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乡村支教的妈妈】(二)


  (二)
   吃晚饭的时候,多少还有一点尴尬,毕竟自己的妈妈要结婚了,嫁
  的还是一个年纪比我还要小的孩子,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儿。
   【妈,我还有个要求。】
   【儿子,你说吧。】
   【妈,让我见见水根儿行么?】
   【儿子,妈求你别难为他。】
   【我不会的。】
   【好吧,那妈.......妈妈去安排。】
   想想这穷困的村子,想想水根儿那可怜的一家,再想想妈妈那幸福
  的样子,哎,我还能再说什么呢,关键是说别的也没用啊。
   看得出,妈妈的心里有点儿忐忑不安的,可她还是去找水根儿了。
   坐在炕上,我不停的思索,想到了曾经的过往,记得前些年母亲节
  的时候,当我把一束鲜花拿到妈妈面前的时候,妈妈都感动的快要流泪
  了,带着我去商场买了好多的新衣服。
   她是那么的善良,每次在外面遇到要饭的,妈妈都会拿出五块十块
  的零钱,每次在电视上看到别的地方出现自然灾害,需要国人募捐的时
  候,妈妈都会默默的把钱塞进爱心捐款箱。
   对别人尚且这样,对亲朋好友就更是如此。这么多年,只有别人对
  不起妈妈,妈妈却从没有对不起别人的时候。
   过了一会儿,一阵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索,水根儿一个人低着头战
  战兢兢的走进了屋子。
   【小东哥,我.......我.......俺来了,这事都怪我俺,你打我
  吧,千万别怪廖老师。】
   【你别害怕,刚才我妈都和我说了,我也都知道了,也不想再多说
  什么了,我妈妈是一个在感情上受过伤害的女人,只希望你能对我她好
  点儿,别负了她。】
   【你放心吧,俺这个人不会说什么大道理,不过俺一定会好好对她
  的,一定会的,俺以性命做保证。】
   【那就好,哎?对了,我听说你们村子好像有一个什么不成文的规
  矩来着,那到底是什么啊?能告诉我么?】
   【这.......这.......这个真的不好说的,这是洞房里面的事情,
  这.......你还是别问了。】
   听到我这么问,水根儿的表情也和妈妈刚才一样那么惊慌失措,转
  身就跑了出去。到底是什么规矩啊,这么神秘?
   还是洞房里面的事情,太奇怪了。
   周五的中午,院子里忽然来了一个农村妇女,听妈妈介绍说是水根
  儿的母亲,看样子和妈妈的年纪差不多,按农村的习俗,她的年纪可能
  比妈妈还要小。
   估计是水根儿告诉了他的母亲我来了村里,她母亲才特意来看看我
  的。说心里话,我真的有点尴尬,水根儿马上就变成了妈妈的丈夫,而
  眼前的这个女人究竟该怎么称呼呢。
   原本打算周六的上午就回城,可是水根儿的母亲死活要我留下来参
  加水根儿和我妈妈的婚礼,还说我是吉祥的征兆。后来我才明白,原来
  妈妈带着我成亲,应该算是带子,看来她们是在是想让我妈妈给她们家
  生个孩子。
   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我对那个神秘的规矩非常好奇吧,竟然莫
  名其妙的答应了她的这个请求。
   星期六一整天,她们都忙着准备婚礼,都忙坏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周日,妈妈穿上了大红的袍子,头上盖
  了个红盖头,在小院等着水根儿家里来接亲。
   哎,看着妈妈的样子,我都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这时外面响起了锣鼓声,水根儿开心的牵着妈妈的手上了花轿,真
  的是八抬大轿啊。
   村里也来了很多人,水根儿家里杀了唯一的一口大肥猪,来招待村
  里人,等水根儿家的院子里坐满了村里的老老少少,乡村式的婚礼正式
  举行了。
   【一拜天地。】
   妈妈和水根儿真的跪在了地上,拜了天地。
   【二拜高堂。】
   什么事啊,妈妈竟然有了两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公公婆婆。
   【夫妻对拜。】
   按农村的规矩,妈妈和水根儿就成为了正式的夫妻。
   接着水根儿是挨个桌子的敬酒,村子里的人一直闹到了傍晚,天快
  黑的时候,人群渐渐地散了,而妈妈好像一直在洞房里等待着水根儿。
   让我有点奇怪的是,一般的农村婚礼不都得闹洞房么,可是这个村
  子却没有人这么做。
   而我因为好奇心,就假意的喝醉,朝小院的方向走去,半路上又偷
  偷的返了回来。
   因为妈妈和水根儿的洞房是东西两个屋子,而妈妈正坐在东边的屋
  子里等着水根儿,我就趁乱偷偷的潜进了西屋的柜子里。
   不一会的功夫,院子里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听到好像是有人锁门的
  声音,应该是水根儿准备和妈妈洞房了,可是这又有什么秘密规矩呢?
  也没有什么异常啊?
   又等了一会儿,我偷偷的从柜子里爬出来,溜到了东屋的窗边,因
  为水根儿家里的窗子还是那种白色塑料纸的,就轻轻的用手指捅了个窟
  窿,偷眼向里面观瞧。
   让我无比惊讶的是,里面.......里面怎么会有四个人?一个性感
  成熟的女人和三个男孩子。
   这不是水根儿和他的两个亲兄弟么?一个叫水生,一个叫水河,这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只见三个男孩子聚在妈妈身边,一起脱着妈妈的衣服,而妈妈就坐
  在火炕上接受着,表情非常的羞涩。
   【嫂子,你真好看,比花还美,我从来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女
  人。】
   【是啊,大嫂,我们感觉像是做梦一样,我们哥俩还从来没碰过女
  人呢。】
   外衣,外裤,胸罩,内裤,一件一件的被他们颤抖的双手脱掉,身
  上只剩下了两条性感的黑色长筒丝袜。
   为什么他们两个敢那么对妈妈,妈妈和水根儿都不拦着呢?而且妈
  妈不光没有丝毫的抗拒,好像还在娇羞的配合着?
   【嫂子,你的乳房可真大,真白,我.......我.......】
   水根儿在干吗?他为什么不拦着他的两个兄弟?反而在身后搂着妈
  妈的小腹,眼看着那两个孩子一边抚摸妈妈的乳房,一边吸允着妈妈坚
  硬的乳头。
   【嗯.......】
   妈妈呢,妈妈一边小声的呻吟,一边用充满母爱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丈夫的两个弟弟,任由他们玩弄自己的一对大白兔。
   【嫂子,我下面涨得好难受,我.......】
   【我也是啊。】
   妈妈看着眼前这两个少不经事的孩子,羞涩的脱下了他们俩的内裤,
  两根坚硬如铁的大鸡巴顿时暴露在妈妈的眼前。
   【媳妇,俺这两个弟弟还什么都不懂呢,嗨,别说他们俩了,连俺
  的经验还不都是你教的么,还是咱们俩先来吧,让他们在边上学学。】
   【嗯,水根儿,我有点不好意思。】
   【没啥,媳妇,放开点儿,你就享受吧。】
   水根儿分开妈妈的丝袜美腿,趴在了她的胯下,舔弄起了妈妈肥美
  湿润的阴户。
   【呀.......老公啊。】
   看着妈妈红润多汁的阴户,那两个叫水生和水河的孩子不停的吞咽
  着口水,水生竟然随手握住妈妈的一只丝脚,嗅着上面的味道。
   【好香啊。】
   紧接着就隔着丝袜把妈妈的脚趾放入了口中,不停的吸允着。看着
  水生在舔妈妈的肉足,水河也学着水生的动作,吸允起了妈妈的另一只
  肉足。
   两个孩子好像是无师自通,舔完了妈妈的脚趾,又伸出贪婪的脚趾
  舔起了妈妈的脚心。
   【嫂子,你的脚真好看,还这么香。】
   【咯咯,你们弄得嫂子好痒啊。】
   看着屋子里面的场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下面竟然不知不觉
  的硬了。太卑鄙了,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啊。
   【老公,别舔了,媳妇想要了。】
   妈妈娇滴滴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酥骨,看到妈妈那让人消魂的样子,
  水根儿扶着自己的大鸡吧就准备向妈妈的阴道刺去。可就在这个时候,
  妈妈却搂着水根儿的脖子,爱恋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小丈夫。
   【老公,先别插进去。】
   【怎么了,俺的好媳妇?】
   【还记得以前我和你说过,要在洞房花烛的时候把媳妇的处女给你
  么?】
   【当然记得,可是俺到现在都没弄明白,难道这处女不是指你生孩
  子的地方么?】
   【笨水根儿,媳妇已经是生过孩子的人了,那个地方当然不是处女
  了,我指的处女是这儿.......】
   想不到妈妈竟然娇羞的冲水根儿指了指自己的小屁眼,什么?难道
  妈妈想让水根儿插她的屁眼?
   【媳妇,那个地方也可以插进去么?】
   【老公,难道你不想么?当年小东他爸爸就想插我那里,我都没允
  许,今晚便宜你啦。】
   【想,媳妇的处女俺当然想要了,那俺可插进去了。】
   想不到妈妈把手指伸向了自己的阴户,把阴户里面的淫水一点一点
  的涂抹进了自己的小屁眼里,翻过性感的身体,跪在火炕上撅起了她的
  大屁股。
   【老公,轻点,人家是第一次呢。】
   当水根儿把他的龟头顶进妈妈屁眼的时候,妈妈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啊.......老公,慢点。】
   【好媳妇,你这儿太紧了,弄的俺都紧张了,会弄疼你么?】
   【不会的,来吧,老公。】
   水根儿扶着妈妈的胯部,一点点的向屁眼里面插。不知道为什么,
  妈妈的表情好像有点痛苦。这么大的鸡巴插进那么小的屁眼里,怎么可
  能受得了啊。
   【哎呀.......】
   【媳妇,终于进去了,好紧呀,有点费劲。】
   水根儿开始了缓缓的抽插,眼看着水根儿在和妈妈肛交,水生和水
  河也来到了妈妈的身边。
   【嫂子,你真好看,我能亲亲你吗?】
   【嗯,水生,张开嘴巴。】
   看到水生傻傻的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妈妈羞涩的伸出了自己的香舌,
  一边接受水根儿的抽插,一边和水生激烈的舌吻。
   看着和水生接吻的妈妈,水河似乎有点无从下手,一边亲吻着妈妈
  雪白的脊背,一边抚摸着妈妈标志性的翘臀。
   那边水根儿抽插的速度渐渐的加快了,从他的表情看得出,水根儿
  似乎对妈妈的处女屁眼非常的享受。
   再看妈妈,屁眼上的小褶皱几乎都被撑开了,随着水根儿的抽插,
  连屁眼里面鲜嫩的肛肉都在不断的翻进翻出。
   水根儿的动作似乎越来越快,脸上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奇怪。
   【媳妇,俺忍不住了。】
   【呀.......啊.......】
   妈妈仰着头,就在三个孩子的面前,忘情的呻吟起来。
   射了,水根儿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射进了妈妈的小屁眼里。当
  水根儿从屁眼里拔出鸡巴的时候,阴茎上竟然粘连了点点的血丝。
   【媳妇,我.......我.......俺把你弄疼了吧,有点太激动了,
  真没想到会这样的。】
   妈妈转过身,温柔的搂着水根儿的脖子,轻抚着他宽阔的胸膛。
   【没关系的老公,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忍忍就没事儿了,你这么心
  疼我,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
   一边的水生和水河傻傻的注视着妈妈性感的身子,水生从后面搂住
  了妈妈,像个孩子一样冲妈妈撒娇。
   【嫂子,我们俩也想像大哥一样和你.......和你干屄,干屁眼。】
   听到水生说的这么露骨,妈妈娇羞的转过头,微笑的注视着正在玩
  弄她乳头的水生。
   【坏水生,不许说的这么难听。】
   这时水河已经趴在了妈妈的胯下,仔细的观察着妈妈湿漉漉的阴户,
  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嫂子,这就是女人的屄呀,真好看。】
   水河学着刚才水根儿的动作,伸出了稚嫩的舌头,舔起了妈妈香艳
  的阴唇。
   【啊.......水河。】
   舔了好一会儿,当水河抬起头的时候,嘴巴上甚至是脸上都沾上了
  妈妈的淫水。
   【嫂子,我想干屄。】
   【嗯。】
   妈妈躺在火炕上,劈开了自己性感的丝袜美腿,完完全全的露出了
  饱满的阴户。虽然曾经在山上偷窥过妈妈和水根儿做爱,可这还是第一
  次这么近距离观察到我曾经出生的地方,饱满水润嫩滑,非常的诱人。
   如果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这个完美的阴户会属于我么?造化弄人
  啊,这个完美的地方现在只属于这几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了。
   只见水河猴急的扶着自己的大鸡吧,用力向妈妈的阴道顶去,可是
  顶了半天,大鸡吧却仍然停留在外面。
   【小傻瓜,你没找对地方,躺下,让嫂子帮你。】
   看到水河躺在了火炕上,妈妈把自己的阴道口对准水河的大鸡吧,
  慢慢的坐了下去。
   【啊.......】
   【啊呀,嫂子,我干你的屄了,好刺激呀。】
   看到水河在和妈妈做爱,水生似乎也着急了,注视着正在享受性爱
  的妈妈。
   【大嫂,我也想干。】
   【这.......这.......水生,也像你水根儿哥那样,干嫂子的屁
  眼吧,啊.......】
   说完这句话,妈妈羞涩的趴在了水河的身上等待着。而水生如获至
  宝一样的跪在妈妈身后,把自己的大鸡吧缓缓的插进了妈妈的小屁眼。
   这.......这不是只有在A片里才能看到的三明治么,想不到此时
  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两个孩子像两只兴奋的公牛一样疯狂的抽插着妈妈的阴道和小屁眼,
  更想不到的是,水根儿竟然也来到了妈妈的面前。
   【媳妇,我也想要了,给我舔舔吧。】
   看着水根儿再次坚硬的大鸡巴,妈妈张开了自己性感的双唇,吞了
  下去。
   我的天呐,妈妈的阴道,小屁眼,甚至是性感的小嘴里都被三个男
  孩子的大鸡吧塞满了。
   【嫂子,和你干屄真是太爽了,真想干一辈子呀。】
   【大嫂,我好喜欢你,我.......我.......】
   不知怎么回事,妈妈忽然吐出了嘴里的大鸡吧。
   【啊.......水生,水河,嫂子.......嫂子来了。】
   原来妈妈是高潮了,才一小会的工夫,就被两个孩子干到了高潮。
   【嫂子,我亲爱的嫂子,哎呀,忍不住了。】
   妈妈,水生,水河,三个人都在不住的颤抖,看得出,两个孩子在
  妈妈的阴户和小屁眼里射精了,射了很久,肯定射的非常多。
  高潮后的妈妈趴在了水河的身上,似乎在回味着高潮的余韵。虽然
  射精了,可两个孩子的鸡巴还插在妈妈的阴户和屁眼里,久久不愿意拔
  出来,爱抚着他们亲爱的嫂子。
   【水生,水河,起来吧,让你们嫂子歇一会。】
   见妈妈躺在了火炕上,三个男孩子都围在了她的身边。不知为什么,
  水生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怎么了,水生,怎么不高兴了呢?是嫂子哪做的不好么?】
   看到妈妈一头雾水,水生一把搂住了妈妈,眼睛里似乎闪现了一丝
  泪花。
   【嫂子,我.......我爱你,水生想让嫂子也做我和水河的媳妇儿。】
   【是啊,嫂子,水河也很喜欢你的,我们都离不开你。】
   【这.......】
   听到两个孩子这么说,妈妈为难的注视着水根儿。
   【水生,水河,你们应该知道咱们村里的规矩呀。】
   【我们不管什么规矩,我们不知道。】
   【哎,你们也别装傻了,按规矩讲,等你们嫂子怀上孩子,你们以
  后就再也不能碰她了。】
   【老公,上次你只和我说,村子的规矩是当大哥的如果娶了媳妇,
  那么从洞房花烛到怀孕这段时间,几个弟弟都可以跟大哥一起享受他们
  的嫂子,生了孩子以后就再不能了,这规矩的来历到底是什么呢?】
   什么?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村里那个不成文的规矩呀,我说
  为什么妈妈和水根儿都不愿意告诉我呢,却是是很难说的出口啊。
   【其实这规矩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其实河对面的山湖村也有这个规
  矩,因为村子里太穷了,别村的闺女哪个愿意嫁到俺们村啊,这就导致
  村里的不少男人到老的时候还没碰过女人。更有甚者因为对女人的好奇
  竟然会去犯罪,还有个男人竟然把自己的亲生母亲给干了,你说多吓人
  呐。】
   【啊?这就是这个规矩出现的原因么?】
   【当然不全是了,其实这只是很小的一个原因。更主要是因为.......】
   【因为什么呀?】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是井水的原因,食物的原因,还是
  因为贫穷导致的营养不良,俺们这两个村子,尤其是俺们村子的怀孕率
  特别的低。所以村里的老一辈觉得这个规矩既能让娶不到媳妇的小儿子
  们不至于太怨恨父母,也能让儿媳妇的怀孕率高一点吧。大概就是这个
  缘故。】
   【嫂子,求你了,也做我们哥俩的媳妇吧,我们真的离不开你,没
  有你的话,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这.......你们俩以后长大的还会娶媳妇的。】
   【嫂子,我们家拿不起彩礼,我们哥俩也很难娶到媳妇的,再说哪
  有像嫂子这么好的女人,什么都不图,我们也不想娶媳妇了,我们只喜
  欢嫂子一个女人。】
   看妈妈的样子还是有点为难,她羞涩的注视着水根儿,好像在征求
  他的意见。可我从妈妈的眼神里竟然看出了她的一丝渴望,看样子妈妈
  应该是不会排斥的。
   【媳妇,水根儿听你的,以后咱们家你做主。】
   【这.......让嫂子考虑一下好么?】
   【嫂子,你就答应了吧,我们什么都听你的,我们会对你很好的。】
   【嫂子,我又想和你干屄了,嘿嘿。】
   【两个小坏蛋。】
   妈妈微笑着冲他们两兄弟努了努嘴,撅起了肥美的大屁股,这次换
  成了水河在享受妈妈的口交,而水生和水根儿则一上一下纷纷插进了妈
  妈小屁眼和阴道里。
   以三个年轻人的体力,我估计妈妈这一夜是不会消停的。我偷偷的
  从后面的窗子跳了出去,一个人回到了小院。
   回到小院我才发现自己的裤裆湿湿的,哎,我真是个混蛋。
   第二天上午,妈妈和水生回到小院看我,也没说什么,只是嘱咐妈
  妈要保重身体,水根儿让我放心,说他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妈妈。
   现在哪是水根儿在照顾妈妈啊,连他的两个弟弟,三个人在照顾我
  的妈妈啊。
   离开了这个小山村,我还是有点担心,哎,也不知道妈妈答没答应
  水生和水河的无理要求,应该不会吧。
   本来他们村的那个不成文的规矩就够龌龊的了,现在那两个孩子竟
  然想让妈妈做他们三个人的老婆,三个精力旺盛的青少年啊,妈妈可千
  万不能答应他们啊。
   回到城里,又开始了紧张的学习,也时常和妈妈通通电话,从妈妈
  的语气里,我感觉的出她应该是挺快乐的。
   时间过得也挺快的,转眼间就放了寒假,带着对妈妈的想念,买了
  一些营养品,就搭上了通往那里的火车,下了火车坐汽车,又走了小半
  天的山路,终于到了。
   天已经黑了,还是先去妈妈的小院住一宿吧,明早再去水根儿家看
  妈妈。因为我手里有一把小院的钥匙,就径直来到了小院。
   可当我走进院子里的时候,却发现屋子的灯是亮的,奇怪了,难道
  妈妈没在水根儿那住么?不可能的啊,妈妈说她一直在水根儿家住啊。
   再看外面竟然也没有锁门,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妈妈真在这儿住
  么?
   可当我走进屋子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人,更让我感到奇怪的
  是火炕却是热的,屋子里非常的暖和。
   在外面走了这么久的山路,可把我冻的够呛。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还有说话的声音,我
  下意识的躲在了厨房的大水缸的后面,到底是谁来了呢?  (待续)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