。我怕这奇怪的表
  情影响了女友在他心中的形象,举起颤抖的手,熄了灯。房间顿时陷入黑暗。一
  切为正式合体所做的铺垫都已就绪,他捋起我的右腿,将早已蓄势待发的肉棍抵
  在蜜汁四溢的花蕊上,靠敏锐的触觉找到了专属于他的入口。
   「宝贝,我进来了。」
   比起野战时的心急火燎,这回两人都耐心多了,可我还是疼得咬牙切齿。他
  掌握着我放松的间隙,一点点挺向深处,直到我们的小腹紧紧贴合,阴毛纠缠在
  一起。
   「痛吗?」
   「不痛……」
   他缓缓开动了。男性器官粗糙的皱褶摩擦着我里面的嫩肉,刺激比手指强烈
  百倍,不知是享受还是忍受。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浓浓的爱意让我心甘情愿地
  付出,满足他的快感。
   他加快了速度!痛到这个份上,我都忘了什么是痛,只好尽量放松每块肌肉
  ,任凭这强壮的小恶魔在蜜穴里面跳舞。可身体是那样不听话,居然随着他的节
  奏抽搐起来。肚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往下沉,又一次次被阴茎顶回原处,每一下
  冲撞都直达灵魂。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快感?
   在他潮水般的猛攻之下,我再也无法矜持,失声叫出来。
   「嗯~呀~不要~啊……」
   天哪,这是我的声音吗?甜到发腻的婉转中又不乏淫靡的气息,在男人听来
  应该很销魂吧。
   「倩儿……舒服吗……」他的喘息也变了个人似的。
   「好舒服~你的肉棒~太大了……子宫都要被~被顶穿了……」
   我夸张而放荡地表达着身体的感受。澡堂里叶梓传授的心得,此刻得到了临
  床实践。果然,绍衡更兴奋了,冲刺般蹂躏着我的媚穴,捏着臀部的大手几乎要
  把我掰成两半。
   不久,他也开始颤抖:「快射了……我要拔了!」
   没等他说完,下体瞬间失去了依靠,仿佛被抽去魂魄一般空虚。紧接着,一
  股股滚烫而粘稠的浆液泼洒在我的肚脐和小腹上,缓缓淌下,落在已经湿透的毯
  子上。
   简单擦了擦身,我躺在他的臂弯里,回味着刚才的点点滴滴。膣内依然火辣
  火辣,宫颈酸得厉害,屁股也被抓麻了,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各种痛苦的叠加竟
  能换来无与伦比的快乐。爱的神圣,性的神秘,如今我算是领略到了。
   「谢谢你,老公~」
   「傻瓜,夫妻之间有啥好谢来谢去的。」
   「嗯~夫妻……几年后,我们天天都会这样睡吧?」
   「当然了,我要睡妳一辈子。」他在我唇边吻了一下,「别想太多了。我爱
  妳,晚安。」
   「晚安~我也爱你~」
   很快,身边响起轻柔的鼾声。这就是我男人,我是他女人。夜幕中,我看着
  那俊朗的轮廓独自甜蜜,直到视线渐渐模糊……
   ?
   (待续)   ?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